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58章:除非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58章除非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映雪自从被打入冷宫之后,便受尽苦难,皇帝不待见的女人,那便蝼蚁不如,每日一餐或是几日无餐,冷了无衣,病了不诊。

映雪先是因饥饿而枯瘦如柴,入冬之后,便更是饥寒交迫,感染了风寒,咳嗽一月,成了肺痨,又拖沓一月,直至方才死在了冷宫,死前口中哭喊:“皇上,我要见皇上。往日风光皆都不再。冷宫死地,竟没人怜我一丝半毫么。”

凌烨宸摇摇头:“她不配葬在皇陵。污了祖宗牌位。”淡淡一笑:“将映雪死讯,传出宫去。凝儿落崖之前,嘱咐我,若她死了,我要为她报仇。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要让凌苍偿命。放松了皇宫戒备,给三哥行个方便吧。”

“是。”邢掣领命而走。

不消多久。昔日皇帝宠妃,映雪病死冷宫的消息,传遍西岩每个角落。

这夜。

月光、白雪照的皇宫亮堂。忽然便见一抹黑影越过道道宫墙,落进了冷宫。这人瞎了双眼,在院中积雪中翻找,终于在枯井旁找到了一具冻僵的女尸,这女子形容枯槁,脸呈青黑,再没了往日美貌,却正是往日心高气傲、数捻龙须的映雪娘娘。

“雪儿,雪儿。”男子温热的泪滴滴落在映雪的颊。这人正是凌苍,他双眼地方是两团肉凸,眼珠已经不见,正是那日夜雨寒投出那两颗石子,射瞎了他的双眼。

噗噗几声,四周火把大亮,数百兵卫围拢过来。

凌苍闻声,问道:“是谁?”忽然一想,唤道:“四弟?”

侍卫纷纷让开,便有三人缓缓走来,为首两人一人身穿黑衫,一人身穿锦袍,正是邢掣和月下,走在后面那人,身披龙袍,发丝松松束在脑后,俊俏的颊满是病容,正是凌烨宸。

“三哥,我知映雪死讯能将你引来。你果然如约而至。”凌烨宸轻轻咳嗽,血水便从指间溢出。

月下忙上前搀住,担忧道:“爷,奴才都说了,带着百人过来乱箭把三爷射死就好,你何必拖着病体前来。”

凌烨宸已经是病入膏肓,只是俯着身子重重咳嗽,已无法答话。

邢掣道:“月下,薛主子的仇人要死了,皇上怎么能不在场?那口气,你能咽得下?”

月下叹。拍着皇帝的背。

凌苍大笑,抱紧怀中尸首,道:“这世上,除了我七弟,我便再无牵挂,我弟爱薛玉凝,他知我害薛玉凝,与我已经断绝。今天我既然来,就是做好死的打算。我死后,雪儿就是我的。再没人和我争她。”他低头,却看不到映雪的脸颊,覆下嘴唇,吻在她漆黑冰冷的脸。

凌烨宸轻轻抿唇,冷笑:“放箭。”

众兵持弓射箭,百发齐出,朝凌苍、映雪射去,纷乱箭雨将他两人穿透,将他身躯和她尸首穿在一起,密密链接。

凌苍哈哈大笑,血从口中喷出,“四弟,我死了便可以永远和雪儿在一起,我们尸首化作泥土也合在一起。听你说话声音,也是快死的人了,你可知道,即便你死了,也不能和薛玉凝在一起。”

凌烨宸此时便是刺激不得,听到自己死后也不能和爱妻一起,当即恼怒,喝道:“你说什么!为什么我不能追随凝儿而去?”抢过小兵手中弓箭,连射五箭。

那箭雨三支射在映雪脑壳内,两支射穿凌苍面门。凌苍猝死,抱着映雪的尸首倒在雪地,鲜血染得积雪一片腥红,刺目惊心。

凌烨宸是怒火攻心,根本不顾及箭射去了哪里。只恨凌苍说他不能和玉凝在一起。此时见到凌苍死透,才稍稍缓和情绪,重重喘息。

忽然感到小腿一疼。低头一看,是一名近五岁的孩童,死死咬在他皮肉上。这孩童粉雕玉琢,正是甄儿。

“父皇,你待我母妃好狠心,甄儿恨你。”甄儿年岁小,不懂事,可因这一年多来处处受人冷眼,遭人挤兑,已经知道仇恨之心,嘴中咬着爹爹皮肉,将爹爹鲜血吞进腹中。

凌烨宸望到甄儿,便厌烦不已,提弓就要射箭到他小小脑门。“那你便好好记着你爹爹,做鬼也别放过我。”猛地拉弓。

月下立刻想到:薛主子死了,皇上心已逝,日后定然不会再娶任何女子,凌甄是爷的唯一子嗣,决不能死。叫道:“爷,手下留情。”

凌烨宸哪肯听他的话,已是要松手放箭。邢掣虽不言语,心中却和月下心意相通,突地一个手刀劈下,打在凌烨宸后颈。

凌烨宸身子一软,仰在邢掣怀中。手中箭羽斜斜射出,惯透大树。

甄儿蹲在雪中,望着母亲尸首,奔去趴在母亲怀中,哇哇大哭了起来。“母妃,母妃。”

月下道:“老邢,你将爷送回寝宫。我连夜将甄儿送去宫外别院,让太后娘娘教养他。爷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若真是有什么不测…。凌甄便是西岩的新帝。”长臂一捞,抓起凌甄后背衣裳,将他挟在臂间,驾马奔到吴欣所在行宫。凌甄,从这夜起,便养在吴欣膝下。

凌烨宸朦胧醒来,便又过去数天。这日他一反常态,精神好了几分。唤来邢掣、月下,三人同桌饮酒。

凌烨宸笑道:“你们还记得凌苍死前说的话?”

邢掣、月下见凌烨宸面色红润了几分,不约而同的心中悲鸣大作,难道是回光返照,皇上快...

邢掣道:“他诅咒皇上,死后也不能和薛主子团圆。”

凌烨宸薄唇抿起,“我倒觉他话里有话。死后的事,他怎能知道?他怎么就敢断言我死后不能和凝儿在一起?我那时气怒,没有细想,此时想起来,更觉得他的笃定,来之有因。”双眉蹙起:“除非他知道些什么。除非,凝儿没死…”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么么~~再么么~~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接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