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285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完)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285章番外---七皇叔的小妻子&雪域血恋(完)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念晨心中一疼,眼眶酸涩,连忙松开他的手腕,低首局促道:“我..我…”

易轩走来,拎住碧菡的衣衫,将她拉到身边,低声道:“那女子与你哥哥关系不凡,你说话不可娇蛮。”

凌傲天手上凉意一消,心中登时空落落,大手跟去,牵住念晨的手,低声道:“这是我曾给你说过的,我的妹妹,碧菡。”对碧菡道:“这是夜念晨,寒生国王的女儿。这千万兵马,便是他父皇相助之力。”

念晨诧异、错愕,他将她介绍为寒生国王的女儿?仅仅是这样?她…是他的妻子,不是么?

易轩上前一步,道:“念晨姑娘对你的情意,你该当铭记心上才对。天儿,好久不见。”

凌傲天细细打量易轩,忽然间双掌一合,喊道:“懿轩爹爹!”

凌傲天五岁那年与凌懿轩分别,常常在母亲身边念道懿轩爹爹,直到十岁那年还常常挂念凌懿轩。却不曾想竟阔别多年之后,又再相逢,连忙问道:“爹爹,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凌懿轩微微一笑:“四处走走,做点小生意,残喘度日。”

碧菡听后,忽然想起那日初到易府,便见金灿灿一片,晃得她睁不开眼,易轩随从小四道:那些金子没处扔,爷便令人铺了地面。碧菡道:刺得眼睛好难过。凌懿轩当时淡淡一笑:将地面重新铺就吧。于是小四带人,用钻石铺了地面。

凌傲天颔首,忽然拉着碧菡道:“小妹,快快见过干爹。”

凌懿轩一听到‘干爹’两个字,心中立刻又酸又涩,尴尬一笑。

碧菡一想到昨夜干爹在她身上种种恶行,立刻脸生红晕,长叹一声,喊道:“女儿,见过干爹。”

凌懿轩手握成拳,声音紧绷道:“乖,乖。”

凌傲天紧了紧手掌,将念晨的手握得更紧一点,回首看看她,见她面色如常,才接着问道:“爹爹怎么会和碧菡一起?”

凌懿轩、碧菡两人一个激灵,碧菡道:“谁…谁和他在一起啦!哼,我才不稀罕。”

凌懿轩低咳一声:“说来话长,天儿先忙大事,待平定天下之后,爹爹再与你煮酒细谈。”拎起碧菡,道:“这孩子,我代为看管。等局势稳定后,送回宫去。”

凌傲天颔首:“如此也好。”一敛眉眼,道:“众军听令,回西岩。”

那日,凌傲天发下话来,一盏茶功夫之内,将凌甄踩在脚下。

此时千万大军拥兵城下,他当真斟茶递到念晨手中,轻轻道:“待你饮完这杯茶水,我们就能回家去了。”

念晨心中本来对他未将她当做妻子介绍给别人而暗暗伤怀,此时听到‘回家’两个字,脸上笑靥绽开,娇美极了,嗯了一声,抿唇轻轻啖着茶水。

凌傲天振臂下令:“攻城。”

当年,夜雨寒漫步城墙面,如履平地,他手下精兵也都有那本事。虽西岩兵强马壮,百万军兵,寒生国却有千万兵马,数字悬殊,胜负已定。千万大军踏过城墙,活捉凌甄。

凌傲天将凌甄踩在脚下那一瞬间,念晨杯中茶水,正巧饮完。

念晨唇上沾了茶水,唇色yù滴,凌傲天不禁心中一动,拥住她的肩,“随我去地宫,救出父皇、母后。”

凌甄败得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凌傲天也从没将凌甄放在眼中。然而,凌甄不能算是凌傲天此生的劲敌,凌傲天真正的强敌,将会是白素,将会是寒生国千万军马,将会是那将他和念晨天人阻隔的死神。

凌傲天与念晨并肩入了地宫之后,却未见凌烨宸、薛玉凝的身影。四处找了,皆不见身影。只在石桌之上,静静放着一封信笺,信上覆着厚厚尘土,显然已经留下多时。

信上书有:皇儿见信之时,大事已成。父皇心感宽慰。吾夫妇两人平安如常,择日便回与儿相聚,勿寻勿念。令附上你母后之言:天下易得,卿心莫负,唯有一人,世当珍惜。

凌傲天拢眉不解,手中信笺飘落在念晨脚边。

正在这时,石室外传来两名女子轻声呼喊:“傲天。”

凌傲天闻声,心中一动,回身看去,只见石门处,站着两名女子,端严美貌,正是宋玉、月芳馥。

这是念晨第一次见到宋玉和月芳馥。凌傲天敞开怀抱,将她们拥在怀中。问道:“凌甄可有为难你们?”

月芳馥摇头:“我和玉儿姐姐听你的话,去求吴太后保我们,太后最爱你,于是不忍我们受罪,凌甄未能动得我们分毫。”

念晨以为这两人还是他的妹妹,就似他拥着碧菡那样。

可,他说,并不是那样。那是他的宋玉,那是他的月芳馥。

而她,只是寒生国的公主。不是他的谁。

念晨这夜,在西岩初次落泪。来西岩的第一天,是她与他纠葛的真正起始,也是她与他感情的终结。

她问他,傲天,你爱过我吗?

他说,你若愿意,我可以爱你们三人。像对待她们两人那般对待你。

念晨摇头,我不愿意。

她恐白素知她过得不好,对凌傲天发难,于是将凌傲天有妻室之事瞒下。“白素大哥,早日回去寒生国,告诉我父皇、母后,晨儿在西岩国快活极了,险些都忘了爹爹妈妈长得什么样啦。”说着心中酸涩不已。

白素挥兵回了寒生国。重重留下一句‘公主,白素随传随到,不离不弃。’

念晨落了泪,这话凌傲天也曾说过,不同的是,白素说的是真心话。

白素走后,凌傲天登基为王,封念晨为后,赐居凤栖宫。

一连半年,他未曾踏足她门前半步。忽然记起他曾说过‘妻妾成群,莺莺燕燕’,她当时怎就没有听出那是唯一的一句真话。

忽然有一夜,骤风急雨,他浑身湿濡,推门而入,她正瑟缩墙角,西岩天气极暖,她身子却极冷,她被自己冰冷的体温冻得颤抖不止。

他浑身酒气,将她抱起,深深的吻着她的唇,与她缠绵床榻,在她以为他忽然记起了她,在她以为他爱她、念她、怜她的时候,他亲手割破她的腕,取走半碗鲜血。他走的匆忙,甚至不及为她裹住伤口。

第二天,她从小婢口中得知,月芳馥患了绝症,心痛难忍,命在旦夕之间,需要雪域公主的血来治病。

念晨心中又闷又痛,伏在桌上,失声痛哭。

凌傲天屡次来取鲜血,念晨腕上伤口未愈,便又加新伤,身子一天一天虚弱下去。

拖了五个月年,月芳馥终于不敌病魔死在榻上,凌傲天心肠寸断。那夜,他似绝望一般,在冰冷的地上,要了念晨的身子,后将念晨逼在墙角,冷冷陈述‘你曾说过,你父亲心脏中心那一滴血,可以使人起死回生,你身上流着你父亲的血,那么你的心头血…也可以使我的芳馥起死回生。’

念晨涩涩发抖,伏在他胸膛,‘傲天,我…我冷,我好冷…’

凌傲天说‘我不逼你,若你不愿救芳馥,若你喜欢看我郁郁寡欢,我也无话好说。’他丢下一把匕首,转身出屋去了。

念晨喃喃道‘傲天,我..怕。’她心如死灰,颤抖拿起匕首,刨开心脏,取出心中鲜血,呈去他手中。

月芳馥活了。凌傲天大喜。

念晨死在凌傲天脚边,腹中已经七个月的胎儿,死在腹中。凌傲天大恸,手中血碗跌落,将念晨抱在怀中‘你…怎会死?你父皇用此法救你母后,却活的好好的,你怎会死?…你不能死,我还未及带你四下看看我的家河,念晨...念晨...’

白素将军自离开西岩之后,相思成病,挥军回到西岩探看心爱的公主。怎想到,竟看到念晨胸膛被割开,心脏破损,已经咽气。

白素震怒,将凌傲天打成重伤,怀抱念晨尸首,放声大哭。令千万大军碾过西岩。

凌傲天为夺回念晨尸首,集西岩、碧月、云天三百万兵马,号令三军,迎战寒生国千万军马。

那年,为了一名女子的尸骸,四国征战厮杀,雪域被鲜血染成鲜红,大地弥漫着血腥。

凌傲天军马死伤大半,终以少胜多,从白素、夜雨寒手中夺回念晨的尸首。宋玉、芳馥前来吊念,在念晨尸骸前抽泣。

凌傲天大笑落泪,‘天下易得,莫负卿心,唯有一人,世当珍惜。’

白素心伤难忍,手握红纱,自刎于念晨身畔。

雪域有传说,若雪域退去白衣,山野开满红花,王的女儿方可复生。

凌傲天逆天而行,命人凿通东海,引海水至雪域,溶尽千尺皑皑白雪,在万万里河山植上红艳似血的花。从此,雪域不再寒冷,煦暖如春。

他日夜拥着念晨尸骸坐于花海。静静凝着远方冉冉上升的日头。

耳边回响的是念晨从前说过那句他觉得逗趣无比,此刻想起来却令他心痛难当的话。

母后说,我是一块冰疙瘩,遇火会化,变成水,再成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完----------------------------------------------

貌似番外该喜乐非常的。。为什么俺写到这里,心里这么堵得慌?。。亲,傲天和念晨的故事,没有展开写,展开写的话故事会很长很长。。。于是,写到念晨到西岩、入宫之后,省略了三个女人的各种争斗,给了一个不算结局的结局。唉,亲耐滴,拍死我吧。我知错。。。。嗯。。。邪君到此结束鸟。明天起,俺会在《坏王爷》那边暖虐交加,啊。。。谢谢追文到此的你。。各种泪流满面的真诚感谢。。。抱抱。。。想俺滴话,火速闯入《坏王爷》。。么么。。。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