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53章:放你离开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53章放你离开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翎一怔,点点头,道:“没错,你如果剑剑刺在他身上,那么他定然轻松躲过,你多少招也不能逼得他出手。可你若是拿剑抹脖子要自尽,他定然一万个舍不得,仅需一招便能让他出手。”

玉凝点点头,将剑放在桌上。“正是。”看着自己手腕上蜜色的手掌,夜翎感到她的目光,轻喝一声,松开了她的手。

敛眉想了想,面具下,眼眸涌上不解之色:“你方才先挥出三剑,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第四剑才抹向自己脖颈,你不怕我来不及救你么?”

玉凝淡淡一笑:“好可惜。你还是救下了。”

夜翎吃了一惊:“你是有意寻死?”心想:她虽说是要使计逼我出手让她任意斩杀,可是却也心存自刎之意。说道:“凝儿,你如果一心寻死,那么我也无需费心思带你离去。不过,我听说…薛丞相或许…没有死。你若死了,可就再也见不到父母。”

玉凝精神一振,抓住他的手,问道:“真的?你听谁说的,他怎么说?我爹爹现在身在何处?”

夜翎道:“这…”心想:谁知七弟将薛晟夫妇藏去了哪里。淡淡道:“你只有活着,才有见到你父母的机会。”

玉凝重重点头,说道:“对付凌烨宸的法子有了,可是我将他撂倒之后,我们怎么出宫呢?地宫是不能走了,因上次和懿轩被冤枉偷.欢那事,地宫出口都有人把守。”

夜翎自负勾起薄唇:“出宫是小事。你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一路畅通无阻的就出宫去。”

玉凝哈哈一笑:“夜大哥,你又糊涂啦?”

夜翎轻咳一声,道:“你夜大哥摘了面具,是凌苍那副疯癫的样子,可是戴上这面具,就是凌烨宸最惧怕的人。可谓横冲直闯,没人敢拦,你只管跟着我招摇过市、横行霸道。”

玉凝扑哧一笑:“哦?你又疯话连篇。我不信。”

夜翎起身:“我有办法让你信。”说罢,拉住玉凝的手走到门边,独自开门出屋去了。

玉凝大惊:“喂,外面月下他们都在,还有好多侍卫,抓到了你,你…可别连累了我。”藏在门后。

只见,屋外,邢掣、月下、冬儿、双儿皆都在。众名侍卫也都工整站着,见面具人开门出屋,众人投去一眼,倒是吃了一惊。怎么皇上进去半个时辰,衣裳也换了,还顶上了面具?

邢掣、月下没甚么表情。冬儿从邢掣那里已知此人是皇帝,于是不声张。双儿却全然不知,心中疑惑:四哥哥和玉凝搞什么鬼?叫道:“四…”

‘哥’字还没叫出口,月下便嘻哈一笑,大手捂住双儿的嘴巴,道:“四更天,是不是,我知道了,四更天跟你在院中幽会。”趴在双儿耳边道:“再叫一个四哥哥,教你屁股开花。”

双儿骇得脸色蜡白,可心中却因被月下从后紧紧搂着,而开怀不已,小声道:“月哥哥,四更天,我在院中大槐树下等你,不见不散。”羞红一张俏脸,‘啊’的一声,跑走了。

玉凝惊得星眸圆睁,喃喃道:“好怪,这些人都磕了药么?怎么见到我夜大哥像没见到一样?那面具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大效力?”

夜翎眼角余光斜斜看到玉凝从屋内探出小脑袋,模样娇俏可爱,他心中一动,问道:“怎样?现在你信我了?”踱步回屋。

玉凝点头,缓步跟在他后:“嗯。我信你。..你什么时候带我走?”

夜翎敛眉一想:既然她执意要出宫,我便依她,将她安排在行宫别院,养起来,我戴面具跟她过一辈子,也行。说道:“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能撂倒你丈夫。”

玉凝脸上一红,总觉夜大哥说话轻佻不羁,‘撂倒’两个字全然变了味道,道:“明晚这个时间,你在养心殿外等我。”

夜翎道:“好。”提起茶壶自斟茶水,一饮而尽,为她斟上一杯,递到她手中。见她小口喝下,他心中大乐。

两人相顾无言,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玉凝连打四五个哈欠,夜翎托腮坐在桌边,一动不动。

玉凝问:“你没看到我打哈欠么?”

夜翎道:“怎么?”

玉凝趴在桌上:“你怎么还不走,我好困。要休息。夜大哥还想留下等天亮了一起吃早饭么?”

夜翎一怔,尴尬一笑,心想:这虽是我自个的卧房,可我怎么忘了我这一个月都是在门外倚墙睡的。道:“好吧,那我走了。”说罢便出屋去了。

玉凝见他去得太干脆,喃喃道:“他是不是该跳窗走,才更合理?”几步追到门外,砰地一声,撞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抬头一看,巧夺天工的俊俏脸颊,正是凌烨宸。

玉凝慌乱,‘啊’的一声,喊道:“你怎么在这里。”大眼四处打量,问道:“…你…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没有?”

凌烨宸微微一笑:“没有...”

玉凝吐出一口气,道:“那就好。”忽然抬头看着他,咽咽口水,说道:“明晚,我跟你比试,你明晚进屋来吧。”

凌烨宸慢慢重复:“明晚...让我进屋...好。”

玉凝见他眸色风流,笑意慵懒,俨然没想好事,喊道:“下流。”啪的关住房门。

凌烨宸鼻尖被门板碰的生疼。脸上却挂着笑意。

不远处,邢掣双手负在背后,抓着一件黑袍子,月下双手在背后攥着一个黑白面具。两人至今还在感慨凌烨宸换装速度之快,方才皇上从那屋里出来一瞬,立刻拔去身上黑袍、摘下脸上面具向院中抛出,随后直挺挺站在门边候着薛主子。

月下走去,小声道:“爷,天色不早,歇息吧。”

凌烨宸道:“好,你们都退下。朕歇了。”在门边墙根坐下,这便是皇帝这些时日歇息的地方。

下人皆退。

邢掣走来,道:“爷,地下凉,这袍子你还留着,夜里避去凉气。”搁下黑袍走了。

翌日夜。

凌烨宸拉整衣衫,推门进屋,见玉凝正坐在桌畔,烛火映得她脸容更是娇美。不由得顿下脚步,痴痴看了起来。

“你来了。”玉凝听得到门板响动,问了一句,随后走去,径自从凌烨宸腰间取下长剑,说道:“说好了,我呢,只要逼得你出手,你就任我处置。我若赢了你,也不会杀你。但我要你待在屋内两个时辰不得出屋。你能答应么?”

凌烨宸抓住她的腕,拿过她手中长剑扔在地下,抚上她的脸颊:“不用比试。你的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他不愿冒险,怕那剑无眼,割伤了她脖间肌肤。

玉凝惊的小嘴圆张。怔怔望着他,心想:他怎么开窍啦?哼,好,我就说我要离开他,看他准不准,不准的话,我就拿剑抹我的脖子。轻轻道:“我一会呢…要从这出去…你…”

凌烨宸倏地覆下薄唇,吻住她粉红小嘴,双臂紧紧环住她的腰,将她身子紧紧贴在他的身上。脸颊埋进她如云的发丝当中,沙哑道:“凝儿,我知道你想离开我。我已经深思熟虑过,勉强你留在我身边,你不会快乐。所以,我决定,放你离开。”

——————————————————————————————————————————————————

【亲~~谢谢读文。。。。。我。。我。。龟速前进啊。。。嘻嘻。。sorry~~】

……本章完结,下一章“悬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