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78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9)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78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9)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易轩环住她的身子,让她倚靠在他左边胸膛,淡淡道:“你年岁尚小,不该承受这许多,交给叔叔就是。”

碧菡昏沉之中听到这一句,莫名安了心,便将自己依靠这人当做救命稻草,仿佛他的怀抱便是她的港湾。喃喃道:“你说了这一句,一辈子不能变...”

易轩身躯猛地一震,环在她腰上的手臂,不由得收紧几分。

宋玉抹干眼角泪花,拾起地上凌傲天退下的大红喜袍,紧抱在怀,喃喃道:“弟弟,你回来那日,我亲手将这衣裳给你穿上。”

月芳馥拔下凌傲天方才插下地下的长剑,小心将剑刃擦拭干净,微笑道:“我便替他保管他最爱的剑吧。每天擦一擦,到他回来了,还是和新的一样。”

月彬郁、耶律枫方才高声一叫‘殿下’,声音悲痛欲绝,竟将围在身周的二百兵士震得莫敢上前,他两人趁势抢出重围,到了崖边,可未及看到凌傲天的身影,只见白雾弥漫飘散。

凌甄大笑:“来呀,孤王的妹妹,碧菡公主也不能活命。射死了!”

由于他这一声出其不意,兵将出箭又是极快,未给人任何喘息之机,百箭迅猛朝易轩怀中的女子射去。

月彬郁、耶律枫大惊失色,抢步而上,提剑划出,当当数声,拦下数支箭雨,可却依旧还有数十箭雨朝着碧菡心口射到。两人急的大叫:“碧菡!醒醒!快躲开!”

碧菡在易轩沉沉睡着,未感到丝毫危机。眼看箭头便要穿心而过。易轩衣袖倏地扬起,手臂快速一旋,竟将数十支箭尽数挡下,那箭雨未伤到他一丝半毫,连他衣衫都不曾划破。

他气恼低咒一声,忙朝碧菡看去,见她睡容酣甜,这才松了一口气。衣袖一震,数十箭雨激射而出,连连射死几十精兵。

凌甄大怒:“你是何人!与孤王为敌,嫌命长么。”

易轩微微一笑,摘下头上黑色甲帽,丢在地下,一簇雪发拂过眉梢,徒增几分俏皮儒雅。拧眉想道:我最后一次见到凌甄时,他才三岁许,不认得我实属正常。淡淡道:“孩子,你心高气傲,会吃大亏。”

凌甄面上无光,冷冷一笑,道:“千兵,放箭,将这白发妖精还有碧菡都毙了。”

千兵提箭欲射。

易轩轻声笑道:“西岩军马过百万,军械上千万,兵卫善用箭与弩,且…定制军械时候,特别要求,箭身上要制有荆刺,如此杀敌,才立竿见影。”

众兵一凛。立弓而站。

凌甄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对我西岩兵器制作要求了解的如此透彻?”

易轩挑眉道:“你们手中弓箭,躬身背面便有我的姓。你们身上铠甲内侧,衣里上就是我的名。”

一兵提弓看向躬身,叫道:“易!”

另有一兵退下盔甲查看,喊道:“轩。”

陈士仁脸上变色,立刻走到凌甄身前,低声道:“王爷,西岩、碧月、云天三国的军械制造,从十年前,便被姓易的商人垄断。他一句话,便可以断了一国的物资军械。城池颠覆在他一句话间。咱们不能惹他。”

凌甄心中一颤,嘿嘿笑道:“原来是易先生,小王见识浅薄,有眼不识泰山了。”

易轩道:“客气。”看看怀中女子,又道:“卖在下一个薄面,这孩子,让我带去了,可好?”

凌甄眯眼一想,碧菡年幼无知,起不了什么祸端,给他就是。道:“小妹能得易先生抬爱,是她之幸。”忽然朗声说道:“易先生,西岩国最是强大。可却终是没有并吞周边二国,若是凭我手中兵马,凭你财力,我们可以平分三国…不知你意下如何?”

月彬郁、耶律枫当即道:“三国之王情同兄弟,那容你捣鬼破坏!”

易轩眸色一厉:“凌甄。我方才远远的听到殿下放下话来,他若回来,将用一盏茶功夫将百万大军灭掉。我心中对那实在好奇。我能做的只有不干涉此事。任你们年轻人放手一抖,方能分出胜负。”

是了,他此时想除掉凌甄,救出玉凝、玉凝的…丈夫,堪称小菜一碟,可他此时却认同四哥想法,该让傲天凭己之力赢回天下。

凌甄浮躁不已、姿态甚高,从不知求人办事,听易轩语气不容辩驳,当即冷声道:“既然这样,那就不多奉陪。来人,押上月芳馥、宋玉,咱们走。”拥兵便走。

易轩道:“且慢。”

众人住步。凌甄问道:“怎么?”

易轩道:“我说了,不干涉此事,前提是,薛皇后安然无事。若她有恙,我...必血洗西岩万万里河山。”

凌甄不知他为何对母后这般在意,想到:他想必是看上了碧菡,所以才护着碧菡的母亲。说道:“我还能杀了我母后么?”盛怒拂袖,领兵下山去了。

易轩拦腰将碧菡横抱起。缓缓朝山下走去。

月彬郁、耶律枫两人挺剑横在他身前,道:“你要带碧菡妹妹去哪?将她还给我们。”

易轩勾唇一笑,“我若不给呢?”向前迈上一步,耶律枫、月彬郁虽未后退,可心中却微微怯惧,方才易轩仅以衣袖便拦下数十箭雨,又以衣袖拂出数十箭羽致死精兵,武功造诣远在他两人之上。

“你们两位的父亲,是月下和邢掣,是么?”易轩看着眼前两位青年,眉宇之间都似是故人,心中不禁陡然升起感伤。

耶律枫、月彬郁互看一眼,齐声回:“正是。”

易轩颔首:“怕是此刻你们父亲也为你们设了重重劫难,你们自身难保,又怎么保护凌姑娘?”

耶律枫道:“妹妹和我们死在一起,也不跟你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将她还来!”伸手朝碧菡腰身搂去。

易轩足尖轻点地面,轻飘飘向后跃出丈余,稳稳落在巨岩之上,道:“今日我便不跟你两人切磋,她累了,需要休养。改日,叔叔指教你们一二。”缓步朝林中走去。

月彬郁、耶律枫两人疾步追去林中,可早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一时之间,崖边空无一人,山谷之间猎猎风声呼啸不止。

凌傲天身子急速下坠,周身皆是一片白茫茫,不知下坠了多久,直到他以为会一直如此飘落下去的时候,噗通一声跌进了温温热热的水中。是温泉?

身子极具下沉,手中忽然抱到一个冰凉又软绵绵的东西,他身在水中,无可攀附,没了意识,一把将此物抱在怀中,等到身子碰到了水底,脚猛地一蹬地面,抱住那凉冰冰的东西,破水而出。

温泉冒着白烟,泉边围着上百白衣长发的女子,定定看着温泉中心的男子。

“你还不放手?”

凌傲天正自好奇自己是落在什么地方,便听怀中那冷冰冰的东西开口说话。他一愣,低头望去,原来他搂着的正是一名赤.身妙龄少女,少女背对着他,他两只手好巧不巧的握在少女胸腹之上。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