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39章:醉酒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39章醉酒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懿轩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难道四哥赞叹那千支箭,射的精准?坦诚答道:“下令的是耿鹏身边一名军官,射箭之人是千名射术精良的射手。怎么?”

凌烨宸了然,轻轻‘哦’了一声,随后口气赞叹:“他们果然好射术。...为兄能见这些人一眼么?”

凌懿轩总觉得凌烨宸说话阴阳怪调,不似平时那般冷冰冰,于是看向耿鹏,问道:“这…可以么?”

耿鹏高声说道:“那有什么不可以。让西岩皇帝长长见识,也顺便长咱们军士雄风。”环顾左右,道:“李将军,你带那千名射手出列给西岩皇帝看上一眼吧。”

被唤李将军的人,朗声笑着,带了千兵出列,说道:“正是李某人属下这些优兵良将,射出的那千箭,吓得你躲在皇宫三个时辰不敢出外…”

他话还未完,砰地一声,箭飞来,惯透了脑袋,双眼可怖大睁,倒地毙命。

耿鹏向上一看,凌烨宸拉弓姿势还在,杀害姓李军官那人正是他,喝道:“你无缘无故,干什么杀我大将?”

凌烨宸淡淡冷笑,抬袖轻指城下那千名射手:“因为我想。现在,再要杀那千名射手。”

千兵大惊,纷纷手伸到背后掏弓箭。手才碰到箭筒,忽然从城墙之上,射下万箭,将这千人穿心射死,纷纷倒地。

耿鹏怒喝:“你不给个说法,要让你偿命!”挥人快快放箭。

凌懿轩垂眸一想:四哥做任何一件事,必有原因,他不会做无谓之举。说道:“耿兄,你且慢。”

耿鹏一凛。命兵将退居一旁待命。

凌懿轩问道:“四哥,怎么没有根由,便动怒杀人?杀人成性了?”

凌烨宸轻轻一笑:“刚才那千箭之中,飞出几箭,射到养心殿内。差点射到一个人身上。七弟,你知那人是谁么?”

凌懿轩身子猛地一颤,心中大喊,是玉凝。忙问:“她怎么样,受伤了吗?”

凌烨宸见凌懿轩紧张的样子,冷哼道:“没有受伤。却受了惊吓。”笑的不堪、邪魅:“不过,朕方才对她疼爱有加,她此刻,正在…朕的房内,香甜睡着。”立刻握断手中弓箭。

骇得双儿钻到月下怀里去了:“月哥哥,快抱住我。那弓箭被握了个粉碎。我怕。”月下腹诽:这丫头是真怕,还是只想钻我怀里?罢了,我便趁机搂住她。低声道:“莫怕,莫怕。”紧紧搂住。

凌懿轩则被凌烨宸‘疼爱有加’几个字气的头昏目眩,攥紧拳头,良久才道:“四哥,三天时间,你备战吧。碧翠山下,万里原野,是你我的战场,非你即我,总有一人要在那里葬身。”眉眼一沉,令数万军马:“走!”

耿鹏喃喃道:“我属下千余条性命,就这么算了?”

凌懿轩脸容不悦,眼中闪过不属于他的狠辣神色:“耿兄,那千人该死。我之前已经几番阻拦。告诉了你,我四哥一定会来会面,你却不听。不过,你那千人,就算四哥不杀,我也不会轻饶他们。”

耿鹏心生疑窦,问道:“险些被箭射到的,是名女子?”

“正是。是我与四哥以性命相争的女子。”凌懿轩沉声说了一句,帅数万大军而走。

月下突然喊道:“七爷,你再慢一步。”

凌懿轩圈马回身,见城楼之上已经没了凌烨宸的身影。问道:“又要怎么?”

邢掣道:“皇上有令,不需三日之后,今天便燃起烽火,全面迎战。”命人拉响号角。

这声号响,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战役。

号角声嘹亮呜咽,嗡的一声,划破天际。

养心殿内。

玉凝被这号角声惊醒,倏地睁开大眼,身子骇得轻轻颤抖。披衣下榻,拖着身上重重锁链,走去开窗外望,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回廊的婢女福身说道:“奴婢不知,不过,听宫中老人说过,这号角声一起,便是有战事要起。”

玉凝听后便了然是怎么一回事,暗道:希望懿轩平安无事,凌烨宸战死沙场。

身子疲累极了,却死活不愿睡在龙床上,铁链长度又够不到为她加置那一榻,于是坐在椅上,昏昏沉沉,不多时便趴在桌上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到院外一阵鼓乐声,便又给惊得醒了过来,发现身上不知谁给披了一件厚衣。

起身走去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向院中望去,透过花株空隙,只见凌烨宸坐在雕木大椅上,被几名美貌女子簇拥着,女子争相劝慰酒水,他都一一饮下。

院中一名白衣女子,正和着鼓点翩然起舞。凌烨宸双眼深深锁在那女子身上,眼中泛着柔情。

玉凝心中酸涩,长叹一声。心想:眼看杀父仇人寻欢作乐,我却无能为力,还有什么好活。

当即咬住舌头,想要自刎。

已经尝到血腥味,忽然想起凌烨宸说过要比试一场,又想:我一百招之内,在他身上胡乱砍去,保不准便砍到了他,他一疼,还不出手相抗么?到时他就任我处置了。

于是,牙齿松开了舌头,暂行打消了自刎念头。

忽觉腹中饥饿难耐,桌上有饭食,竟还冒着白气,显然是热的。

心中一暖,想道:不知是谁,还记得为我送来饭食。哼,他在院外歌舞升平,我何必苦了自己。将这饭菜通通吃个干净。

走去桌边坐下。端起小碗,狠狠扒饭。吃着吃着,突然又想起了惨然死去的亲人。心中大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便是这样,哭一阵,再吃两口饭菜。终于填饱了肚子。

凌烨宸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从众妃之中起身,来到卧房窗边,将窗推开一寸,向里看去,便见到玉凝抹着眼泪,嘴中却不断咀嚼。

他心中猛地一紧,心中五味杂陈。久久看了她一会儿,又朝院中走去。

深夜时候。

玉凝已经趴在桌上睡着。

砰地一声,门被人用力打开。

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朝门口望去,凌烨宸脚步踉跄,浑身酒气,被一个白衣女子搀着走了进来。

这女子正是方才在院中献舞的女子。她看看玉凝,再看看玉凝身上的锁链。微微冷笑,伸手将凌烨宸腰身环紧。软声细语道:“皇上,臣妾扶你去榻上坐。”扶着欲走。

凌烨宸脸颊微醺,双眸满是醉意,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对那白衣女子说道:“莲儿。”指着玉凝,又道:“问过皇后,她同意了,朕才疼你。不然…朕不要你。”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帮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