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84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5)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84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15)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念晨嫣然一笑:“那还能有假?”

凌傲天拥着她躺下,轻声细语将父母被困、小妹流落在外、他被凌甄逼得坠崖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独独省去了,崖边与月芳馥、宋玉的生离死别。

念晨听到他说起被凌甄连射五箭时候,心脏突突猛然跳着,揪得生疼,慌忙抚上他身上箭伤,晶莹的泪珠落下,轻声问道:“伤口还痛不痛?”

凌傲天心中猛然暖了起来,摇摇头:“早就不痛了。”

念晨想了一会儿,道:“父皇有千万兵马,你西岩仅百万兵将,若是父皇肯出兵助你,就好啦。”

凌傲天吻了吻她的唇:“我已经答应雪域王,此生都留在寒生国,怎么能出尔反尔,出口向他借兵?若是我当真那样做了,那我对你的情意,便掺杂了虚假。我不愿意那样做。”

念晨拍拍他的额头,道:“这是两回事。你爱我,也爱家爱国。我只会更加爱你,更觉自己找到了一名好夫婿。”微一沉吟,笑道:“你开口借兵,自是不行。可是若是我有心随你回去西岩,想去看看花草、赏赏花灯,逗逗五颜六色的鹦鹉,父皇母后还能不允么?”

凌傲天心中突然暖烘烘,猛地将她紧拥在怀,她身子虽凉,可他竟已不觉冰寒,兴许他生性好胜,心底深处当真要将她身子暖热。沉声道:“我怎么好劳烦你开口求人?我身为你的夫婿,从未替你做过什么,却要你为我强出头,这说了出去….”

念晨道:“那又怎么?千金难买我愿意。只要你快乐,我开口求人也没有什么。更何况,求的也不是别人,而是我生父生母。说了出去,也不怕别人说道。”

凌傲天心中一时思潮翻涌,好一句‘千金难买我愿意’,她如此待我,我却…我是这世上最不堪的男人。罢了,罢了,我不需她为我开口,我向她摊牌,告诉她我对她所说一切都是谎言。

他刚欲开口,念晨便捂住他的唇,微笑道:“不要再有顾虑,现在安心休息。我保证,你明日便能带着千万军马,回去西岩国去。”

他到嘴边的话,在听到‘千万军马’之后,立刻咽回腹内,若有那千万军马,他便可以重回西岩,一洗前耻。心中陡然对念晨又增愧疚,紧紧拥着她的身子,深深吻住她的唇瓣,呢喃道:“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念晨依偎她胸口:“不客气,还有...我爱你。”说罢咯咯直笑,又说:“我们好见外。”

凌傲天僵直嘴角,抿出一丝笑。

翌日

果然如念晨所说那样,夜雨寒拨千万白甲精兵,助凌傲天重返西岩,夺回天下。

那带兵大将是雪域第一将军,白肃,二十几岁年纪,白甲穿在他身上,端得玉树临风。此人与念晨自小亲厚,若是凌傲天没有出现,念晨此生伴侣,便是他。可是,世事总是无常。

昨夜,念晨与凌傲天洞房花烛。白素静静站在院外,痴痴看着新房,心爱的女人,嫁作别人妻,他心里怎能不痛。他手中握着一缕红纱,这纱是念晨袍上一角,那日不小心挂烂在桌上,白素将那红纱从桌角取下,偷偷藏起,放在胸襟,念晨从来不知道,他日夜望着这缕红纱,傻傻的笑。

军马踏过雪域,朝西岩疾行。行到晚间,扎营休息。

凌傲天抱念晨下马,两人并肩坐在帐内,他默默不语,掀开念晨裤管,取出一瓶金疮药,涂在她青紫的双膝。

他似乎生气了,揉在她膝上的力道重了些,念晨吃痛,向后撤着膝盖。

凌傲天不看她一眼,使力往她膝上抹药。“现在才知痛?”

昨夜,她以为他熟睡,连夜起身去了雪域王寝殿。凌傲天睡得清浅,她才一动,他已经醒来,待她出屋,他便悄悄跟了出去。她进了王的寝殿,他不近不远站在墙边。屋内的对话他听的一清二楚。

‘母后若是不允晨儿随他去西岩,晨儿就在母后身边长跪不起。’

‘父皇若是不借兵马给他,晨儿…晨儿愿意一死谢父母养育之恩。’

啪的一声,有人打在她的颊。‘放肆,母后是为了你好,你此去,离乡背井,出了闪失,谁能护你?’

“傲天…我的膝盖没事。”念晨咬着下唇,他的脸色黑沉沉,她怕声音大了,会加重他的怒气。

凌傲天收回思绪,自嘲一笑,凭借一个女人跪了一夜,脸上挨了一巴掌,甚至与父母决裂而换来的千万兵马、他的西岩天下,他很厉害,不是吗。

轻轻触上她红肿的颊,道:“委屈么?”

念晨握住他的手,巧笑嫣然道:“不...不委屈...”

他心中一动,猛地拥她在怀,责道:“你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念晨浅浅的笑,笑着笑着就落了泪。“嗯...只要傲天好,我即便是傻瓜,我也快乐。”

兵马休整一夜,翌日再行。凌傲天那日自崖顶跌落,废了不过须臾光景便来到寒生国境内,可是此时回去,却要饶过重山叠嶂,才能到得西岩境内。

路上行了一月有余。一路之上,凌傲天对念晨呵护有加,两人心心相惜,恩爱非常。

这日,行到一处荒野,积雪渐渐稀少,远处可见郁郁葱葱的林地、花草。念晨大喜,双眼贪婪的张望,似要将那美好景致记在脑中,生怕遗漏了什么。

白素见望着景物呆呆失神,行走之间疏忽了脚下的石头、枯枝,他怕她伤了腿脚,关切道:“公主,当心乱石割破了腿脚。”

念晨点点头,跑去拉住白素的衣袖,兴冲冲道:“白素大哥,你见过这么多的花草么?好美,对不对?”

白素温柔轻笑,拂去她额前乱发,望着她娇美的脸颊,真挚道:“好美。”

凌傲天冷冷一笑,“白将军客气,我的妻子,自然很美。”将念拦腰横抱起,低声道:“今日在此扎营,让你好好看看此处风景,明日再行赶路。我这样抱着你,便不怕乱石伤了腿脚。”目光一利,投向白素。

白素颔首有礼一笑,转身坐在岩上,淡淡望着念晨的背影。她开心就好,她的笑,比他的性命重要。

正在此时。山后忽然传来人声。

“站住!你再多走一步,我就杀了你的七色小畜生。”男子假意威胁。

女子嘿嘿一笑:“随你去杀。你回去陪你的妻子、或者回你屋内看我母亲的画像,又来追我做什么呢?”

男子抢上一步,攥住女子的手臂,将她身子按在石壁上,直直打量她含怒带俏的脸庞:“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你,我既说出了口,便不能任你流落在外。这对你父母无法交代。”

这男子雪发丽颜,正是易轩,女子娇俏玲珑,正是碧菡。原来,那日凌傲天跌落崖下,碧菡昏在易轩怀中,醒来之后已在易府之内。

这才知道原来易轩有妻室,她心生妒忌,又是公主脾性,有意无意就刁难周雨晴。她一对周雨晴发难,易轩便不依,对她厉言相向,甚至把她关进柴房。

谁知,碧菡身子娇弱,在柴房关了两天就高烧不退,险些送命。恍惚躺在榻上,听到周雨晴说‘七爷,你我没有夫妻之实,你不过是因当年玉凝那句要一生对我不离不弃,才与我保持夫妻名分,何不告诉碧菡呢。她对你有意,你对她…也不能说是无情。’

易轩当时答道‘你永远是我妻子。这一生,我不会另娶他人。’

碧菡这才糊里糊涂知道这人原来是她七皇叔。接着便在他屋内发现了玉凝的画像,她恶言不止,从周雨晴那里逼问出了上一代的恩怨情仇,这才知,她心爱的七皇叔,深爱着她的母亲。

碧菡收回思绪,看了身前男人一眼,道:“我不要你照顾,也不需你对我父母负责,你放开我。”一把推在他肩头,疾跑出去。

易轩大步一迈,箍住她的臂膀,轻轻一叹:“昨夜发生那种事情,是我…毁了你,这一生都要照顾你。那是我的责任。”

昨夜,他醉酒,周雨晴熬了醒酒药,让碧菡帮着给他送去,周雨晴没有告诉碧菡,那药里多加了一点迷神散,让人恍惚不清,将身边人看做心中挚爱之人。易轩酒力未消,又有药力迷惑头脑,将碧菡看做了玉凝,要她身子时候,口中所喊,也非碧菡的名字。

周雨晴收拾一个小小包袱,写下休书,离开易府,四处游医,于六十岁时候,病逝行医路上,由她诊过的一名病人葬在荒山角下。死时她手中紧紧握着一簇白发,这发丝是她趁七爷熟睡时候,偷偷由他发髻剪下。

碧菡心中猛然一跳,甩开易轩的手,道:“我不要你负责。更不要你照顾。”脚下加力,朝前跑去。忽然看见前面千军万马扎营歇息,溪边那名男子,一袭黑袍,俊逸非凡,正是凌傲天。

“哥!”碧菡惊喜喊了一声,奔去扑在凌傲天的怀中。

凌傲天一愣,随即将碧菡紧紧搂住,道:“我道是谁家的姑娘,原来是碧菡。”说着开怀笑了起来。

兄妹两说说笑笑,亲热极了。

念晨在旁看着丈夫搂着一名女子,不禁身子微微发颤,伸手握在凌傲天手腕之上,“傲天,她…她…你们…”

碧菡闻声,钻出凌傲天臂弯,问道:“她是谁呀?”无意碰到了凌傲天腕上念晨的手,当即骇得弹开小手,惊道:“好冰。”将念晨的手从凌傲天手腕拨开,道:“你别碰我他了,他会被你冻僵。”

———————————————————————————————————————————————————

【嗯。。。下一章,番外要结束鸟。。。善哉。。。嘿嘿。。。】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