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77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8)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77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8)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彬郁、耶律枫见凌傲天面色平静,语气不可反驳,都觉他定是想到了什么脱身之法。重重说道:“殿下保重!”踱步慢慢走开。

凌傲天向后踱上两步,眼角望着白茫茫的悬崖,心想:这崖下,是怎样一番景致,该能看上一看了。想到此处,神色黯然若失。

低声道:“陈将军你骁勇善战,为西岩曾立下汗马功劳,我若是拥兵重返西岩,还要重用于你。下令放箭吧。”说着负手而立,定定站在崖边。

陈士仁心中猛地触动,长叹一声,道:“放箭!”

千兵倏地执起弓箭,可都似约好了一般,箭羽一支也未有射出。

原来众兵见凌傲天生的倜傥俊逸,从头到脚都是尊贵无比,众兵竟不舍得在这样的人物身上射去几个血窟窿,让他多活上一会儿,也是好的。又见凌傲天孤军无援却坦然以对,更是多添了一份爱惜和佩服。

“众兵放箭的同时,你趁势纵身跳下悬崖。那样便能瞒过众兵的眼,你就还有一丝生还希望。”声音又闷又沉,一名身着青衫的高大男人从兵将之中缓缓走出,站在凌傲天身前五尺之处,问道:“兄弟,你…是这样打算的么?”

此人眉宇之间与凌烨宸有三分相似,双眸却与映雪如出一辙,却又带着十分煞气,正是凌甄。

凌傲天低低一笑:“还是哥哥了解我。你说是你走的快,还是我纵身一跳来得快?你能逮得到我么?”说着便后退一步,脚跟悬空,石块翻落坠下崖去,惊险万分。

凌甄大笑:“我不需追你。自有人能留下你。”两手啪的拍在一起,“将宋玉、月芳馥押上来。”

刚一听到‘宋玉、月芳馥’五个字,凌傲天双臂猛地一震,冷静的眼眸掠起一缕忧色。向众人之中探看过去。

四名士兵押解两名女子走到凌甄身边。

一名女子身着一身嫁衣,脸颊涂了淡淡胭脂,大增娇艳,唇瓣饱满欲滴,眼中泛着泪光,正是宋玉。她看到凌傲天的一瞬,眼眶中的泪滚了下来:“傲天弟弟,你还好么。”

凌傲天听到她委屈的声音,心中猛地揪痛,点头道:“玉儿,莫哭。”

另一名女子身着一身鹅黄裙衫,左眼下边有一颗小小泪痣,为原本便美貌的脸容平添无限风情,正是月芳馥。她咬着下唇,一字不说,可泪眼婆娑,模样可怜极了。

凌傲天见到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更是大动,柔声道:“妹妹,别哭。”

凌甄摇头,道:“凌傲天!站在崖边莫动,任你哥哥在你身上射上五箭。否则的话,这两名女子就要先于你走一步了!”

凌傲天本是沉浸在蜜意柔情之中,忽然听到凌苍粗噶沉闷的声音,立刻烦厌不已。拧眉轻笑:“我为她们,别说挨五箭,就是一百箭,我也乐意。只是,莫非五箭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

凌甄阴测测一笑:“当年我母亲受饿挨冻已经死在冷宫,父皇却亲手连射五箭,射穿我母亲尸首。这仇,我一定要报!父皇最爱你,我就毁掉他的爱子!”

在凌甄心目之中,他母亲是天下最好的女人,他从小生活在吴欣身边,吴欣对映雪并无敌意,便说了不少映雪的好话。凌甄自那之后,便将母仇搁在心中,有生之日一定要报仇。

凌傲天了解凌甄性格孤僻偏激,心知与他多说无益,于是说道:“大哥,放过玉儿和芳馥,我任你处置。”

凌甄嘿嘿一笑,甩手两个巴掌打在宋玉、月芳馥的脸上,两个女子颊上登时五个手指印,嘴角流下血丝。却都恐凌傲天挂心,忍痛不吭一声。

凌傲天立时震怒:“凌甄,本事好大。女人的脸,好打么?”拨剑出鞘,挺剑欲攻。

铮的一声,凌甄横剑在宋玉脖间,道:“你敢上前一步,她不光这张娇滴滴的脸蛋要挨打,她的脖子也要断掉啦。”

宋玉喊道:“弟弟,莫听他的。十个他也不是你敌手,一剑杀死了他。姐姐宁可死了,也不看你受他侮辱!”

月芳馥抬起绣鞋,踢在凌甄小腿,娇怯道:“没错。傲天哥哥,杀了他!芳馥也不要当他威胁你的筹码!”

凌甄小腿吃痛,拳头挥出,打在芳馥下颌,芳馥口中鲜血淌出,恨恨向凌甄呸了一口,骂道:“孬种!”

凌傲天此时进退不能,纵身跳下悬崖的话,玉儿、芳馥必然要丧命凌甄剑下,他贸然攻将上去,根本不敌千兵阻拦,也难保凌甄不会一剑一个,将她两人给刺死。忽然淡淡一笑:罢了,我便让他射上五箭,又能怎地?什么比我的玉儿、我的芳馥来的重要。

猛地将剑插在地下,退去身上一身红色喜袍,仅着白色长衫,道:“大哥,我觉白色衣衫染了血迹,你看着更为刺目惊心,报仇的快感也更为强烈。你请吧。”双手展出,竟有几分镇定自若、凛然之气。

月彬郁、耶律枫方才并未走远,躲在林间暗暗看着,只道若是殿下当真纵身跃下,那也未必会死,可是若是被射上五箭,那就必死无疑。叫道:“殿下!咱们来救你。”挺剑杀出。

立刻便有两百兵将将他两人团团围住,拖住他们手脚,竟一时无法抢到凌傲天身边。

凌甄提起弓箭,嗖的一声射出一箭。箭迅猛飞出,贯穿凌傲天左膝,他闷哼一声,单膝跪地,喊道:“好。”

月芳馥、宋玉哭的泪水盈盈,一个喊着“傲天哥哥”,一个叫着“傲天弟弟”,可都挣脱不得身后兵将的钳制。

又是嗖嗖两声,一箭惯透凌傲天右膝,一箭射透凌傲天左肩,他噗通一声,右膝也跪了地,抚着左肩,道:“爷爷跪的是天地!不委屈。”

芳馥、宋玉心中大恸,齐声道:“你…你拿起剑来,杀了凌甄,我们不要你救。”

凌傲天柔声说道:“你们的话,我几时听过?”

凌甄道:“还有两剑。都要射在你心房。”说着便拉弓出箭。两箭连发,一支箭羽穿透凌傲天胸膛,另一箭雨劈开前一支,也射进了他的胸膛。

月彬郁、耶律枫此时杀的双眼血红,可却依旧被紧紧困在内圈,不能赶去相救。耶律枫叫道:“殿下!女人有什么要紧了?你便缺这两个女人么?”

月彬郁看看自己的亲生妹妹,猛地一叹,道:“殿下!女人可以再拥有,性命只有一条!别糊涂!”

凌傲天身子侧伏在地上,口中鲜血泊泊涌出。身子猛烈发颤,眯眸看向凌甄,嘴角噙着一丝笑:“大哥,小弟死后,你拿她们怎么办?”

凌甄道:“充入后宫,供哥哥玩乐。”

凌傲天心中一窒,却释然吐出了一口气,心想:那便是不会要她们性命。他气若游丝,喘息道:“可否…容小弟跟她们最后说上…一句话?”

凌甄方才下手狠辣,任是神仙也救不了凌傲天,他是必死无疑。

凌甄微微笑道:“可以,你死前再好好看看她们。从今晚起,她们就是哥哥的女人了。”挥手令道:“放开她们。”

众兵呼是,丢了芳馥、宋玉。她两人一得解脱,立刻疾跑到凌傲天身边,将他身躯扶起,只见他白色长衫之上都是血迹,两个女子又是嘤嘤哭了起来。

凌傲天抬袖帮她两人拭去泪水,道:“那有什么好哭?伤口在我身上,我都不哭呢。你们一哭,我的心就…”说着猛地咳嗽,血水涌出,将胸襟衣衫染得鲜红。

宋玉见状又是心疼又是怜惜,抚着他的胸口,柔柔道:“弟弟,快别说话了。你…你身上伤口,疼不疼?”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凌傲天的手上。

凌傲天微微一笑,抬起手将那泪滴吻去,宋玉心中猛地一跳,脸红似血,道:“傲天…你...”

凌傲天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拥在怀中:“我此刻跟你洞房都可以。”宋玉泪水翻涌,紧紧偎依在他的怀中。凌傲天手臂收紧,在她耳边哑声问道:“告诉我,若凌甄强迫于你,你会怎样?”

宋玉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他的口气蛮横又有占有的语气,她心中如蜜一样甜,娇声说道:“我宁死不从。…我这一生,只做凌傲天的妻子。”

凌傲天心中一动,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这才是我的玉儿。”忽然觉得手背一湿,他抬眼看去,只见月芳馥泪眼朦胧,怯怯望着他,他们两人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此时生离死别,自是难以割舍。诸多话语,竟不知从何说起。

凌傲天握住芳馥的手,道:“妹妹,那你呢?哥哥死了,你是拍手叫好,再没人欺侮你了么?”

月芳馥闻言,心中痛如刀割,说道:“你若死了,我…我也不要独活。跟你做一对鬼夫妻。那多快活。”

凌傲天微微一笑,也将她拥在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我知你们两人待我真心实意。我又怎么忍心你们为我舍去性命。我给你们出个主意,能保你们免遭凌甄毒手,有命等到我回来,继续姻缘。”

两名女子一怔,问道:“是什么主意?”

凌傲天道:“附耳过来吧。”两名女子将耳朵凑去他嘴边,他说了几句话,两名女子又是乖顺的点了点头。

众兵将看这三人亲密无间,竟是和睦相处,心中都感诧异,男子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可是妻妾能够不争风吃醋的,却是少之又少。殿下的女人为何能够平心静气的相处?

这便是凌傲天的缘故了,他自少年时候起,便风流多情,对每位女子亦都是真心相待。遇到那多愁善感的,他便陪着伤冬悲秋;遇到骄纵野蛮的,他便带她骑马涉猎;若是娇怯羞涩的,他便是强取豪夺;若是那木木呆呆的,他便谈天玩乐。是以,每名女子都觉他爱她比别人多上一分,自心底都有一种优越感,也才能不争风吃醋,和睦相待。

凌甄见那三人亲亲我我,大感不耐,厉声说道:“弟弟,够了么?”

凌傲天眉眼一沉,对芳馥、宋玉道:“我的话,你们记住了么?”

两人点点头,宋玉道:“那你答应我们,一定要活着回来!”

凌傲天道:“待我回来那日,便要和你洞房花烛。”撑身站起,指向凌甄,“大哥,我此刻放下话来,我若回来,一盏茶功夫让你跪在我脚边。为弟弟舔鞋,你信我不信?”

千名士兵心中大惊。殿下的话当真?一盏茶功夫便要打败凌甄?百万军马?

凌甄大笑,持剑逼近:“那你也得有命回来!”挺剑砍向凌傲天脖间。

凌傲天纵身后跃,身子轻飘飘的跌下悬崖,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不尽的雾霭当中。没人看到那剑是否划上了他的喉咙,他的死活便也没人敢去猜测。

月芳馥、宋玉嘶声喊道:“傲天!”

月彬郁、耶律枫与二百兵将打斗正酣,忽然听到女子惨痛的呼喊,心中猛地一沉:“殿下!”

正在此时,一抹娇小的身影扑去崖边,喊道:“哥!”她脸上满是泥灰,白色衣袍上满是鲜血,正是凌碧菡。泪水洒下,滴在崖边,哭的伏在地上。忽觉肩头一沉,被人轻轻按住,她回身扑在那人怀中:“易伯伯,我哥哥他…他…”

这男子身形伟岸挺拔,正是易轩,见怀中女子哭的悲痛不已,他忽然便记起了那年他也曾目睹亲生哥哥凌苍落崖那一幕,觉得与碧海有种同命相怜,轻轻将小侄女抱在怀中,轻轻拍在她的肩头:“他...不会有事。你也不是孤苦无依,叔叔不会抛下你不管。”

碧海哭的肩头微微抖动:“哥哥落崖,爹爹妈妈生死不明,我…我…心中好难过。”情念大动,思潮翻涌,眼前一黑,昏在了易轩怀中。

——————————————————————————————————————————————————

【亲,谢谢读文,明天见哦。。。。。哦哦,乃们敢不敢去俺滴新文上面踩上一脚啊一脚。。哇哈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