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81章:杖责..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81章杖责..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皆惊。

皇上为了薛玉凝,打了映雪的婢女。

“臣妾参见皇上。见过各位王爷。”众妃忙跪下请安。

凌烨宸身侧分别站有几道颀长身影。

凌懿轩由周雨晴搀扶立于左。八爷凌武、十二爷凌思远在右。

薛玉凝也忙跪下,可好巧不巧,衣摆挂在了花圃里矮树枝杈上,刚一跪下,就撕拉一声。定是衣服后摆被撕成两段了。

人若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凌烨宸亲自俯身将映雪扶起拥在怀里。抬手对其他众妃子轻道:“爱妃也都平身吧。”

薛玉凝随众人站起。却,背后又是撕拉一声。薛玉凝忍不住小声嘀咕:“身后的衣摆,到底是要被挂成多烂?”

她耳边突然传来轻笑声,循着视线看去,原来是十二爷凌思远乐得开怀。是不是该庆幸,她衣服被挂个粉碎,取悦了这大美人。

凌烨宸狭眸朝薛玉凝乌黑两颊看了眼,眼里浸满不悦。薛玉凝感觉到他的视线,身体向后缩了缩。

皇帝双眼看向地上战栗跪着的馨儿。

馨儿慌忙磕头如捣蒜,连声哭喊:“皇上饶命。”

“你明着是嘲讽薛妃不讲究,还能当娘娘,暗着却是在说皇兄没眼光。皇兄饶了你,不就承认了自己可笑?”

凌懿轩淡淡道。

“七弟不必多操心。这点门子里的家务事,朕,自己,还处理的来。自是不会让哪位爱妃受了委屈。”

凌烨宸一语道破,他的女人自己来管,不需外人插手。

他将怀里的映雪搂紧了几分,柔柔道:“馨儿是你的婢女,若治她的罪,你一定委屈。不过,朕这次对事不对人,那种不分尊卑的东西留在你身边伺候,朕也不放心。”

映雪抬手轻捂皇帝薄唇。“皇上跟臣妾见外了。臣妾哪里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臣妾也有意要帮玉凝妹妹出一口气。馨儿那丫头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凌烨宸轻笑点头。

映雪厉声吩咐:“来人,把馨儿带下去,割了她舌头,砍去她手脚。看她以后还能不能出口伤人,动手打主子。”

“是。”立刻,几名侍卫上前要将馨儿拖下去。

“娘娘,饶命...看在馨儿从小跟在娘娘身边的份上..饶了奴婢吧。”馨儿哭喊。

薛玉凝虽反感馨儿,可却下意识膝盖一软,忙跪下求情:“皇上,臣妾没事,馨儿不过误打了臣妾一下,实在不至于割舌、砍去手脚。打她几下便罢,皇上请开恩啊。”

凌烨宸不置可否,淡淡道:“今天误打,尚且好说。明天倘若误杀了,朕怎么办?去哪里再寻一个薛爱妃?”

薛玉凝心里一紧,他的话似假亦真,她不懂。他的眼神,若含深情,亦有淡漠,她也不明白。

周雨晴忽觉凌懿轩手臂猛然一抖。她抬眼看去,七爷的眼中,仅有薛妃的身影。

她担忧七爷如此直视薛妃会被皇上怪罪,于是慌忙朝皇上打量。这也才松了口气。原来,皇上手臂虽拥着映雪娘娘,可眼睛,却时时投向低垂脸颊的薛妃娘娘。并未看向七爷。

凌烨宸狭眸微眯,淡淡示意众侍卫:“将馨儿带下去,立刻行刑。”

月下闻言,遂命侍卫将哭喊不成声的馨儿拖下去。

不知那个妃子一句:“皇上,是薛妃的丫头冬儿先顶撞了映雪姐姐。冬儿也该罚。”

薛玉凝慌忙把冬儿护在身后。紧张的看向凌烨宸。颤抖道:“不要...”

凌烨宸朝她投来一眼。随后问了怀里的映雪:“冬儿顶撞了你?”

映雪轻咬下唇,水灵大眼来回闪躲凌烨宸质疑的目光。却,许久都不作答。

皇帝轻轻叹了,厉声道:“邢掣,把冬儿带下去,杖责五十,以示惩戒。”

邢掣走去,小声呢喃:“冬儿,跟我走吧,别让你家主子难办。”

冬儿眼含惧色,抖着身子点点头。

熟料才起身,手腕就被薛玉凝紧紧攥着。

“凌烨宸,等等。”

听到薛妃的声音,邢掣顿下,回头征询皇上的意思。

皇帝轻点头。对薛妃道:“你说,朕在听。”

众妃面面相觑。蹙眉讶异。皇上何曾给过任何一个妃子这样的耐心。

薛妃紧攥丫头小手,抬眼迎视龙眸:“是我管教无方,过错在我,这丫头才顶撞了映雪姐姐,我愿意为她受罚。”

皇帝眼里几分讶然,手轻握了怀里映雪的小手,指轻轻摩擦。

随即道:“邢掣,把冬儿带下去杖责七十,算是惩罚她顶撞了映雪,再加三十,惩罚她没有护好薛爱妃。如若薛妃再要求情,便再加五十。”

凌烨宸嘴里淡淡的语气,让薛玉凝又气又怕。却万不敢再开口求情,求情只会令冬儿受的责罚更重。

偏,这时又瞥见了映雪轻勾的嘴角。薛玉凝气愤羞窘溢满胸腔,抖着唇,哭了起来。

难道,她要亲眼看着自己的丫头被活活打死,而束手无策?那丫头跟自己一同长大,她怎么舍得?

突然,耳边一热,原是俯身拉起冬儿的邢掣,沉声匆匆交代。

“薛妃,按皇上说的做。冬儿交给我,你放心。”

薛玉凝双眼圆睁。愣愣看着被邢掣拉着手腕走远的冬儿。

心中竟有几分羡慕。原来,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的保护,是这样沉稳有力。将冬儿交给邢掣,她...放心。

眼泪不争气的留下。反观自己。夫君何曾这般温情分毫过?

只见眼前的脚一双双减少,凌烨宸拥着映雪在前,众妃拥在其后,朝养心殿方向而去。

谁还记得,有个女人跪在地上未曾站起。

却,身侧有人弯身捡起了地上,她方才掉落的手帕,递来她眼前。

“你的手帕,擦擦眼泪吧。冬儿不会有事。邢掣那小子不会让她受委屈。我是男人,看得出来邢掣心里有冬儿。”

薛玉凝抬起泪眼,原来是凌懿轩。

“娘娘,起来吧,地上凉。”周雨晴从凌懿轩身侧走来,将薛玉凝扶起。

凌懿轩将手中的罗帕往前递了几分。“再哭,估计薛丞相见了你,都认不出来了。”

玉凝破涕为笑,想也知道,脸上黑漆漆的,哪能看出来原本容貌。

“谢谢你..”薛玉凝接了手帕,擦了眼泪。又捞开那帕子想把脸颊遮起。

却不料,那手帕被另一股蛮横力道夺走。

那人不耐的嘲讽道:“既然有本事把脸划伤,难道还怕别人看?”

薛玉凝惊愕抬头。却见刚刚离开的一众人竟又都折了回来。

那方手帕被皇帝紧紧捏在指间。

———————————————————————————————————————————————————

【亲~~晚上见哦~~~么么~~~谢谢读文,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高抬贵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