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28章:此事当真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28章此事当真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烨宸似对映雪的话一字都没听在耳中,手臂劲出,指着那御医,说道:“凝儿不知道那是宫中禁药,难道你也不知?今日让朕蒙羞一事,大半过失在你。”剑尖撞进御医心窝,将他刺死。

众御医大骇,连呼饶命。

映雪大感失望:竟是要杀御医。皇上难道还要留下薛玉凝性命?快快将她砍了吧。

凌烨宸琥珀的眸扫过众名侍卫,冷声道:“杀了凌懿轩。”

侍卫执起长剑,五剑齐砍下去。

玉凝大惊,“手下留情。”扑身便要挡在凌懿轩身前,腰身一紧,被凌烨宸给抱坐在膝上。

凌懿轩紧闭着双眼,疼痛却迟迟不来。原来是侍卫听到玉凝‘手下留情’几字,正自拿不定主意,到底是砍还是不砍,皇上也没催促,于是停下剑来,生怕一不小心把堂堂王爷砍了,万万担待不起。

玉凝拳头如棉花,捶打凌烨宸胸口,声音有气无力:“你放开我!为什么不选择信任我!”用力挣扎,却力道微小极了。

凌烨宸叹道:“你教我怎么信任你?”

心想:世上便再没有我如此大度的男人。你与七弟私奔逃走,你有媒有聘改嫁七弟。我为你背着母亲放过薛晟。为你休掉宫妃无数。为保你性命,我低声下气驳回众臣奏章。因得你一句‘表哥奔出百里给表嫂买来糕点’,我便发疯一般出城去找那糕点铺子,差点死在凌苍手里。回来后却看到你死死被七弟压在身下。竟还怪我不信任你。

环视众人:“母后、雪儿,将你们看到、听到的,全都说了吧。”

吴欣喝口茶水,摇摇头,不悦道:“此事我不齿说出口,雪儿,你便代哀家说一说吧。”

映雪也显得几分为难,终于说道:“方才我和母后来妹妹房里,恰巧撞到了妹妹和七爷拥抱在一起。虽我两人千般百般劝阻,谁知,妹妹却将我们赶出门外,说她要和七爷单独相处。”

凌懿轩骂道:“映雪,你血口喷人。”

映雪反驳:“难道你们两人没有说过要最后再云雨一次,死也无憾这种话么?”

凌烨宸挑起玉凝的下巴,轻声问道:“映雪说的是真是假。”

玉凝心中又闷又痛,却丝毫没有还嘴余地,那话确实是出自她的口中。当时仅是想将映雪、吴欣两人哄骗出去,怎么料到竟给自己和凌懿轩带来大难。

长叹一声,低声道:“凌烨宸,若你爱我,就不会听旁人怎么说我,你都该全心全意相信我。”

凌烨宸轻轻嗤笑,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说母后、雪儿与你素来不合,有意诋毁。若仅仅是母后和雪儿的话,朕兴许还会有所怀疑,可朕相信邢掣、月下两人的话。”

玉凝一怔,心突地跳的快了几分。

凌烨宸冷冷望了一眼邢掣、月下,道:“将你二人在窗外看到的,一五一十都说了吧。”

邢掣方要说话,便被冬儿瞪了一眼。随即闭口,推搡着要让月下说。

月下千百个为难,最后心一横,老实说道:“薛主子说‘快快随我上榻’,拉着七爷上榻去了。七爷压在了薛主子身上。我就看这些。”一口气说完,别开脸去。

玉凝有苦难言,手剧烈抖着,喃喃道:“是了,看起来果是那样的。”

凌烨宸心中剧痛。淡淡笑出声响,笑声让众人直发怵。

凌懿轩道:“四哥,你快别再笑。此事都怨我,杀了我便是了。”话没说完,便被凌烨宸掌风打在胸口,连呕出两口鲜血。

玉凝刚想求情,立刻住口,只怕再让凌懿轩身上多挨几剑。

凌烨宸看着玉凝娇美的脸庞,抬起左手递出从百里之外买回的糕点,说道:“你不是羡慕林可儿?朕给你买了来,现在便尝一尝味道怎样吧。”

玉凝落了泪,几把剑就架在凌懿轩身上,凌烨宸让她此刻尝味道,那便是有意刁难。当即道:“呸,我不要!”

凌烨宸双眸危险眯起,轻轻一笑,令左右:“砍下七弟左足。”

侍卫捞起凌懿轩左腿,持剑就砍。

玉凝‘啊’的一声,“快快住手!”攥住凌烨宸衣裳,说道:“我吃,我吃。你拿来吧。”接过凌烨宸手中糕点,和着眼泪嚼在口中,又苦又涩。

凌烨宸见她哭的可怜极了,一想到她的眼泪全都是为了凌懿轩而流,立时恼怒,将那糕点一把夺过,投在地上,摔个粉碎。说道:“凝儿,笑给朕看。”

玉凝此时心中满是对凌懿轩的担忧,哭还不及,怎么笑得出,却又生怕凌烨宸下令伤凌懿轩性命。于是,裂开嘴角,扯出笑意,泪水却扑扑簌簌落了下来。

映雪抬起手帕遮掉嘴角的笑意。吴欣连连抿茶。冬儿时时便要破口而出吴欣所为之事。

凌懿轩看不得玉凝被凌烨宸玩弄掌中,喝道:“四哥,你要杀就杀,不要想尽办法刁难她。”

玉凝却道:“不,不,别杀他。只要你能放过他,我都按你说的办。我笑给你看还不行么?”嘴角越是上扬,泪水却落得越凶。

这两人竟是相互关怀,丝毫不将自己安危看在眼中,生怕对方出了事。

凌烨宸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更是怒火大盛,冷声道:“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朕几乎被你二人感动。”勾唇冷笑,怒然拂袖,对那几名侍卫说道:“朕方才已经下了杀令,谁教你们停下。反了。”

侍卫方才听到玉凝惊喊‘快快住手’,一时之间竟暂行停剑,没有杀凌懿轩,此刻听到皇上的话,问道:“皇上,是杀了七爷,还是砍了他的左脚?”

凌烨宸怒不可遏,气的大笑出声。

侍卫惊愣,心想:那自然是怎么狠毒怎么来。

提剑去杀凌懿轩。

玉凝骇得心口直痛。

“是太后娘娘的这一切!”冬儿突然大声说道。

众人大惊。

凌烨宸身躯猛然一震,轻问:“你方才说什么?”

邢掣道:“冬儿,你不要胡言乱语。污蔑太后是死罪。”上前拉住冬儿的手腕。

冬儿将他的手拨开,说道:“邢爷,我对不起你。事到如今,我不能再瞒了。我是一届婢女,主子疼我,邢爷爱我,我已经得到的够多,死也值得了。”

玉凝说道:“冬儿,你…傻瓜!”

冬儿笑了笑。给凌烨宸磕了头,说道:“皇上,事情是这样的...”当即把吴欣怎么绑了她,怎么威胁她,怎么让她在茶中下的药都说了。

凌烨宸听后,俊脸登时变色。望了怀里玉凝一眼:“是这样吗?”

玉凝说道:“药虽是冬儿下的,可是她却有苦衷,你不要杀她。好不好。”紧紧攥住凌烨宸的手。

凌烨宸没有把她的手推开,反而紧紧握住。看向吴欣,说道:“母后,此事当真?”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能冷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