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67章:扰了雅兴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67章扰了雅兴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黑压压的侍卫当真壮观!

可储秀宫皆女眷和阉人,突然多了这么许多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岂不乱套?

且不去想,小丫鬟会否夜半偷偷幽会小侍卫。单单是正常的生活,也多有不便。

试想。

夜半睡觉,房顶、窗前站满了人。被凌烨宸一人踩在脚下已经够受,还要被这些侍卫踩在脚下?

若是开了窗户,想看荷塘月色。结果,入眼皆是臭男人,还不大煞风景?

再有,后宫嫔妃每月俸禄不过几百两。偏她愚笨不得宠,进宫以来还没见过俸禄啥模样。储秀宫平白多添了几百口人,白吃白喝的,就她带来那点嫁妆,不消几天,准被挥霍干净。

她承认,她不够豪迈。钱财还是身内之物。

再说句不雅的,入个茅厕,还要先抬头看看房顶有没有狼眼偷窥。

薛玉凝正想着,就从后院传来冬儿一声惨叫:“啊~~~~淫贼,…什么,你上厕所?…滚出去啦,储秀宫没有男厕。”

薛玉凝欲去帮冬儿解围,前脚才抬起。身边就噌的一声,一阵冷风飙过。看去,竟然是平日里终日守在储秀宫的御前侍卫,邢掣挺拔的身影闪过。

冬儿呼救,她这当主子的着急,实属正常。

倒是,邢掣急什么?

只见,邢掣先是快步朝院后面茅房跑去,想是嫌跑的不够快,便一个旋身凌空跃起,直接从房顶飞了去。待到他身影才刚落过墙那边。

盛怒声音便传来:“不长眼的东西,谁准你冒然进储秀宫茅房的?我禀明皇上,阉了你。”

“邢大人饶命,大人饶了小的。小的一时内急,才不择地方,大人开恩啊。”

“仅此一次,你刚才看到的若敢说出去,我剜了你的眼睛。”

“是是,小的什么都没有看到。绝对没有看到冬儿姑娘。”

又听到邢掣略带关切的声音,幽幽传来:“冬儿,你怎么样?莫怕,你慢慢来,这有我守着。”

可,这讨好的话,却没有换来冬儿丝毫的感激。

“邢掣?你怎么也进来?滚出去啦,到底还让不让人如厕!”

薛玉凝将一番对话都收在耳中。邢掣和冬儿之间,倒是不陌生呢。邢掣这孩子,天天不声不响的,什么时候把冬儿拐走了?

“萍儿,你去看看冬儿情况怎么样。”

萍儿闻言便朝后院走去,却见薛玉凝急步朝院外而去。

“主子你去哪里?奴婢跟您一起去...”

“不必,我去去就回。你留在储秀宫照看就好。”

养心殿这一遭,得去。

凌烨宸这藏头缩尾的男人。是吃醋了,不满凌懿轩夜探储秀宫,于是派几百号人看着她这挂牌媳妇?

明明不要她,却专做拈酸吃醋的事。可惜,不清不楚的事情,她薛玉凝不要。

要么,爱她,吃明醋。

要么,狠心到底,让她绝望。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她不要。因为,吃了这甜枣,保不准又要挨巴掌。

薛玉凝来到他书房门前。门外无人。门虚掩着。

他...就在这房内吧。腿上的伤口可是处理了?心口还疼吗?来到他门前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借口。

想他,想见他才是真。

薛玉凝稍一犹豫,终于推门走了进去。

“凌烨宸…”

她满怀期待撩开帷幔,朝书桌望去。可是,她脸容顿时僵住,手无力垂下,连那厚重帷幔垂落在头顶也全然不知。

凌烨宸果然是在的。

可他并非独自一人。他腿上分明跨坐着一位香肩半露的女人,那女人白皙手臂紧紧攀了他的脖子。他的手也在那女人衣襟内索~求。

偏薛玉凝进来的不巧,正好是那两人吻意正浓时。

凌烨宸闻声,漂亮的眼眸眯起,眼中,还染着迷离之色。抬眼,朝帷幔边看去。

竟然是她!...

薛玉凝仅耸肩朝他微微一笑。道不尽多少苦涩和尴尬。

早上周雨晴才说:皇上紧张、牵挂娘娘。薛玉凝竟为他那份紧张和牵挂心神不宁了半晌。现下看来,不用胡思乱想了。他过的很逍遥自在,哪里有牵挂她的迹象。

凌烨宸怀里女人不满,似因为情~欲全然不知薛玉凝的到来。直到凌烨宸离了她的唇,这女人才不满的娇嚷了句:“皇上...臣妾还要嘛...”

却见皇上丝毫不为所动,她方转身,循着皇上的视线看去。那坏她好事的女人,是薛玉凝!

薛玉凝与那女人对视的一瞬,膝盖一软,倒退了两步。

是尤怜之。

太后家宴一别,尤怜之和她就越发的生疏了起来。想不到今日见面如此尴尬。姐妹之情,是否会断在今天?

凌烨宸突然把尤怜之滑下肩膀的衣衫拉上。狭眸始终不离薛玉凝,将她看了半晌,冷着嗓子不悦问道:“不好好在储秀宫待着,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尤怜之心里大喜。她炫耀一般的把凌烨宸的脖子勾紧了几分。挑衅的打量薛玉凝。现在,在皇上怀里的是她尤怜之,薛玉凝,你就慢慢羡慕嫉妒吧。

谁让你挑这时候进来,男人最讨厌别人坏了他兴致,活该皇上骂你。

与怜之虽以往关系甚笃,却这会儿尤怜之眼神实在可恨。

薛玉凝当真是不能让人撩拨的。当下就恼的问出口:“尤怜之能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

问了之后,方觉后悔。跟尤怜之比这做什么?难道争着抢着伺候这男人不成?

免了。

于是不等凌烨宸回答,倏然转身。冷冷道:“皇上赎罪,臣妾不知皇上在书房里正忙。打扰了皇上雅兴。”

她想走,可是偏生脚下生了根,不知如何迈步。倔强的背对着他站在这屋子里。

“你还不滚出去,杵在这里做什么?”

凌烨宸厌烦、恼怒的声音突然便如冷水一样从背后泼来。他的表情,虽看不到,却一定也是满是厌恶的。

薛玉凝泪水不争气的顷刻涌了出来。只差哇一声悲痛哭起来。抹了把眼泪,抬腿就跑。

可,才迈开半步,衣领就被人从后面攥住,她下一刻,腰身被人强势的紧紧搂住,重重跌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熟悉的淡淡龙涎香味,将她轻轻缭绕。

———————————————————————————————————————————————————

【嘻嘻~~~上次剧透早了~~好像是下一章小肉麻~~~亲啊,明天见哦。。。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信物,定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