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44章:马儿马儿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44章马儿马儿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凝腹中胎儿一阵踢腾,她‘啊’的一声,皱紧小脸,痛的歪在床头,站立皆都不能,干脆手肘撑在床沿,跪在地上。

流着眼泪,声音却最是温柔:“小宝贝,难道说你现在就要出来,要看看你妈妈?你爹爹不在家,你等他一会儿啊。”

忽听院外脚步声错乱而起,来人不下四五十。

玉凝一怔,喃喃自语:“萍儿请来多少御医?可是搬来了整间御医阁?”

砰地一声,门被人推开,似乎开门那人来势汹汹。

一双双女子绣鞋,粉的、绿的,迈过了门槛。

玉凝瞬时心中一窒,冷汗淌过背脊,沾透罗裙衣衫。

正是吴欣、映雪主仆到了。

萍儿奔去扶住玉凝,唤了句“主子”,便把请御医、路遇吴欣的事情缘由都说了,连连喜道:“主子与我皆都不明白,怎么知道竟是小皇子要出世了。这可再好不过。还好太后娘娘身边老嬷嬷会接生,奴婢便将她们领了来。”

玉凝一震,攥住萍儿的手,沉声道:“我知道了。”嫣然一笑,看向吴欣、映雪:“母后,姐姐,我生产不敢劳烦你们两人。分娩这事,听说是脏污不堪,映雪姐姐最爱干净,母后又是长辈,皆都不适为我接生。你们回去歇着,我自己请了产婆来,就好。”

吴欣嘿嘿一笑,拉着玉凝的手,在她手背轻抚,“什么脏不脏的,自己的儿媳分娩,当婆婆的哪能嫌脏?”挥手令几名老婢:“赵、唐、孙、李四位嬷嬷,你们经验丰富,听闻以往宫中多位娘娘都是由你两人接生的。快去给凝儿接生吧。”举步坐在椅上,啖着茶水。

映雪轻扬嘴角:“妹妹不要客气,你比姐姐幸运,姐姐生甄儿那时,仅有皇上在门外候着,可没有得到母后的垂爱呢。”暗笑:由四位老婢接生的女子,皆都不是胎死腹中,便是母子双亡,或者母死儿活。这下,小贱人还有好么?

四命老妇上前,一齐福了福身,笑道:“老奴,扶娘娘轻轻的上榻。”

两人架住双臂,两人扯着两腿,不顾玉凝推搡,将她摔按在榻上,动手便要退去她衣裙。

玉凝大惊,情急之下,把两腿夹紧,颤声道:“我不生。你们速速离开。”

映雪帕遮红唇,斜眼看了看玉凝鼓起的肚子,轻笑:“妹妹,我知你怕痛,可生子一事不是你说不生就不生了的。既然不想生,当时又做什么怀上了?只为了和皇上...图个舒坦么?”

众人纷纷低笑。

玉凝了解映雪在嘲讽她和凌烨宸同房欢.爱一事,当即羞红耳根。

见挣脱不开四婢桎梏,自己却已经累到汗流浃背,敛眉想到:若让四婢给我接生,孩子必不能活命。我死也不惧,可孩子好是可怜。

萍儿道:“主子,你别怕...萍儿陪你。”

玉凝听到萍儿的声音,突然五指弯曲,使劲力气,手伸出几寸,抓住萍儿的手,令道:“你去,命外面的侍卫去找回四爷,就说是我要分娩,要他陪伴。来晚了,他连他儿子最后一眼也看不到。”

“是。”萍儿鲜少见到主子这般惊恐慌张的模样,手上沾的皆是主子的汗水,当下便知若非情势紧急,主子不会要请来皇上。

“是,是,奴婢这便去!”松开主子的手,提起裙摆,撒腿疾奔。

啪的一声,吴欣搁下茶碗。食指猛地指向门边:“抓起来。”

“往哪走,站住!”两粗壮妇人上前将萍儿按倒在地,其中一人,手中藏针,往萍儿脸上甩去五六巴掌,一张小脸,便血丝横流。

“主子,萍儿没用。这些人要害你,对不对?是萍儿将他们引了进来。萍儿对不住你。”萍儿这才感到,这些人竟都是来者不善。

玉凝见萍儿受苦,立刻想去相帮,无奈自身难保,绝望叫道:“不准你们打萍儿!再打她一下,皇上回来了一个一个砍了你们,扒你们的皮,抽你们的筋,将你们统统喂狗。”说着便泪水滚落,眼睁睁看着萍儿又挨了几巴掌。

吴欣走去,反掌打在玉凝左颊,尖头金戒带下一块血肉,抿唇慈祥道:“凝儿,别任性。女人生孩子要男人回来看着作甚?不怕给皇上沾上了晦气?”

玉凝吐出口中血污,怒目瞪视吴欣:“吴欣,你不得好死。”心中大怒大恸,一时心火疾烧,牵的腹中疼痛连连。暗自祈求:小宝贝,你再等等再出生啊,妈妈此刻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出生了,没见阳光,便又投胎别家去了...

映雪举步走来,一边拍着吴欣的背,轻声细语:“母后,您别跟妹妹一般见识。”环视榻边四婢,厉声冷喝:“没见到皇后要痛死了?还不速速接生?”

四婢大骇。赔笑说‘是’。

两人加劲按住玉凝肩膀、头首。另外两人一人拉住玉凝一条腿,扯下亵裤。

玉凝下身赤诚曝露在众人面前,当真又羞又恼,拼命喊道:“滚开!我不要你们接生。快快给本宫滚开!”汗如雨下,使力要夹住双腿,可她一条腿还不急两名老妇手臂粗,那点力道根本微不足道。

忽觉私密地被那老妇又扣又翻,玉凝羞怒难当,往那妇人脸上吐上一口:“不准你碰我。你好没脸!”到底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没了主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连连嘶声喊道:“凌烨宸,救救我,凌烨宸,快来救我。”

萍儿被四五老婢按在地上,满脸血污,哭喊:“主子,主子。你们快些放开我主子。我给你们磕头。行大礼拜拜你们。”

院中侍卫听到皇后疾呼救命。

“可是有人要害皇后娘娘?左右,随我进去相救!”

领头之人立刻便要冲进相救,却教门口老妇拦住,垂着老脸:“干什么去?”

侍卫不耐:“皇后喊救命,你没听到么?起开!”横剑出鞘,要挥那堵门老妇。

老妇双手掩脸,叫道:“皇后年轻不经事,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喊救命那是嫌痛。几位大人家中妻子便都没有生过孩子?那时难道不呼痛?还是说...大人要进去看着娘娘生产一窥春色?”

众侍卫一凛,脸露骇色:“不敢。”退回原处守住岗位。

冬儿此时便在东边邢掣房内,忽听得玉凝的痛哭悲鸣之声,心中被牵的绞痛不已,“啊,是主子在哭。”悄悄开门出屋探看。见皇帝卧房门外那老妇背对着她,于是蹑手蹑脚来到窗前,唾沫湿了手指,捅破窗棂纸,朝里看去。

屋内。

唐嬷嬷满头热汗,大喊:“皇后娘娘,你倒是使劲啊,你若是配合,你便少疼一点,你要是不配合,那就教你多疼一点!”拇指、食指使劲往玉凝白皙大腿拧去。

这老婢自然是不知道,凌烨宸若是见了这一幕,该有多心疼,多气恼暴怒。她便只顾使了老劲对手边细嫩皮肉又掐又挠,留下片片乌青。

玉凝紧咬下唇,脸色苍白,三千发丝已尽湿濡,汗珠、泪水淌湿被单,喉咙已哑,嘶声抽泣。“宁可我母子死在一起,也不给你们害我孩子。”老妇越让她使力,她便越是放松身子。

赵嬷嬷抹把脸上汗水,“皇后难产。”

李嬷嬷望了一眼吴欣:“太后娘娘,难产的话,…恐怕到了傍晚也生不出来。”

吴欣脸色登变,连退两步,倚在映雪肩侧。惊慌想到:我儿傍晚便要回来,到时对小贱人寸步不离。那时再要动小贱人可就晚了。

指着玉凝的肚子,喊道:“现在,挤也得把孩子挤出来。不行,就拿刀子给哀家剜了出来。”

四婢得令,“是,是挤出来,挤出来。”玉凝腿上那两位老婢,一个伸出左肘、一个伸出右肘,从玉凝腹上猛地压下。

玉凝凄然惨叫。

窗外。

冬儿‘啊’的一声,捂住嘴巴,两行清泪滑过脸颊。

那守门老妇快速旋身,喝道:“什么人!”奔去,伸手朝冬儿面上抓去。

冬儿一个矮身蹲下,躲开抓挠。骂道:“是你祖奶奶。”从袖中攥出匕首,砍向老妇尚未收回的手。

这匕首乃是邢掣精心命人锻造,能够斩金断玉,送给冬儿防身所用,不曾想真的派上了用场。

老妇手掌喷血,嗷嗷惨叫。“啊,贱婢,要痛死嬷嬷了!将你打个稀烂。”扑将上去。

冬儿大骇,‘哇’的一声,撒腿奔向养心殿外马厩,拉出一匹棕色大马,搬来板凳,踩凳跃上马背,搂住马脖子,捋顺马鬃:“马儿马儿,你快跑,带我到你主子身边去吧。”

原来此马正是邢掣的战马,前几日腹部受伤,留在马厩养伤。

马儿极有灵性,感受到背上之人的急切,长嘶一声,驮着冬儿,放开四蹄,驰出宫门,一路向西奔去。

——————————————————————————————————————————————————

【亲,谢谢读文,稍后还有一更,么么。哦哦~~~昨天情人节,迟来的祝贺,只能提前祝来年情人节快乐。哇哈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跃,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