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73章: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4)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73章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4)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甄醇拧眉,丝毫不懂这是什么戏码,心道:我怎觉易爷对这女子的耐心太多了些?要是我,早一把搂住她的腰,带进怀里去,女人不过是泄.欲的工具,哪里值得花费心思了?

碧菡一听易轩说他够不着,心中莫名失望,想道:咦?难道是我将手臂提的太高了么?娇声喊道:“那现在呢?够得着么?”说着便微微放低手臂。那位置只要易轩一伸手便能将折扇轻松握进手中。

易轩嘴角笑意浓了几分,可却依旧不伸手去够那扇子,竟想看看她窘迫的模样,也想看看她究竟还能耍什么伎俩,说道:“方才是够不着,现在是不想去够。”

碧菡一愣,眼眶一涩,心想:我往常这么跟四爷玩,四爷都兴高采烈的围着我的手臂转啊转,为什么这叔叔不来围着我转?不行,我偏让他来够我的折扇。

“你的手拿来!”她右手伸出倏地抓住他大掌,他的手掌温热粗粝,她的手掌细嫩白皙,两手交握一瞬,两人竟都微微一震,似都吃了一惊。

碧菡将他大手放在自己左手中的折扇上,挑眉道:“你瞧,这样你就拿到折扇了。”

易轩不适轻咳,淡淡道:“嗯。”接过折扇,将那扇坠子轻轻系在银环上,递回她的手中。“拿去。速速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碧菡拿着完好如初的折扇。心中竟是十分的失落,心想:怎么就给修好了呢?这玉方才怎么没有摔碎?

叹了一口气,垂下双肩,喃喃道:“叶儿,牵上狐狸,咱们走吧。外面大厅去玩。不跟这奇怪的白头发老爷爷胡搅蛮缠了。”

迈靴便走。却才走了一步,倏地手腕一紧,被人钳住。不悦的声音从后响起:“你方才唤我什么?”

碧菡心中大乐,哈哈一笑,回身道:“白头发老爷爷。那不然…”倏地凑近他脸颊,兴冲冲问道:“你要我喊你银发好哥哥么?”

易轩微讽笑道:“笑话!那自然不能没上没下的喊哥哥!不过,更是不能喊爷爷。我虽年长你许多,可却不至于老到做你爷。我跟你父亲该是同一辈分的,你叫我叔叔、伯伯差不多。”

碧菡听着他温温润润的语气,心中大是喜欢,平时身边几名男子,凌烨宸的声音是冷冽疏离,凌傲天的声音是欠揍的沙哑轻佻,月彬郁是乖戾粗喃,耶律枫则是呆呆板板。都没有眼前男子的声音让人听后舒坦受用。喃喃道:“我不喊你叔叔。”

易轩一怔,脸上热了几分,心想:她眼神之中小女儿情怀好是明显,那分明是看心上人的目光,她和玉凝长得这般相像,我便真觉是玉凝深情款款的望着我。声音不禁柔了起来:“那便随你去喊吧。反正今日一别,我们再不会相见。”微微隆起眉峰:“我方才说的是让你从这青楼离开。外面大厅,你自然也不能去玩。要玩的话,跟几个孩子去溪边捉螃蟹去吧。”

碧菡折扇轻敲手掌,笑道:“为什么要你管我?你跟我好熟悉么,说的话比我爹爹还要老气横秋?”

那一个‘老’字,扎得易轩心口隐隐作痛。当即连声叹道:“罢了,你不听老人言...”说着便立刻改口道:“你不听劝阻,小心吃亏。”冷哼一声:“还不走?”

叶儿‘嘿’的一声:“你爪子扣住我家公子那一只我见犹怜的皓腕,你让她怎么走?这位爷方才口口声声说不想跟我家公子结交朋友,现在又攥住我家公子不放,是要怎样?这不是自抽嘴巴?”

易轩一怔,直直望着她手腕上他的手,他觉得自己没使力气,可她肌肤太过细腻,已经红了一片,他登时乱了阵脚,心想:我竟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我曾起誓此生仅爱玉凝一人,如今心中好乱,倒是负了那誓言,那便算不得一心一意的痴情男子。

他手掌倏地从她腕上弹开。转身对桌子对面跟女人亲热的甄醇说道:“甄先生,在下还有琐事在身,得先行一步,咱们改日再叙。”

碧菡手臂一颤,他要走了?

甄醇忙起身相送:“易爷,那我方才托你之事,你还请放在心上。”

易轩微微颔首:“自然。”

小四忙掀开珠帘,道:“爷,你请。”

易轩拂袖,未朝碧菡再投去一眼,迈出上座。径直走了出去。

碧菡愣愣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一空,想道:唉,好容易遇到一个我肯听他说话的人,却被我给吓跑啦。失落说道:“叶儿,走,咱们去大厅,找花魁喝酒去吧。小爷心中好不舒坦。要让花魁哭给我看。”举步就走。

“慢着。碧菡妹妹怎么急着走呢?赔爷喝一杯吧。”甄醇嘿嘿一笑,挥两臂令数名壮丁道:“拦下。”

四五名黑衣壮丁抢到门边,横出手臂阻住主仆两人去路,“小公子,赔我们甄醇大官人喝几盅酒水再走不迟。”

碧菡望了一眼那甄醇,只见他双眼污秽,圆脸厚唇,不禁心生厌烦,心想:还是方才那白发哥哥好。

冷冷一笑,眯起水灵双眸,道:“让开,不然让你们断手断脚。”倏地展开折扇,竖在胸前,端得英姿飒爽。

黑衣壮丁铮铮拔剑,齐齐朝碧菡手中折扇刺去。

叶儿大叫:“公子小心!”

碧菡动也不动,心想:我这把扇子爹爹的宝剑都刺不透,这几人的破铜烂铁更是别妄想攻破。喝道:“小心你们剑要折掉。”

五柄长剑刺到,嗤嗤几声,将碧菡手中折扇划个粉碎。碧菡大惊:“怎么回事!”

叶儿团团乱转,惊叫道:“老爷平时是逗弄你,剑没刺到你的扇子就已经主动撤剑,你便真当你的扇子厉害么?”

碧菡眼见几名男子就要围来,说道:“小爷不吃眼前亏,后会无期!”抓起叶儿便跑。

“连个女人都逮不住?养你们吃白饭么?爷自己来!”甄醇道。

咚的一声,一根大木棒敲来,直直打在碧菡肩颈上,她‘啊’的一声,双目眩晕,喃喃道:“叶儿,去…找我哥来救我,要教打我这混球死的难看。”眼前一黑,昏了过去,身子软绵绵的朝前爬去。

叶儿呼是,提裙便跑出翠红楼。

七色狐见小主人要摔在地下,一个窜跳,接连撞倒五名壮丁,接着咬在甄醇小腿上撕下一大块皮肉,后又是一跳,抢到碧菡身下,将她驮在背上。

甄醇小腿肌肉险些都被咬下,他痛苦哀嚎,喝道:“将那畜生刺死!把它心肝挖出来,给爷当下酒菜。”

五壮丁撑地跃起,身上被那狐狸撞得生疼,听到甄醇之令,连忙愤恨持剑朝七色狐剜去。

狐狸是畜,却通灵性,一心护主,它背上驮着小主人,它若疾奔逃开,小主人必然跌在地下。可若是不动,五剑刺到,小主人定要受伤,于是低叫一声,矮下身子背上一颤,将碧菡轻轻抖落地上,随后以它毛茸茸身躯将碧菡小小身子覆住,狐狸眼望着刺到的五柄长剑,已是闪避不及,竟是神色泰然,身躯动也不动。

嗤嗤几声,长剑从狐狸肚腹贯进,这五名壮丁心肠极恶,那剑刃便在狐狸肚中翻搅,直搅得它穿肠肚烂。

狐狸低低哀鸣,眼中渗出液体,忽然微微撑高身体,那形状似乎是生怕剑从它肚中破出,伤及它身下女子。

叶儿街头抹泪疾奔,撞到了路人也不支声,心道:若是我公主出了一丝差错,皇上、皇后,我傲天主子便都要伤心。脚下加力,朝皇宫奔去。

那街上却有两道身影也是疾步走着,却是朝着翠红楼的方向去了。这两人一人身着蓝衫,面容俊朗温煦,正是易轩,另一人便是他的随从小四了。

“爷,不是要回府去?怎么走到半路却突然又折了回来?”小四疾步跟着主子,不解问道。

“方才我仅道那凌姑娘像是我一位故人,心中烦乱,急急逃了去。后来一想,那女子甚是美貌,又不谙人事,在那地方必要吃亏。茫茫人海能够相遇,就是有缘,去将她从那烟尘之地带出来,就是了。”长腿一迈,进了翠红楼。

众烟花女子围拢而上,易轩不耐左袖一挥,将众人震出数步之外,噗噗通通跌了一地。他疾步走去那珠帘后的雅间,只见桌椅散乱,众人皆已经不见,仅有七色狐气息奄奄卧在地上,肚腹之中的鲜血淌的地上皆是。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