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80章:笑掉大牙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80章笑掉大牙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妃起身,踱来薛玉凝主仆身侧。

薛玉凝闪躲已是来不及,不妨坦然面对。

“见过各位姐姐,妹妹。”

“妹妹快起来。”映雪笑意盈盈上前把薛玉凝扶起。

“哎呦喂,看了薛妃妹妹的穿着打扮,突然觉得我们姐妹的境况也没那么遭。”

薛玉凝闻得这一声,便朝耳边那聒噪的女人看去,不禁想到,凌烨宸为什么娶了这女人,难道仅因为她身材丰盈?

看来,凌烨宸的媳妇们内涵也是参差不齐的。

有人应和那‘哎呦喂’妃:

“艾妃姐姐说的对啊,起码皇上还赐了咱们布匹绸缎,来让我们挑选制衣,倒是薛妃妹妹,怎么穿个破衣服就来了?”这清秀的妃子顿了顿,缓缓道:“…不怕给咱们爷丢脸吗?”

众妃皆掩嘴窃窃笑。挺挺胸。

薛玉凝也笑。原来艾妃喜欢说‘哎呦喂’。

她心里也难过,倒不是因为凌烨宸没有给她添置新衣,而是因为,姐妹尤怜之也在窃笑的众妃之列,朝她投来鄙夷视线。

从什么时候开始,尤怜之与她已经彻底决裂了?

因为一个男人,姐妹情谊决裂了。

也对,一个男人,这么多女人,怎可能平和处之,难道见面要讨论:哎呦喂!昨夜你和万岁爷床榻生活可好?

“就是怕给咱们爷丢脸,这不,我把脸都包起来了。让各位姐姐妹妹好好的给爷争脸去。”薛玉凝不疼不痒道。

脸上昨日被木梳刮伤,抹了凌懿轩给的黑漆漆药膏,看着实在不雅观,她这才用手帕遮了脸颊。

“哎呦喂?你还顶嘴!”艾妃仅叫了一声。被薛玉凝那一句话堵得半天说不出话。

映雪软声道:“妹妹们一人少说一句,玉凝妹妹的衣服虽破旧,可也还算干净,妹妹们都不要取笑她了。好不好。”

薛玉凝忽觉脸上一热,映雪高高在上的目光,绝对是被凌烨宸宠惯出来的。

不觉间已经觉得渺小的被映雪踩在脚下。

冬儿恼了,瞪了眼映雪,嗤笑:“假慈悲。皇上要是肯在我家主子身上砸钱,我家主子不比你穿的好看几百倍。”

炮仗被点了火,众妃一下子炸开了锅。

“教训这不知死活的贱婢!敢对映雪姐姐不敬。”

“掌嘴!打烂她!”

“撕了她!”

映雪本含笑的眸,骤然覆上冷漠,她捏起冬儿的下巴,粉唇微微开合,“你知道...我是谁?知道,你说这话的后果?”

冬儿自小跟薛玉凝一起长大,秉性和她主子一模样,倔强的可恨。不知死活道:“大不了一死。”

薛玉凝粗着嗓子嗔了句:“冬儿放肆!快退下。”

她把冬儿拉到背后,朝映雪福了福:“映雪姐姐莫怪,我替我的丫头给姐姐赔礼道歉。”

映雪还未开口,倒是她身侧的小婢馨儿先上前,嚣张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给我家娘娘赔礼道歉。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众妃掩面低笑嘲讽。出身高贵又怎么样?进了宫,受宠才是王道。不受宠,即便她是丞相独女,地位还不如一个小婢,荣宠加身的映雪的小婢。

薛玉凝脸蹭的一声,热的血红。骂架这事,她实在不擅长,仅大眼无助扫过眼前气势强悍的众妃。

这...若真动起手来,单说人数,她已经彻底输了。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骂我家主子!”冬儿是个急性子,又护住心切,上前就要和映雪那婢女打口仗。

馨儿高傲回了一句:“你没看看我家主子是谁?宫里的丫头奴婢谁见了我不得绕道走。我现在就让你长长记性,记住你馨儿姑姑是谁。”

馨儿抬手便朝冬儿脸上打去。

“冬儿。”薛玉凝惊叫。

啪...

巴掌重落在脸颊上。

“啊..”有妃子看到那被打的人,惊的捂嘴尖声叫了出来。

馨儿的手掌被震得生疼,她使尽了浑身的力气,挥下了这一巴掌。可,当看到眼前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了几缕错愕。

她,竟打在了薛妃脸上。

薛妃娘娘竟然为了一个奴婢挡巴掌?为什么一个主子要替奴婢挨打?

薛玉凝脸上的手帕被打落地上。涂了药膏的乌黑两颊,呈现在众人眼前。

“呀...薛玉凝你脸上抹得什么东西,又脏又臭,恶不恶心?”不知谁厌恶的喊道。

众妃掩鼻退出数步。不时的,芊芊玉手在鼻前扇动,似真的闻到了恶臭。

冬儿急的哭了起来:“主子…对不起..是我给你惹了麻烦..”

薛玉凝暗暗握了冬儿的手,小声道:“以后不要逞能。你要是能打会武,我不拦你。你也不看看,你个头到馨儿哪里?迎上去,还不是被打的料?你看我的体格,能救得了你?”

冬儿忙伸手抚向了薛玉凝脸边嘴角,哭成了泪人:“血,主子,你流血了...”

薛玉凝不在意的轻笑。侧脸吐掉口中和着浓浓鲜血的唾沫。

可,偏又是这一个动作,又使得众妃倒退了几步,生怕那污秽的唾沫渐到自己干净的衣裙上。

薛玉凝轻扯嘴角,抬眼凝着映雪:“姐姐,现下可是解气了?看在,我挨了这一巴掌的份上,别再怪冬儿了,可好?”

映雪眉梢微微挑起,柔令道:“馨儿,还不退下。”

馨儿突然发现,她嫩白的手上沾了薛玉凝脸上的黑色药膏,她一时恼怒的叫嚣:“臭死了。这么不讲究的女人,竟然也能当上娘娘,可笑死了,简直笑掉我的大牙!”

众妃众丫鬟嘲讽投来视线。不时交头接耳,轻声讽谈。

可突然。

有人浅浅说。

“是有多可笑。你笑来给朕看看。”

分明慵慵懒懒的嗓音。却实在有震慑胆魄的效果,让听到的人,心脏一下子高高悬起,吊在了嗓子眼。

待到馨儿反应过来,她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掌。扑摔地上。蹭的满脸灰泥。

她哇的一声呕出一口浓血,吐出,那血水中竟和着几颗牙齿。

馨儿身体剧烈的抖着,如狗一样趴在地上,抖了胆子抬起青肿的眼。

一双炫黑皂靴,定定站在她眼前。

这靴面上,分明绣着霸气浮龙花纹。

是...

皇上。

馨儿忽然绝望抬眼。跌进了琥珀龙眸。

这,是皇帝第一次朝她睇来视线。冰冷入骨的一眼。

“那没讲究的女人,是朕纳进宫的。你给朕说说,朕是有多可笑?”

———————————————————————————————————————————————————

【亲~~谢谢阅读~~~明天见哦~~~么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杖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