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76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7)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76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7)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碧菡大惊,喃喃道:“我三个哥哥似在逃命一般,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最先出城那三人正是凌傲天、月彬郁、和耶律枫。

碧菡提起衣摆朝城门跑去,追兵座下马蹄扬起灰尘,呛得她咳嗽连连。

忽然迎面跑来一名粉面丫鬟,正是叶儿,她倏地抱住碧菡的腰身:“公主,不能回宫了!凌甄造反,国破了。今日傲天主子喜宴之上,凌甄在宴席当中下了迷魂散,皇上、皇后被迷昏,被押去了地宫,如今生死未卜。宋玉被凌甄困在新房内。傲天主子的众位美人也都被擒。”

碧菡腿上一软,脑中轰轰作响:“我仅出去一时半会,竟落得无家可归么!我父皇无所不能,怎会被区区迷魂散陷害。我不相信。我要回宫找父皇、母后一探虚实。”说着发足疾奔,朝宫门跑去。

“公主!站住!回去或是死了、或是伤了,后果不堪设想。”叶儿一把抱住碧菡的腰,细声说道:“我方才在南边大数上栓了一匹马,你骑上那小马,快快逃命去吧。”

碧菡眼泪扑簌垂下:“那我父皇母后怎么是好?”

叶儿道:“凌甄自十五岁起就是皇后娘娘养着,他对皇后娘娘定然念顾养育之恩,皇上是他生父,他定也不会弑父…”话还未完,便嗤的一声,一支箭从后射进了叶儿胸房,她双眼圆睁,倒地毙命。

一名士兵叫道:“凌甄王子有令,遇见可疑之人,格杀勿论!”说着便拥一百兵将朝碧菡方向走来。

碧菡身上被渐的满是鲜血,连嘶声喊了几句‘叶儿’,眼见众兵手持弓箭便要朝她走来,她道:“叶儿,我此时不能为你收尸。若我逃过一劫,我必回来找到你尸首,将你好好安葬。”

抓起地上泥土,涂在脸上,一张娇美的小脸登时变得脏兮兮。她掏出镶满宝石的匕首,将衣衫划得破破烂烂,随即跪在了路边,与多名乞丐流浪汉混在一起。

百兵走过,一一扫视街边的人,见到衣衫华贵,似是皇宫贵族的,恐是凌傲天一派的,便提剑射死。一兵定定看着碧菡,见她衣衫虽破、脸庞虽脏,可是却难掩一股与生俱来的娇贵之气。为保险起见,提剑便射。

碧菡骇得心中砰砰乱跳,暗叫:我今天要死在此处吗?难道便连我爹爹妈妈最后一面也见不了?

忽然有人喊道:“众兵听令,凌傲天几人狡猾多端,你们快快前去捉拿。可疑之人便不要多顾忌。”

小兵倏地收起弓箭,道:“走!”领兵朝南急追凌傲天几人去了。

碧菡猛地吐出一口气,心中一时孤苦无依,泪水汪汪,抽泣了起来。捡些干草盖住叶儿的尸首,便朝那城门南边跑去。

奔去树旁,叶儿拴在大树上的马儿已经被乱箭射死。碧菡心中一酸,两腿一软,趴在马腹上哭了起来。喃喃道:“哥哥逃命去了,父母双亲被困地宫,我流离失所,一家都散了。”

“方才的机灵劲去了哪里?哭哪里能解决问题了?”忽然传来温润恬淡的一句。碧菡方要抬起头来要看一看那人是谁,便觉得腰身一紧,被人圈在怀中,稳稳放在马背上。

抱住她这人一身西岩军甲,黑眸正满是玩味的低头打量她。正是易轩,他出了翠红楼,便跟着小侄女来了城门下,见形势不对,逮到一名士兵敲昏,换上了那人的衣裳。方才那句‘可疑之人先不要顾及’,正是他乔装成兵将所说。

碧菡猛地攥住他的衣襟道,乞怜道:“易伯伯,我哥哥他们有难,你带我去跟上看看吧,好么?”

易轩微微一震,问道:“你哥哥,是凌傲天么?”

碧菡点头:“是啊。他们朝南去了。”

易轩脑海之中记起凌傲天曾经在他身旁长到五岁,那至亲的父子情意立刻涤荡心间。道:“坐稳了。别落下了马。”

碧菡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腰。道:“好啦。”

易轩忽然闻到她身上少女的馨香,心中为之一振,不适摇了摇头,低喝一声,驾马疾驰去了。

————————

凌傲天、月彬郁、耶律枫三人被众兵逐至西岩边境一处荒山顶,前方便是万丈悬崖,没了去路,后面数千重甲兵士,手持弓箭不多时就要追到。

月彬郁道:“殿下,没去路了!这当如何是好!”

耶律枫道:“殿下先设法脱身,我和彬郁可以抵挡一些时候。”

两人说着便将长剑横在身前,做好御敌准备。

凌傲天在崖边背身而立,只见前方云里天际白茫茫一片,景物皆都无法分辨。他拾起一块石子投了下去,久久不听回响,这悬崖高度竟是难以猜测。

“自己脱了身,却折损了两位兄弟,那不够划算。”说着嘴角斜斜勾起,笑的俊秀肆意。随后微微一叹:“看来,他是要跟我较量较量了。”

月彬郁、耶律枫一怔,当即为他这临敌不乱的自持风度折服。殿下口中那个‘他’,定是指的凌甄。月彬郁猛地砍断一株大树,恼道:“凌甄忘恩负义。殿下往日待他如亲兄弟,他竟在殿下大喜之日,造反夺权。好不要脸。”

耶律枫手扶着剑柄,说道:“也枉费了皇上、皇后对他的养育之恩。他要跟殿下较量,殿下还怕他不成!”

凌傲天眉心隆起:“谁?凌甄?”低声一笑,煞是不屑:“他没那资格,我看不上他。从不跟蠢人较量。我说的,自然不是他。”

月彬郁、耶律枫大惊,齐声问道:“殿下被凌甄逼入死地,大敌不是凌甄还能有谁?”

凌傲天双眸眯起,望着脚下苍茫茫的白雾,忽然对那白雾之下的世界起了兴趣。听到两人的话,回道:“老东西怕我没本事坐稳江山,考验我罢了。我自是不能让他小瞧了去。”

月彬郁脸上变色,“什么?是皇上爷?他…不是被迷魂散迷昏了去?”

凌傲天朗声一笑,笑声在谷中回响,顺着白雾缭绕荡去。“并不是那样。”

原来,方才宫中喜宴之上。凌傲天与宋玉拜天地后,拜父母。凌傲天给父母敬酒。凌烨宸持过酒杯,拥着玉凝,挑挑眉毛,淡淡说了一句:皇儿,你的洞房想来是要推后了,好事多磨。

凌傲天当时也是微微一笑:父皇对儿臣的考验,代价不小。

耶律枫道:“皇上是有意饮下迷.药,拿江山社稷考验殿下能否成为合格君主?”

月彬郁道:“那这么说来,凌甄之所以能顺利盗得兵符,也是皇上有意疏忽,让他钻了空子啦。可…皇上不怕这么一来,一败涂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吗?”

凌傲天垂眸笑道:“父皇说过,若我无能保家保国,无能绝处逢生,那倒不如死了。他一向自负,他生的儿子必是比他有能耐的。哼,我怎能让他瞧不上眼去。我非但要坐稳王位,还要让他刮目相看,我..要让他仰仗着我。”

耶律枫、月彬郁两人眼中满是钦佩。同声道:“我们立刻回国去,调兵来援。帮助殿下取得天下。”

凌傲天道:“大大不必。我父皇做事一向最狠最绝。怕是邢掣、月下、宋哲三位爹爹已经听父皇的嘱咐,对我不管不顾了。你们两位也是自求多福。”

他所言不假。凌烨宸、月下、邢掣三人心中实是一样的,儿子皆都生在顺境,不知逆境、拼斗之苦,坐享其成的江山总是坐不牢稳。于是这三位父亲,打定了折损亲子、己身葬送、破落家河的决心,也要亲子自强独立。

耶律枫、月彬郁两人忙道:“咱们誓死追随殿下!”

忽然传来嘿嘿一笑:“你们三人今日都得死在此地。自是生死相随了。”正是带兵大将,陈士仁。他抬臂对数千兵士令道:“放箭,将他们三人乱箭射死。”

数千弓箭倏地抬起,直直对准崖边三位青年。

月彬郁侧身挡在凌傲天身前,道:“哈,月某人铜身铁骨,就是不怕你们的乱箭,尽管放马过来。休想伤到殿下一分一毫。”

耶律枫抢步挡在月彬郁身前,道:“我便不信,替爷挡箭一事只有你才能做么?让我受那第一箭,巧就巧在脑袋里面痒的难耐,一箭射到,正巧给我抓抓痒。”

这两人虽是说话轻巧,可心中都是极不忍对方受伤,也都一条心思的以性命相护凌傲天。

陈士仁道:“不必争抢,都没有活路。”正要下令射死三人。

凌傲天道:“你们两个退下。”声印低沉微哑。却使得在场众人为之震慑。

月彬郁、耶律枫自是对凌傲天性子极为了解,知他说话从不讲二遍,当即依言提剑立在他左右静静候着。

陈士仁见凌傲天气魄竟与皇上不相上下,当即心中一凛。声音中带着怯惧之意:“殿下,凌甄王子有令在先。你们三人一个都不能放过。你别怪属下心狠手辣。”双臂猛地一挥:“放箭。”

凌傲天微微一笑:“将军可是想清楚了?”语气波澜不惊,对那待射之箭如同未见。

陈士仁心想:他这般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若将他射死了,可是有什么大的灾难等着我么?连忙叫道:“且慢。”众兵停箭。陈士仁问道:“太子殿下,不知你言下何意?”

凌傲天环指月彬郁、耶律枫两人,道:“将军,耶律枫乃是云天国王的爱子,月彬郁那也是镇南王的儿子。即便如今天下归凌甄所有。别国、藩国王孙你也动不得。不然天下必乱。”

大将一怔,如今国内已乱,若再有外敌,那便得不偿失,道:“正是这样。他们两人不能杀。殿下,你束手就擒,让属下杀你性命,好去复命,可以么?”

凌傲天眉眼一敛,看向耶律枫、月彬郁:“你两人快走。”

“我们不能丢下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两人异口同声道。

凌傲天眸色一沉:“走。”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