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69章:倾城之爱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69章倾城之爱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糟了。男人似乎最在意这事。

可,她哪里是说他没本事,不过是静思园那晚她本已经半死,哪来精神体会陛下的恩宠。

谁料,整个人被这爱面子的男人扔在了书桌上,一摞奏折被碰倒,掉在地上,摔得七零八落。

薛玉凝屁股下边硌得生疼,低眼看去,是一本半开的奏折。奏折所陈,竟是那洪涝治水、开仓放粮之事。

她当即便觉得罪过,想来,那拟奏折的大人,做梦也想不到,皇上的女人会坐在这奏折之上。

身~子突然被皇帝压了个密不透风。

耳边传来索~欢的声音:“那朕今天好好变现,让爱妃记住,你是朕的女人。”

薛玉凝一怔,在书桌上办床榻上的事?

这等迷惑君主的妖精,还是留给别人去做。譬如:映雪。

眼看他好看的薄唇就要落下。薛玉凝急急一指门边,煞有其事的喊了句:“映雪姐姐来了。”

凌烨宸眼露紧张神色,身形猛然一僵,果然抬头看去。却哪里有映雪的影子。

薛玉凝虽恼他在意映雪,却也趁机用力把他推开。从他腿上滑下,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

调笑的声音撂下了一句干预朝政的话:“皇上,那被臣妾坐过的奏折,可否先看?不然臣妾实在心里难安。”

她没有回头打量,自是不知皇帝白净的手,当真拿起了她口中所说的那本奏折。

目光紧扣她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直到来到了院中,她才弯下腰,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若非及时逃了出来,在凌烨宸怀里当真紧张到不能呼吸。

“薛妃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道声音明显的是压低了的,想来是不愿意让书房里的人听到。

薛玉凝直起身子,朝眼前人看去。“月公公。”

月下颔首。“是奴才。”

他眼中多是莫名忧虑。却在看到她脸容的时候,多了分诧异。娘娘脸上的印记不消想,也该知道是谁留下的。

既然皇上意.乱.情.迷、不能自拔,他这当奴才的岂能任由事态一发不可收拾?

薛玉凝微微恻然,抬手抚上凌烨宸给的玉钗,莫非月下是在看这钗?

“既然月公公在这里不便说话,就随我且走且说吧。”

******************************************************************************

养心殿外,薛玉凝、月下前脚走,随后就从墙角处,走出两抹身影。

尤怜之忿忿道:“映雪姐姐,你刚才说的能够治薛玉凝于死地的方法,是什么?”

映雪看着薛玉凝和月下渐远的身影,淡淡道:“你可知道女子擅闯金銮大殿是何罪?”

“金銮殿乃女子禁足之地,擅闯者,杖责一百,不过,一百大板对于一个女人已经形同死罪。”

映雪将尤怜之拉近了几分,嘴角勾起:“那…若是皇上的女人在金銮大殿上被捉奸当场,你说,是什么罪?”

尤怜之身体猛颤,她虽恨薛玉凝,可是深知清誉对女人的重要,从不曾想过让男人辱了她。映雪...竟这样狠毒?

不过,随即一想,只要能治薛玉凝于死地,这方法也无妨。

“可是,那奸.夫从何而来?”

“荥阳藩王八王爷,凌武,已经来了帝都,明晚皇上在养心殿摆宴,为他接风洗尘。那奸夫不用找,到时他自己会出现。”

映雪眼中满是诡谲。她拉了尤怜之的手,塞过一包药。

尤怜之抖着手握了,颤着嗓子问道:“这药是…?”

“宫宴时候,你瞅时机把这包药下到薛玉凝酒水里。想办法把她引到金銮殿去,其他的,你都不必管。还有,咱们两个,从未见过面。记住了吗?”

尤怜之点点头:“若是这次能除掉薛玉凝,我一定备了厚礼谢谢姐姐。”

“都是姐妹,帮你应该的。”映雪眼狠毒的眯起。

薛玉凝头上戴那玉钗,她心心念念希冀了多久,皇上都没有给赐给她。不是她映雪稀罕一个首饰,首饰她多的是,皇上赐了她不知多少。

她要的是那份心意,要的是那份倾城之爱。战地相守三年,难道换不回那一枚无价玉钗?

杀薛玉凝又岂是尤怜之一人所愿?

**************************************************************************************

薛玉凝别了月下,她脸容暗淡,满腹心事,不觉间已经回到了储秀宫院外。

初春的天空,不知从哪时,阴霾了几分。

月公公的话犹在耳边。一向笑脸迎人的月下,第一次寒了脸,说的话句句不客气。

头一句便是:

“娘娘请离皇上远点,不要再继续伤害皇上。”

——————————————————————————————————————————————————

【亲~~~谢谢阅读~~~俺慢慢写,亲慢慢看~~~嘻嘻~~~明天见哦~~等你来读~~~】

……本章完结,下一章“难堪之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