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63章:委屈?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63章委屈?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邢掣抿唇笑道:“爷,你快快请坐。”令左右:“来呀,加置酒盏碗筷。今日,朕与西岩王无醉不归!”引凌烨宸、月下走去主桌边上。

凌烨宸环视桌上众人,一一问候:“宋兄、宋家娘子,冬儿。”

宋哲、林可儿回礼:“凌四兄弟。”冬儿道:“皇上爷。”

凌烨宸看了一眼凌懿轩,凌懿轩潇洒轻笑,倒满两杯酒水,递给四哥一杯,将身边玉凝扶起,道:“四哥,我和内人,敬你一杯酒水。”

凌烨宸冷眸倏地眯起,轻轻打量玉凝的脸颊,玉凝低着头,不敢迎上他的视线。凌烨宸将酒饮尽,淡淡道:“七弟妹,好品貌。”

玉凝听到他有如品评陌生人的语气,心中万分的苦涩,轻笑道:“四哥谬赞了。”

凌懿轩指着离玉凝最远的一个空座位道:“四哥,你一路颠簸,快请坐,歇歇脚。”

月下道:“爷,您请。”

凌烨宸朝那空座位走了两步。凌傲天突然从玉凝旁边座位蹦在地下,拉住凌烨宸的手,说道:“你是西岩王?”

凌烨宸的左掌被一只温温热热的小手握住,他忽觉一阵暖流自指尖传到心间,不禁屈指握住小傲天的手。“嗯。”

凌懿轩面露紧张神色。玉凝心中猛地一跳,嗔道:“凌傲天,放开四叔,回到你爹爹身边去。”伸手抓在傲天胳膊上,要将傲天拉走。

凌傲天道:“凝儿,你莫闹,我仅听我宋爹爹说过,西岩王本事好大。天儿就喜欢本事大的人,我有七爹爹,有宋爹爹,若这人真是西岩王,我就也认他当我爹爹。”

玉凝气怒:“凌傲天,听妈妈的话,松开四叔的手,不然我要揍你脑袋。”抬手便要拧傲天的耳朵。手还没落下,便被人扼住手腕。

“凝儿。”声音清清冷冷。

玉凝心中猛地一跳,扭头看向唤她‘凝儿’那人,他一双琥珀眼瞳带着笑意,但目光却是在打量陌生人。玉凝手腕被他紧紧攥住,他手心温度传到她的肌肤上,她鼻尖一酸,想道:他唤我凝儿做什么,既然已经忘了我,还做什么这般亲昵的唤我。

凌烨宸道:“原来,七弟妹的名字是凝儿。”低头看着傲天,道:“弟妹不需动气,我也喜爱傲天的这孩子,认作干儿子,也没什么不可。”

凌懿轩双拳紧握:“天儿不敢高攀四哥。”

凌傲天道:“什么是高攀?我不明白。我喜欢他,就要他当我干爹。”朝玉凝、凌懿轩吐吐舌头,后又和凌烨宸击掌为誓:“就这样说定了,以后要把你的本事都交给了我。这世上,便没人是我敌手。西岩王、碧月王、云天王都是我干爹。”

宋哲、邢掣相视一笑。宋哲道:“我还是你小子的岳父呢。”

凌懿轩走去,拥住玉凝的肩,不悦看去凌烨宸:“四哥,你弟妹的手腕要被你握断了。”

凌烨宸垂首一看,他竟依旧紧紧箍住玉凝的腕,她白嫩的腕被他攥得鲜红一片。被凌懿轩这么一提醒,才淡淡说了一句:“抱歉。...为兄的,失礼了。”松开她腕。

玉凝腕上一松,心里也下沉几分,回答道:“四哥,你好客气。”转身随凌懿轩走回桌前坐下。她心中却慌乱无依,方才被凌烨宸一握住,她便再不能当作没见到他,他好端端的就在面前,搅得她心中乱糟糟的没了一丝主意。

玉凝提壶斟了酒,端杯一饮而尽,泪水抑制不住,扑扑簌簌落下,也不管不顾有无旁人在看,一杯接着一杯喝下。

凌懿轩覆在玉凝耳边,沉声道:“玉凝,你这样,我的心好痛。你看到他,可不可以镇定一点。我与你生活五年,朝夕相处,难道还不如你看他这一眼么?”

玉凝心中酸涩不已,喃喃道:“我…我...没有不镇定。我很好。”举杯又饮。

手背又是一暖,连着酒壶一起被人握住,玉凝大惊,她使左手提的酒壶,凌懿轩在她右边,那握住她手的是谁?缓缓回头朝那人看去,又是望进了一双冷冽带着笑意的眸。

凌懿轩将她手中酒壶拿下,骨节分明的手,有意无意的划过她细嫩的肌肤,轻轻道:“弟妹,你拿错了酒壶。”

玉凝这才知道,方才泪眼模糊,竟提起了隔壁座位的酒壶。可…他怎会坐在她身畔?他不是该坐去离她最远的座位才是?

凌傲天道:“凝儿,我来和宋玉坐在一起了,让我四爹爹跟你坐在一起吧。”

原来方才凌烨宸正要坐去较远的位置,凌傲天抢先一步去占了那座位,于是凌烨宸便只好坐在玉凝身边的座位了。

这一餐宴,突然之间静静悄悄,谁都不愿开口,说的最多的便是‘喝酒’、‘再喝一杯’、‘再喝’,因凌烨宸、薛玉凝、凌懿轩三人的微妙关系,众人谈天说话皆都避讳极了。一个说不对,便惹得三人都不快乐。

月下在大厅内望来望去,欲言又止,后又闷闷饮酒。

凌傲天忽然钻到月下怀中,道:“你是月下么。你在找什么?”

月下捏捏凌傲天的鼻子,道:“啊…我在找…”突然压低声音,问道:“你对这里熟悉吗?”

凌傲天点点头:“闭着眼走都不会撞到墙壁,你说熟不熟?”

月下又再压低声音,问道:“那你见过....吗?”

凌傲天没有听清他的话,问道:“见过谁?你大点声音。”

月下跟凌傲天咬耳朵:“你见过…双…吗?”

凌傲天没了耐心,道:“我不喜欢你,扭扭捏捏,不如我四爹爹干脆。”

月下又要开问。

邢掣淡淡道:“我二姐出家修行了,法号忘情,尼姑庵就在城外百里慈眉山上。你驾马出宫,向东再向西再向南,然后奔到山顶,进了尼姑庵,第二间厢房就是我二姐的屋子。”

邢掣一向木木讷讷,也不知掩饰,就这么把月下的心事给说了出来。

月下拍桌而起:“什么!她出家?!”厅内数百道目光朝他射来,他脸上一赧,立刻坐下,装模作样:“你二姐是谁?不认识。”却似屁股下面长了针,怎么都坐不安稳,眼巴巴看着凌烨宸,一会儿‘爷喝酒’,一会儿‘爷喝酒啊爷’,一会又‘爷喝啊、喝啊’。

凌烨宸一摆手,道:“你去吧。”

月下一听到‘你去吧’三个字,嗖的一声站起来,道:“奴才…去看看邢掣的山河天下是啥模样,看看跟西岩能不能比。”拔脚夺门去了。

玉凝不胜酒力,脸上霞红,看起来诱人极了,一醉酒,对凌烨宸的思念也就难以掩饰,时不时便朝他看去一眼,只见他仅静静的饮酒,却不朝她投来一眼。她心中委屈,借着酒劲,问道:“四哥,是不是在弟妹身旁坐着,你心中好委屈?”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团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