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56章:跪求什么?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56章跪求什么?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色禽类飞扑而下,朝地上赤诚的静静而躺的薛玉凝啄去。

只闻嗖嗖数声,石头划过空气射到这群大鸟身上。白色禽类一只只掉落在薛玉凝身旁不远,仅扑动了下翅膀,便都不再动弹。

薛玉凝小命这才逃得过一劫。

有人来相救,会是谁?

稍远的屋顶暗处,三抹黑影背风而立。

借着月光看去,竟是月下、邢掣、无踪三人。

月下一个旋身,猛的掷出一把石头,又将数只白鸟击落。随即轻叹了声。

“你们俩,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堂堂内务府总管大公公月下,半夜三更的,在这满是鸟屎的房顶,打鸟玩?皇上这命令下的,真真狠心啊。”

无踪亦飞身甩出一颗石子,这石子竟然连击落十几只白鸟。

邢掣啧啧出声:“好,准,无踪,你太厉害!”

无踪摇摇头,“过奖过奖。”随即他瞅了眼一脸不爽的月下,说道:“我无所谓,反正我每天晚上都守在储秀宫房顶,在这打鸟,反而更有意思。”

无踪说的云淡风轻,这话似在说,储秀宫没鸟可打,真可惜。

邢掣两手各持一颗石子,嚷了句:“看我的啊~~双石齐发。”

接着,他双手一投,只见这两颗石子同时飞出,打在一只大鸟身上之后,竟噗的弹开,复打在另一只打鸟身上,如此循环,居然足足击落了几十只白鸟。

无踪赞了句:“邢掣,你够霸道!”

邢掣得意一笑,随即用眼角也斜斜的睨了眼愁眉不展的月下:“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在家闲着也没事,不如来打鸟。”

月下却突然来了精神,上前几步,戳了记邢掣的胳膊肘:“喂喂~,怎么能叫没事做呢?你不用陪冬儿吗?听说你又帮冬儿提了几桶水,搬了几捆柴?你们俩什么情况?说说,说说…”

月下继续发挥了长舌公的本性,继续对邢掣调侃。

“你看,我怎么这么笨,竟忘了那薛妃是谁的主子,你为了冬儿也得拼了老命保护薛妃才对。不然怎么把冬儿骗回家当媳妇?”

上一刻静止无语。

下一刻骚动不安。

“啊~邢掣,你干嘛拿石头砸我屁股~~啊”接着月下又俯身捂着裤裆,“我命根子的小巢,邢掣…我跟你拼了…”

他说着便摘了帽子朝邢掣砸去。

“活该,我在这里保护薛妃乃是皇上的命令,是皇上舍不得薛妃受罪!无关我个人私情。”

若非夜深,便能看见,邢掣的一张俊颜早就红了个透,他恼了,随手抓起石头使力往月下身上丢去。

月下且躲且回击,不觉间走到了无踪的身前,“邢掣,我们就此停手,别再砸我,若是薛妃被鸟啄了,皇上定会将你我碎尸万段,还有,砸坏了我这倾城的小脸,你怎么赔给我?”

邢掣闻言,身形一顿,深知这薛妃对皇上意味深重,他脸容一凛,便飞身离开了屋顶,飘落在薛玉凝身侧不远处树干上,就近保护。

屋顶的月下屁股后猛然一疼,回了头,怒嗔道:“哎呦~~无踪,你又跟着凑什么热闹?”

无踪一耸肩:“打偏了。谁让你说什么倾城的小脸,在你身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倾城的脸,还就那屁股比较惹眼。”

月下突然神秘兮兮道:“倒是...那天你在储秀宫顶看到的带鬼面具那人,今晚怎没出现?”

无踪轻嗤了一声,“明知故问,他若来了,还需要你我在此候着?月下,你当真越来越无趣。我看,你的脑子也连着你那命根子一起没了。”

说罢,便使轻功离开房顶,来到薛玉凝不远处空地,小心守候。

对这孱弱的女子,几人不觉间多了份恭敬和真心。

月下柔了下犯痛的屁股,啐了句:“都走了才好,房顶归我一个人才清净。”

他一改吊儿郎当的面容,眯了眼睛,直直的看向院中那垂死的女子。

皇上的苦,又有几人知晓。当真是那老不死的太后做下的孽!只愿皇上早日解了心结,也愿这薛妃吉人天相,能熬得过这断水缺粮的三日。不枉费了皇上费尽心机相救这片心意。

深夜未央宫

丫鬟梦儿边为恨生沐浴,边道:“娘娘,奴婢听说映雪娘娘带着小皇子已经在御书房外跪了五六个时辰了。”

恨生从浴桶中抬起一只藕臂,凝脂玉肤上沾了几片粉红花瓣。

“哦?她跪在那里向皇上求什么?”

——————————————————————————————————————————————————

【晚上还有一更...嘻嘻...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恩不言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