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59章:接回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59章接回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邢掣、月下对望一眼,都当皇帝又是心伤难以自持,说的话也是心头念想罢了。邢掣给他斟了一杯酒水递去,道:“属下这些时日从未放弃寻找薛主子,爷,你康康健健的活着,就还有见到薛主子的机会。”

凌烨宸听后心头大快,将酒一饮而尽。

月下鼻尖一酸,抿唇轻笑:“爷,待到薛主子回来了,您万不能再欺侮她了。”

凌烨宸点头应道:“那自然不能。我像你待双儿、木头待冬儿那般待凝儿,不,不,比你们要强上千百倍。”

邢掣、月下嘻哈赔笑。

凌烨宸突地起身:“走吧,去将凝儿接回。”

邢掣、月下便忽然觉得背脊阵阵发麻,心想:要去哪里将薛主子接回?怕是薛主子早已经投胎转世了。

却也不敢违背了凌烨宸的意。月下上前将他搀住:“爷,你瞧,这时候已是午夜,夜路不好走,咱们等到一个艳阳天,再去接薛主子回来。”

凌烨宸拂袖:“现在去。”开门出屋,走去院中。

————————————————————————————————————————————————

宫外百里。

七王军马安营扎寨之处。

王帐内,凌懿轩才刚要解衣休息,便有小兵远远喊了一声“报”,随即奔进帐内,跪地道:“七爷,皇上突然来到营内,他只带邢将军、月总管两位随身,是否将他三人击毙?”

凌懿轩抬手阻道:“让他们进来。”

“七弟。哥哥来看看你。”

虽是病恹恹的嗓音,可孤傲、微讽的语气竟更是惹人生厌。凌懿轩听罢,立刻摇头不止,暗骂:我四哥快快死去,当弟弟的给他送百顶大花篮。

便见那帐帘被邢掣、月下由外掀起,凌烨宸一袭黑色锦袍,迈步走了进来,琥珀冷眸环视七王帐一周,只见凌懿轩一人,眼中失望极了。

凌懿轩疑惑:“四哥找什么?”

凌烨宸淡淡一笑:“天寒地冻,七弟榻上无人,睡起来可还安好么?”

凌懿轩脸上一赧:“什么安不安好,过去二十一年都没人给我暖榻,我也睡得都好好的。不像四哥你,不抱个暖呼呼的婆娘睡不着觉。”

冷风灌进帐内,霰雪飘飞。凌烨宸吹不得冷风,这一受凉,便又咳出鲜血。

凌懿轩道:“小弟招呼不周,四哥病魔缠身,就快归西去了,快请坐下。”

月下叹道:“七爷,行行好,积点口德。”

凌懿轩望向四哥,只见他面色憔悴,往日意气风发皆都不再,心中突地一软,搀住哥哥的手臂,道:“你坐下吧。”扶他坐在椅上。随即扬臂唤道:“来人,看茶。”

帐帘一掀,小厮持热茶走来,仅为凌懿轩斟上一杯。便立在凌懿轩身后去了。

凌烨宸猛咳不止,苦于眼前杯中无茶。月下看着皇帝模样实在窘迫又可怜,上前帮他拍着后背。

邢掣拔剑指着那看茶小厮:“你主子还没说什么,哪轮到你来看人行事,为什么不给皇上倒茶。”

小厮吓得手脚发颤,直直看向凌烨宸的脸容,见他越咳越凶,手掌已是鲜红一片,立时喃喃道:“小的,小的…”

凌懿轩以指弹开邢掣的长剑,淡淡扫向小厮,道:“去给皇上看茶。”

小厮俯身说‘是’,战战巍巍走去凌烨宸身侧,往茶盏中斟茶,却因双手颤抖不止,茶水倾数倒在了桌上。

凌烨宸眉梢一动,倏地伸出双臂搂住那小厮的腰,将他拉进怀中,说道:“你怕什么?朕…好可怕么?”

小厮心口狂雷,呆愣在他怀中,纹丝不敢动弹。

凌懿轩大喊:“四哥,你耍什么疯,一杯茶水而已,你搂着这小厮做什么?”上前便要将小厮捞出。

邢掣、月下横剑挡住凌懿轩:“七爷,随他吧。一个小厮有什么要紧。死了又怎么样?”

凌懿轩冷哼一声,拂袖坐下,饮着茶水。

凌烨宸与那小厮四目相对,这孩子脸蛋普通,双颊布满雀斑,可是双目澄澈,煞是灵巧。淡淡道:“回答朕,你在怕什么?”

小厮咽咽口水:“小的..小的听说皇上杀人成性,生怕丢了小命,所以才怕。”

凌烨宸低笑:“是怕丢了小命,还是怕被朕拆穿你的伪装?...凝儿。”伸手便朝那小厮脸上撕去。

可却撕扯许久,都不曾揭下人皮面具,倒把那小厮脸蛋抓的红肿不已。

“皇上,好痛。七爷,救命。”

凌懿轩双拳于袖中攥紧,口上却淡淡道:“我为一名小厮跟我四哥置气,划不来,委屈了你,取悦我四哥吧。今日才知四哥男女不拒。”

凌烨宸拧眉,手猛地探进小厮的衣襟,摸到的却是平坦的胸膛,这小厮果然是名男子。他当即一怔,嫌恶将他推出数步。利眸瞥向凌懿轩:“凝儿呢!将她还给我。”

凌懿轩一听到‘凝儿呢’三个字,立即脸上变色,“什么意思?”

凌烨宸见到七弟面上满是讶异,不似在说假话。“凝儿她…”本以为凌苍话中有话,似在暗示玉凝没死,凌烨宸便是靠这一信念才撑着活了下来,此刻看到七弟表情,当即认定玉凝不在他帐内。

凌懿轩攥起四哥衣襟:“她怎么了?你以为我每日跟你两军交战为的是什么?我为的就是将她赢回身边。你,你告诉我,她究竟怎么了?”

小厮上前抱住凌懿轩手臂,喊道:“七爷,你放开皇上吧,他…他…要被你勒死了。”

凌烨宸任由凌懿轩摇晃他的肩,淡淡道:“你想知她怎么了?我拿给你看。”令邢掣提来残缺女尸,平置在红绸内。

凌懿轩双膝一软,跪在尸首前,摇着头:“不,这不是玉凝。这不是她!如果她死了,我还跟你斗什么,她死了,我做什么还要独活?”持剑便朝心口刺下。

“又一个情痴!”月下拂尘猛地一甩,缠住凌懿轩剑刃,向后一扯,将长剑从他手中拽出。凌懿轩大恸,双目一黑,向后仰去,昏在小厮怀中。

凌烨宸裹起红绫,抱起女尸,缓步出了帐子。邢掣、月下急忙跟出。三人乘龙辇,出了大营,回去皇宫。

小厮望着凌烨宸几人远去的背影,落下滴滴泪水,打在凌懿轩脸颊上。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正是双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