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64章:曾经点滴1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64章曾经点滴1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夜

映雪在双雪殿左等右等,却终不见皇上回来。

皇上随无踪前去储秀宫,留她一人独守空塌,她心中自是不悦。

不过,一想到皇上此去储秀宫,必定重罚薛玉凝那贱人,她独守空塌也是值得的。只求那七爷和薛玉凝演的欲~死喷火一些,好直接惹恼皇上,赐那贱人死刑。

可是,时近子夜,皇上竟还没有回来。难道皇上去储秀宫捉~奸治罪也需要这么许久?砍头不过也一眨眼的功夫。这么良久,多少人头砍不了?

映雪隐隐不安,莫非皇上被薛玉凝牵绊了手脚。

不行,这种事情,她决不允许发生。

她遣丫头向储秀宫一干侍卫打听了才知,皇上根本没有要治薛妃的罪,反倒是这一干侍卫一头雾水,对七爷夜会薛妃一事全然不知晓。

他们仅知道,皇上夜深时候来到储秀宫,只逗留了一个时辰,便浑身染血,惊慌夺门而出。

丫头问其原因,众侍卫仅一句:“你这宫婢,主子的事情打听那么仔细做什么?要是我等有那本事知道皇上的事,还用起早贪黑当个小侍卫?”

映雪听了丫鬟回禀,坐立不安,定要立刻见到皇上。怎么感觉,皇上渐渐的离自己远了。

她,于是找来了凌烨宸寝殿,养心殿。

却在才进了院子门。

就从卧房内传出了酒瓶猛然摔碎在地的清脆声响。

“都出去,给朕滚,通通滚出去。朕不要你们伺候,朕要她,要她...”

这一道声音,明明清清冷冷,却分明透着伤感和痛心。

映雪大惊失色。皇上醉酒了!

几名衣着裸露的女人,连滚带爬的从那卧房夺命跑了出来,落泪、呼嚎不一。似身后便是洪水猛兽,走慢一步就死不得其所。

映雪心知这些女人是谁,往日也算得了点皇上恩露的女人。

映雪与这些女人擦肩而过,鄙夷扫过这些争先逃命的女人。她随即看了眼站在门边,一脸担忧的月下。

“月公公,发生了何事?皇上怎么样。”

月下闻言转过身,见来人是映雪,他如获救星,急忙跑来。

“映雪娘娘,你快去看看皇上吧,皇上今夜喝了不知多少酒,奴才担心皇上的身体。偏皇上又不让奴才在屋里伺候。”

月下至今想到皇上从储秀宫回到养心殿时候的情景,还心悸不已。

皇上当时满身是血的狼狈样,哪里还是往日骄傲的帝。月下心疼,扑身上前搀了他不稳的身体,跌跌撞撞回到房内。

“皇上,奴才这就给您传太医,疗伤。”

谁料,月下才刚走两步,就被凌烨宸一个掌风卷回,月下心知皇上已然气怒,竟连话都不愿多说,直接用内力阻止他前去寻太医。

月下摔得四脚朝天,不顾疼痛,眯眼看向桌边那绝美的帝,何曾见过他有过这样伤感的表情。

“月下,给朕拿酒来。”

这是皇上从回来养心殿后说的唯一一句话,一连三个时辰,皇上不停的猛灌酒水。

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这样折腾败坏。

皇上由储秀宫而来,定是薛妃侍寝不周,惹了皇上。

于是月下自己斗胆做主,一连帮皇上找了后宫几十佳丽,让皇上消遣。便想着,等皇上去了火气,一定就不再饮酒了。

可谁知,这些个佳丽,往日都是皇上极爱戏玩的,今天,竟然个个没用,都被皇上盛怒轰了出来。

“月公公,这里交给我,你下去吧。”

映雪娘娘的声音传进了耳朵,月下这才回了神。想来,皇上的心头肉映雪娘娘,一定可以安抚屋内那贪杯人的情绪。

“是。”

月下忙帮映雪开了房门,待到映雪进了屋子,他又轻轻掩了房门。

映雪才方进了室内,铺天盖地的酒气顷刻袭来。呛得人喘不过气。

房内,桌椅凌乱,一地酒瓶碎片,一室狼藉不堪。

朝桌边看去。

凌烨宸一袭白衫,腿上的伤口并未包扎,白衫下摆尽是血迹。

他发丝凌乱,完全没了往日的霸气邪佞,这一刻,几分脆弱、无助。

他趴在桌上,将桌上那下酒的菜肴推得洒落了满地。

他时不时抓起酒瓶子灌一口黄汤,只是,兴许已经醉的手脚不稳,酒水尽数洒在了脸上、脖子里。

他阵阵低笑,口中亦是振振有辞。

“…母后以为你是她的女儿,要杀你。母后,你糊涂!”

“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她若是你和先皇的女儿…朕也不会这样痛苦…”

“朕早就封了她做朕的皇后...薛玉凝...凝儿...为什么,你偏偏是薛晟的女儿...薛丞相的...”

他语无伦次,口齿不清,说着便狂笑了起来,兴许不单单是笑,因为,他眼里分明浮起了厚厚的雾气,莫不是,那雾气,是泪?

映雪为这突然窥得的秘密震惊不已,太后误以为薛玉凝是她的女儿!太后竟有个女儿流落在外?

多年前,究竟后宫发生了什么,太后有什么故事?

怪不得太后设宴那日要毒害薛玉凝,本以为太后是为了替她映雪出气,原来是,太后本就要杀薛玉凝灭口,顺水推舟罢了。

...若薛玉凝不是太后的亲女儿,那谁是?莫非是隐在宫里的哪个女人?

映雪上前,芊芊玉手按在凌烨宸肩膀。将他扶起,搂在胸前。

“皇上,喝酒伤身啊,不要喝了好不好。有什么心事,说给雪儿听,好不好?”她嗓音绵绵柔柔,唇轻轻吻着他的额头脸颊。

凌烨宸对这突然的碰触和声音感到烦躁,长臂抬起,猛力将她挥开。

“滚开,朕不要你,不要你们,谁都不要,朕只要她...朕只要薛玉凝...”

他看不透彻眼前站着的是谁,只当是刚才那些来侍寝的女人。

映雪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她眉头紧紧的皱起,牙齿亦咬的紧紧的。第一回,皇上对她动粗,竟是为了薛玉凝。

映雪双眼含了委屈的泪水,不禁想到曾经的点滴。

当年,皇上还是不受先皇待见的四王爷,他领兵与碧月、西岩两国交战,每日驰骋沙场,生死皆不知何处。

她生在三国交界处,说来也巧,那日,她在树林里迷了路,正着急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闻远处的传来水声。

若有水声,就一定有人,那便前去问了回家的路。

她循着水声找去。那林边小溪岸上,一匹棕色宝马低头饮水。

待到那大马信步挪开,小溪水中竟有一男子赤膊沐~浴。

映雪惊愕而立,痴痴看去,这男子,竟那样好看。当真是这尘世之人?

映雪忽然皱了眉头,因为这好看的公子,背上竟受了剑伤,赫然一个血口子淌着涓涓热血。

———————————————————————————————————————————————————

【亲啊~~光棍的,即将脱离光棍、正暧昧的,还有已经脱离光棍的,都节日快乐啊~~PS:噢,在此隆重谢谢每一杯咖啡,每一朵鲜花,每一个荷包,每一颗钻石,每一个收藏推荐和留言,还有...谢谢每位阅读的亲~~么么~~~晚上来看文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曾经点滴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