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33章:提醒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33章提醒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午时分。

金銮殿前,落花纷飞,飘絮若舞。

玉凝只身一人,远远站在殿外,望着殿内。

只见百官列席,舞女成群,好热闹。

龙椅上,一袭华袍,正是凌烨宸。他左边的妇人是吴欣,右边美貌女子,正是映雪。

座无虚席。

玉凝心想:既然已经没了空位,我还进去做什么,哪里能容得下我呢?

低头看了看身上明艳的凤袍。刚才十几名婢女说皇帝让来伺候皇后穿上凤袍。她那时问道:伺候皇后穿凤袍,来储秀宫做什么?

思忖半晌,原来皇后指的就是自己。

这凤袍,湛蓝色的绸缎面上,刺绣着八只彩凤,戏于朵朵盛开的牡丹之间。雍容华贵。

她心中,却一点都不欢乐。

金銮殿内。

凌烨宸斜靠龙椅上,女侍喂酒,他懒洋洋饮尽,百无聊赖,以指轻敲龙扶手。

双儿时时看着月下,见月下望了殿外一眼,脸上神色有异,双儿赶忙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当即喊道:“玉凝在外面!”

闻声,凌烨宸手轻颤,碰翻了桌上酒杯。抬眼看向殿外身影。当即眯了眸,痴痴的望着。

映雪紧攥住拳头。昨夜之事,当真是羞辱。这一切都怪薛玉凝。

“传薛爱妃。”皇帝淡淡道。

内侍领命奔去:“皇后娘娘,您请进殿。”

玉凝正欲逃,却已不及。随内侍进了金銮殿。

只见殿中跪有不下百名女子,各有容貌,端庄秀丽。

心想:这些女子看模样都是大家闺秀,又都穿着红衣裳,不知为何跪在此处?

吴欣说道:“凝儿来了。一国之后,国宴竟还迟到,成何体统。”

玉凝一惊,福了福身:“母后说的是。凝儿知错。”

映雪轻轻一笑,“妹妹来迟了,当罚。”倚在凌烨宸臂弯,问道:“是吗,皇上?”

凌烨宸将她推开。拉起玉凝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很凉,他心中不悦了起来,蹙起眉头,责道道:“你当不当罚?”

玉凝一怔,他的话还有别的意思?怎么听起来,有几分关心的意味。淡淡道:“我说了不算。看你要不要罚我。”将他的手拨开,随即以手帕擦拭他握过的地方。

凌烨宸见状,脸上大羞,立时盛怒,说道:“雪儿,依你之见,怎么罚她?”

映雪想了想,说道:“妹妹舞姿甚美,且献舞一曲吧。”腹中胎儿还不跳掉了么!

凌烨宸目光扫过玉凝的小腹。

双儿嚼着晶莹葡萄,说道:“映雪,玉凝怀有身孕,不能窜上蹿下。不然四哥哥会心疼的。”

听到双儿的话,凌烨宸、薛玉凝两人都一个激灵。快速对看一眼。

凌烨宸匆匆别开眼睛,说道:“双儿,那又有什么心疼的。朕已有一个儿子。对小孩不觉得稀奇。”环望众臣:“若是诸位爱卿想看皇后献舞,朕便让她快快舞来助兴。”

百官上次于金銮殿外已经窥得玉凝美貌,今日一见,更觉出尘不凡,若能看她舞上一曲,那可定似九重天上仙娥献舞了。当即一个‘好’字便要冲口而出。

凌烨宸双目一厉,横去一眼,薄唇抿成一条线。

百官骇得汗透厚衣。颤抖不止。连连道:“这…臣等没有主意,都听皇上定夺。”

玉凝叹了一声,心想:你们的皇上,等着盼着看我出丑,交给他定夺,可还有我好么?轻轻的道:“凌烨宸,你…”

话未完,便听到百官呜呼几声,倒抽寒气,随即便是交头接耳的低喃。

吴欣大怒,拍桌而起,厉声斥责:“放肆。没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以为这里只有你和皇帝两个人吗?还要直呼皇上名字。哪怕只你们两个人,也不能直呼姓名。”

玉凝心头委屈,泪水在眼中打滚。

凌烨宸淡淡一笑:“母后莫气。她天天便这么喊我,一时改不了口也是有的。儿臣罚她便是。”

吴欣脸容舒缓,露出笑容,坐了下来:“今日君臣共乐,皇后献舞也是应该。凝儿,你去吧。”

玉凝说道:“是。”

乐声起。玉凝提衣欲起,忽然被凌烨宸攥住了手腕,紧紧按在他身边。

月下忽觉脸颊一怔阴测测,扭头一看,吓了一跳:乖乖,原来是万岁爷看了我一眼。想来不把薛主子阻下,要那帮老臣子看尽了薛主子柔美身段,我月下命就玩完了。

叫道:“耶律双!吃多少颗葡萄是个够啊!”使劲朝耶律双挤眉弄眼,呲牙咧嘴。

双儿皱眉半天,看着月下的样子,心中喜欢极了。直到月下脸皮皱成了包子皮,双儿才后知后觉的‘哦’了一声。从桌上跃过。说道:“四哥哥,我要舞,我要舞,我要舞给你们看啊!谁都没有我舞的好看。哈哈。”

凌烨宸状似为难,道:“这…”看着吴欣:“母后,云天小公主乃是朕的贵客,不好背了她的意去,你说…”

吴欣笑了笑,说道:“也罢。”

于是,双儿献得一舞。直看得月下瞠目结舌,脸红心跳。百官连呼‘好舞,舞好。’

吴欣扬手轻招:“来呀,给凝儿添张椅子。”

凌烨宸抬臂阻拦,“不必。”

玉凝心中不安,迎上他清冷的眸,只听他道:“她不够格和母后、雪儿平起平坐。”

玉凝眼角落了泪花。

映雪垂眸,掩去眼中笑意。

众臣大惑不解,皇上那日不是力保薛玉凝,怎么今日处处刁难?

邢掣猛地打了个哈欠,一会傻笑,一会脸红,想来昨夜和房内那人发生了什么。

“月下,薛爱妃该坐哪里?”凌烨宸淡淡问道。

月下喊了句‘是’。拿出三尺见方的白色蒲团摆在了凌烨宸靴边,指着说道:“薛主子,您请坐吧。”

玉凝一怔,叹了口气,伏在凌烨宸腿边去了。忽然瞅见他腰间剔透龙纹佩玉,便想起了初进宫封妃那日,恨生便是伏在他膝上,手握龙纹玉佩把玩,短短几月,却发生了诸多变故。

趴在他膝上,握住那玉佩,心中一时难过,流下泪来。心想:恨生当日虽离他最近,心中可也如我一样痛?

凌烨宸感到腿上微凉,低头看了才知,她的泪浸湿了他的衣裳。朝她眼睫抹去,也皆是湿意。

微微一叹,冷冷望了眼月下。

月下一凛,环视殿中跪着的那百名红衫女子,说道:“各位新进宫秀女,你们久等,皇后已到,你们能否入宫为妃便都在她一句话间。”

玉凝心惊,忽然记起,今晨凌烨宸那句‘后宫之事,都要你来过问’。原来,不单单只有映雪。他...要纳妃。问道:“凌......皇上,你这是何意?”

凌烨宸手臂垂下,修长的指在她耳垂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薄唇抿了口酒水,慵懒道:“月下,将你方才说的话,再给你薛主子说一遍。”

月下当即道:“薛主子,唯有你喜欢的,皇上才会封为妃。你不喜欢的...就...”话留了一半。

玉凝心中难过,凌烨宸到底还有多少法子折磨她?她哪里会喜欢他身边有其他女人。

凌烨宸俯身在她耳边低喃:“昨夜朕与映雪在你面前做了什么,那么以后便会在你面前和下面众秀女做什么。选了你看的顺眼的吧。”

玉凝低声骂道:“下流。”

凌烨宸挑挑眉毛,轻笑出声。

玉凝心想:他根本不爱这些女子,这些女人进来宫中也是受苦。好,我就说我没有一个喜欢的。让这些女子都出宫去。说道:“我通通都不喜欢。她们一个都不能进宫为妃。”

吴欣纵声长喝:“好个妒妇!皇上成了你一个人的了!”

百名秀女见皇帝生的俊逸倜傥,举手投足皆是风流邪肆,心中都喜欢不已,大感前来选妃是上上之策,熟料遇到了皇上腿边那皇后。秀女皆听说,皇后乃是逆臣之女,却凭妖术魅惑了君主,如此看来,果然不假。

凌烨宸低声一笑:“母后。她是妒妇也无妨。”看向玉凝,说道:“这些女子容貌上佳,你却都不满意。朕不信。除非说出你不满意之处。”

玉凝直直看向众名女子,众女子怒恨朝她看来。玉凝一怔,心想:我阻拦她们入宫,我的确招人讨厌,若此刻跪下殿下的是我,我定然比她们还要恨。

心一横。

指着第一名秀女说道:“她的眼睛一大一小,是我最厌的丹凤眼。”

指着第二名秀女道:“她的嘴唇饱满,是我最厌的菱形嘴唇。”

指着低五名秀女说道:“她的发髻凌乱。”

指着第十名秀女道:“她的指甲太长。”

手背一暖,被凌烨宸按住,只听他淡淡道:“凝儿,朕忘了提醒你一句。”

玉凝忽觉背脊发凉。慌忙迎上他的眼,在他眼中看到的尽是嘲弄和残忍。问道:“提醒我什么…”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