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72章: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3)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72章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3)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屋内众人除去易轩,听到那俏生生的一句,都朝来人看去,这一看之下,屏住了呼吸,就连几位绝色女子都暗自叹道:好俊的小爷。

甄醇倏地眯起眼眸,朝少年胸~脯看去,只见少年胸口鼓鼓囊囊,又软绵绵,甄醇登时脸上阴阴一笑,咽了咽口水,心道:这小娘子扮作男装来这地方,想来是要攀个有钱人,一辈子享不尽荣华富贵。哼哼,待我忙完正事,会她一会。

易轩仅淡淡垂眸,也不看去来人,对那人的模样不感兴趣,自然也不想知道那人口中那吃不得牛肉的母亲是谁。

他手轻抚着七色狐的额上皮毛,眼中满是柔情,似是想到了平生往事,多年前,那女子将小狐狸紧紧抱在怀中,求他不要杀害小狐狸,想来,她身边的那小狐狸也该有这么大。

少年望望狐狸,望望白发男子,这一望之下,竟一时之间转不开眼睛,心想:我就说凌傲天那冰块脸,每天屁股后面追着一群女人太不合理。眼前这位叔叔,才是真真漂亮的人,比凌四爷也不差。

走上前去,蹲低身子,摸着狐狸的皮毛,喃喃道:“它平时最厌旁人摸它脑袋,我爹爹妈妈都不能摸它。它也最厌我哥哥,这一点它跟我一样。嗯…就连我摸摸它的脑袋,它都要生气半天呢。”一只小手,在易轩大手旁边轻轻抚着狐狸的头颈。接着轻轻笑道:“可它却喜欢你。”

易轩听着少年说的自得其乐,似不需旁人答话那般。一时觉得有趣,轻问:“你知它为什么喜欢我碰它么?”

少年托着下颌,凝着他俊朗的脸容,问道:“为什么?”

易轩抓抓狐狸松软的毛发:“因…我跟它不熟,它摸不准我的性子,不知我于它有没有害处。就似,你我初见,你在你父母身旁不管多么骄纵,在我身旁却是收敛了心性的。”

少年‘咦’的一声,问道:“啊,你怎知我爹爹妈妈待我骄纵?”

易轩自始至终是没抬眼朝这少年看去。听到她好奇发问,仅轻抿嘴唇,松了狐狸,坐直身子,饮了一口酒水,无意再答话。

随从小四凑去低声道:“姑娘,你真想知我家爷为什么知你骄纵?”

少年点点头。“当然想。”说罢,脸上颜色一变,心想:他怎知我是女子?从哪里看的出来?

小四耳语道:“其一,这狐狸举世难得,将它训做座驾,那除非有专人驯养,不然绝对不成。其二,姑娘折扇下边那扇坠子,乃是稀世珍玉,可购城池,普通人家父母绝不会给孩子这东西,更莫提随随便便挂在折扇下边。其三,姑娘你心思单纯,却不知身处危险,只带婢女便擅闯烟花之所,丝毫不知引起了歹人起歹意,你说你是不是被人惯纵了的娃娃?”

少年脸上一怔,倏地走到易轩身侧,折扇挑起他下颌。道:“你的小厮好啰嗦。可是说的却是不假。他都那般会看人了,那你更是不简单。我最爱结交有能耐的人。我姓凌,名碧菡,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她使一把折扇挑遍了美男下颌,凌烨宸、宋哲、月下、邢掣、月彬郁、耶律枫、还有最为俊美的凌傲天,皆都在她调戏之列。如今挑起易轩的下颌,当真是出于习惯。

这一举动却使得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心道:这女子好大胆,惹怒易爷,没有好果子吃。

易轩本因下巴被人拿折扇轻佻撩起而心生烦厌,抬手便要将折扇挥去。可一听到‘凌’字这一皇姓,心中突地一跳,手顿下,任那折扇留在下颌,抬眸朝凌碧菡看去。他这不经意的一抬眸,竟是风华无限、眸波流转。

碧菡看的微微出神,眯起水样明眸,心道:莫非他便是众人争相叫价的花魁么?

易轩直直看向她的脸颊,只见她双颊含晕,唇带浅笑,他当即心中大异,暗自喊道:这是我rì思夜念、怎也忘不了的玉凝啊!可随即一怔,心道:不是玉凝,这女子看上去也才十五六年纪,可以当玉凝的女儿了,可她怎么长的和玉凝这般相像。

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眼中仅剩下对方,似周身之人都已经不见,放佛若是无人打扰,他们便能一生一世的对望下去。

小四指着碧菡的鼻子道:“不要放肆,折扇从爷下巴拿开,不然要揍你的狐狸、你的婢女还有你。再割断你扇坠子,让你哭鼻子。”

凌碧菡被这一声呼喝惊得回了神,冷哼一声,收回折扇,不屑道:“凭你么?我的狐狸一个眼神便射死了你!”

易轩双拳战栗,紧紧搁在腿上,此时心中再无法冷静。本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再见的女子,却不期然之间看到了一张极为神似的脸容,这让他如何能够视而不见,双眼一瞬不瞬盯着女子脸容。

小四从没见过这般大言不惭的女子,心想:她什么来路?怎么如此嚣张?好,我吓吓她。叫道:“剑来啦!”挺剑斩向碧菡扇坠。

他以为碧菡会骇得撤开折扇,熟料碧菡自小看爹爹、哥哥练剑切磋,什么险招都见过,对他飞来的横剑,丝毫不放在心上。任他砍去。

啪塔一声,那旷世奇玉带着青色的坠子,落在了地下。碧菡小嘴圆张,愣了半晌,大为意外道:“叶儿,他真的把我扇坠子砍啦!”

叶儿一怔,指着小四鼻子,喝道:“你好大的胆子!我家公子的扇坠子,你也敢砍掉?还要不要活?”

凌碧菡自小在宫内,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从没人背了她的意去,此时头一回被人欺侮,立刻羞窘恼怒、面红耳赤,喊道:“死随从,你断我扇坠,我…我…我要打你主子!”折扇啪的一声狠狠盖在易轩头顶。

这一声巨响,惊得雅间、大堂登时静静悄悄。厅内一桌,有名男子手中筷子倏地掉在了地上,喃喃道:“谁能告诉我,那扇子是不是打在富可敌国、背景复杂的易爷头上了?”

甄醇一惊:方才玉儿仅是要喂易爷一杯酒水,他便厌烦不已,此时被这女子当众打在脑袋,他该如何气怒?可莫要惹出人命来啦!问道:“易爷,您息怒…”

易轩这才兀自悠悠回神,竟对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头顶已经肿了一个大包,他却没觉得痛,只淡淡看了一眼小四手中剑,还有碧菡断了的扇坠子,这才了然,令道:“小四,给凌姑娘赔礼致歉。”

众人又是吃了一惊:是不是反应失常?该拍桌而起、飞脚踢在那少年脸上的,不是么?

小四一怔,暗道:爷的脑袋被打坏啦?挠挠头发,收剑入鞘,一揖到底,躬身朗声道:“凌姑娘,我给你三拜九叩的道歉了。”

凌碧菡是小孩心性,哄哄就好,心中气怒立刻一扫而空,心中对身旁温文有礼的白发男子,有了几分好感。朝他嫣然一笑,道:“你的小厮鲁莽犯错,你对他却不包庇。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果然值得我结交。”

易轩见到她唇尾的笑意乖巧,心中又是一动,心想:唉,我不该回来帝都。十几年来,我对玉凝的思念从未断过,如今上天戏弄于我,竟让我遇到一名跟玉凝九分相似的女子,是取笑我一生注定无缘拥有玉凝么。

冷冷道:“牵起你的狐狸,从这里离开,早早回去爹爹妈妈身边去。莫要打扰了咱们的兴致。”伸手将玉儿揽进怀中,抄起酒壶喂她喝了一通酒水。直呛得那姑娘猛咳不止。连连叫道:“够了,够了,易爷。”

凌碧菡心中一酸,心想:好阴晴不定的男子。我好心好意跟他结交朋友,他却拒人千里之外!哼,此事说出去,还不被凌傲天、月彬郁、耶律枫几人给笑死。说道:“我…我不走。”

易轩挑眉一笑,问道:“怎么?”

碧菡举起自己手中折扇,指着光秃秃的扇尾,道:“它断了,你赔。”

叶儿心想:公主搞什么鬼,一个破扇坠子,要它作甚,什么时候变得小家子气?

易轩道:“赔给了你,你就走么?”

小四望着屋顶想到:易爷今天哪来的耐心,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些没意义的话,跟易夫人也没见爷有这么许多的话。

凌碧菡一怔,心想:啊,那要看本公主的心情啦。说道:“除非你赔给我一模一样的,不然我还是不走。”左右摇晃脑袋,呲牙笑着。

凌懿轩微微叹气,俯身捡起掉落地上、碧菡脚边的扇坠子,朝她伸出手,道:“折扇拿来吧。”

碧菡将折扇高高举起,嘟唇道:“嗯?这扇子自己会飞,将我手臂举了起来,你能够得着它么?”心想:你还不快快丢开你怀里的女人,站起身么跟我抢扇子么?哼,看你还怎么抱她。

易轩嘴角绽出笑意,摇头道:“那自然够不着。”他的年纪是她的两倍还多,怎会看不穿她迫他起身的小伎俩,可他早已经过了懵懂的年纪,再提不起心劲跟她嬉闹。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