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80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1)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80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1)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傲天眼前阵阵发黑,意识也渐渐模糊,可即便如此,心思依旧缜密,利弊分明:眼前这小公主不知是否受宠,若是不受宠,她对我用处就不大。我当让她将我引到受宠公主身侧去。

“我死前有姑娘这么一个大美人为伴,哪里还有遗憾。”拧眉轻叹:“只是可怜了家中小妹。她与哥哥自小亲厚,若是知道她哥哥死在荒外,该要哭鼻子了。”

念晨见他提到妹妹时候,嘴角满是宠溺的笑,不禁心中一动。“妹妹?”

凌傲天撑起身体,高大身躯靠在身后雪崖上,口中哈气如烟似雾,缓缓升起。

“嗯,我妹妹也如同你这般大。她活泼好动,不能闲下来一会儿,没姑娘这般安静文雅。…啊,不知姑娘家中可有兄弟姊妹么?”

念晨食指在雪上‘凌傲天’三字上面轻轻描画。“没有。就只有我一个。父亲说他要将所有宠爱都给我,再有小孩他会分心的。”

凌傲天心中大喜,如此说来她就是雪域王的掌上明珠,他面上泰然自若:“念晨,…我可以这样唤你吗?”

念晨一怔,暗暗叹道:方才他从天而降,与我肌肤相亲。不过几个时辰后,又直呼我的名字。母亲若是知道我对此人没有一丝抵触之心,该重重惩罚我啦,哈,我却不怕受罚呢。快速点点头:“嗯。”

凌傲天轻拍身边雪地:“念晨,过来这里坐,这里有篝火,暖和。”

念晨望望那烧得噼啪作响的火堆,上面还烘烤着她的爱狼‘踏雪’,她连忙摇头:“母亲说,我是冰疙瘩,遇火会化掉。成了水,再成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傲天眯眸打量她的颊,她眼中确实满是怯惧之色,他觉得有趣,笑道:“那是骗你的。你没有接触过温暖,才会怕。”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至他身畔。她手腕凉的刺骨,比冰更冷。他心中反感,强忍住丢开她手腕的冲动,轻声道:“我的手心滚烫,你的手腕却没有融化,不是么?”

念晨定定看着他满是血迹的手,忽然便记起了方才温泉岸边,他紧紧握住她的脚腕,他的手也是这样暖,她一时贪暖,怔怔赤脚在雪地站了两个时辰,任他握住她的脚腕。

现在他又来握住她的手腕,他手心的滚烫热度偎贴她的肌肤,她心中一个角落猛然软下,微微一叹:“嗯。是啊。”手臂一动不动,生怕她一动,他会松开了她的手腕。

念晨又怎知,许久之后,她会后悔贪恋他掌心这一点温暖,到了垂死时候,再想起母亲那句‘遇火会化掉,成了水,再成雾,消失的无影无踪’竟是感慨颇多。凌傲天不就是火么。将她燃的只剩灰尘,丢了心肝,丢了让她安心的那份冰冷,最后丢了性命...

凌傲天昏昏欲睡,强自保持清醒,“我的故乡一年有四个季节,春花秋月,夏雨冬梅,有冷有暖。到了春暖时候,几个至交好友泛舟游园、花灯猜谜、夜市庙会,有趣极了,不似这里,有的是只是冰雪。”

念晨听到‘春暖时候,泛舟游园’几字,心中向往,连忙问道:“听说,水中有荷花,有鲤鱼、有小虾,是么?”

听到‘花灯猜谜,夜市庙会’几字,问道:“听说,青年男女结伴去庙会,结姻缘,是么?”眉眼失落:“唉,寒生国内,只有三种颜色,母亲的红衣,父亲的黑衣,剩下的便都是白色。听说…花是红的,草是绿的,鹦鹉是五颜六色,是不是?”

凌傲天未曾想到如此寻常事物她会听得生气勃勃,不禁也起了兴致。

“花不单单只有红的,还有如你唇瓣一般的粉色,还有如你脸颊一般的白色。草儿倒是绿色的,不过鹦鹉除了羽毛是五颜六色,还会唱歌,还会学人说话。我若说:念晨妹妹好美貌,它便跟着说上一句:念晨妹妹好美貌…”

念晨听到他无意之间将她容颜比作花朵,又称赞她美貌,当即双颊染晕,低头不语。

她哪知凌傲天每说一句话都是算计百出,想要什么样的效果,便说什么样的话。便连她这份少女的娇羞,他也计算在内。

凌傲天猛地一叹:“可惜我…”胸腔一阵翻腾,血水涌出口中,连连咳嗽:“可惜…我命不长久,不然…我可以带妹妹你去我故乡看一看,赏赏花灯,看看花草…”话还未说完,便眼皮沉甸甸再也睁不开来,身子一歪,倚在雪崖上,昏了过去。

朦胧之中,只觉丝丝冰凉液体滑入咽喉,淡淡的腥咸刺激着味蕾,他微微睁开双眼,只见念晨将她细瘦左手腕割开了一道口子,腥红的血淌下,流入他口中。

他一惊,连忙要坐起,念晨轻按住他的肩膀:“别动。”

直又让他饮食十几口她的血液,才撕下身上红纱裹住手腕。

“雪域天子之血,可以治百病,心脏中心那一滴血,可以使人起死回生,当年我母亲已经咽了气,父亲含泪剖开自己心房,取出心头血,让母亲饮下,救得她命。…我身上流着父亲的血,你饮了我的血,就不会死了。”

说着身子发颤,唇色泛白,她因割断手腕血脉,失血过多,脑中一阵阵发昏。

凌傲天因服食她的鲜血,脸色红润不少,伤口疼痛也慢慢退去。对她这一举动,不禁动容,想道:我父皇心房中有情毒,常说凝儿是他的解药,没了凝儿,他的心会疼痛难忍;也曾听说,凝儿曾割腕让父皇饮血解毒。今日眼前女子此举,却是和凝儿对四爷的举动有些相似了。

忽然瞧见她身子抖动不止。凌傲天未作思考,平日他身畔美人若是冷了,他手臂一伸便给抱进了怀中,此时又是如此,伸出手臂将揽住念晨的腰肢,将她抱在怀中:“你舍命救我。我无以为报。”邪佞轻笑:“作为回报,我便将你凉冰冰的身子给暖热吧。”

念晨身子猛地一颤,抬起头直直望着他:“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凌傲天垂眸一想:她的身、心我都要,骗也要骗到手。只有如此,我才能走进她的国家,见到雪域天子,我才有望回到西岩,杀凌甄,救父母,与我的玉儿、芳馥团圆。

诚挚说道:“我说,我凌傲天发誓,此生定要将夜念晨凉冰冰的身子给暖热。这一辈子都不让她觉察一丝寒冷。”

他这一句说的中气充沛,在雪原之上悠悠传开数丈之远,原本百名白衣女子在雪崖之后候着夜念晨,听到他这句话,登时骚动起来,面上又是吃惊,又是意外,又是欣喜。有人喃喃道:“难道…公主的真命天子,会是从天而降的他?”

念晨猛地将凌傲天推开,说道:“……我要回家去了。”小跑到众白衣婢女身侧。众人翩翩离去。

回到寒生国皇宫,雪域王寝殿,水晶宫正厅内,婢女列队布膳。

桌旁两人。男子一袭黑衫,双眸萃集世间冰寒,却掩不住眼中柔情只为世间那一人,正是夜雨寒。他身畔女子,一袭红纱,眉眼慵懒,三千风华无限,正是恨生。

念晨迈步进入大殿,行礼道:“父皇、母后。”

夜雨寒拉着念晨的手,“晨儿回来的巧,正要派人去接你回来用膳。父皇发现那汪温泉,好玩么?”

念晨脑中立刻回想到自己才刚下了温泉,便被凌傲天砸个正着,又被抱个满怀,脸上一赧,道:“嗯。”

恨生轻笑:“你的踏雪呢?平日寸步不离的跟在你脚前脚后,怎么不见?”

念晨心中突地一跳,她从来没有说过谎,可又不敢将邂逅异域男子的讯息透露,更是不敢提自己吃了踏雪的肉,于是支支吾吾道:“晨儿好饿。”

恨生眼梢一动,严厉道:“晨儿?”

夜雨寒拍拍恨生的手背,道:“有事饭后再说。”

恨生还欲询问,却知夜雨寒极是护女,也不再与他为难。三人默默用膳。膳后,念晨道:“父皇、母皇,晨儿先回房去了。”起身连迈几步。

“等等,母后有话与你说。”恨生低声唤道。

念晨顿下步子。

恨生起身朝她走去,突然腰身一紧,被夜雨寒环住:“别为难我女儿。”手臂收紧,将爱妻拥得更紧几分,低声道:“早些回来,身上凉,没你,睡不暖。”

恨生轻笑,看了一眼念晨,对夜雨寒嗔道:“女儿在呢。”覆在他耳边低声道:“乖乖等我回来。”跳脱他怀中。与念晨并肩出屋,在长廊中散步。

恨生道:“晨儿…”

她才唤了一个名字,念晨便钻在母亲怀中,说道:“母后,父皇身上和我一样,比冰还冷,可你却不嫌弃他,还愿一生陪在他身边,为他暖手暖身。是因为爱他,是吗?”

———————————————————————————————————————————————————

【稍后一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