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王宠:邪君霸爱 [目录] > 第95章:抬眸探寻

《帝王宠:邪君霸爱》

第95章抬眸探寻

醉墨香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薛玉凝微微一怔。

与凌思远确实有过一面之交。便是她代尤怜之侍寝那夜养心殿宴上,不过,当时她拙劣易容成了尤怜之容貌。却不曾想到,现下是本来面貌,凌思远也觉得她熟悉。

不过,这样也正和她意。正不知如何接近他。他便自己送上门来。

她笑问:“王爷当真想知道在哪里见过我?”

凌思远身边小侍夏明不耐叱喝:“我家爷跟你一个不受待见的妃子说话是看得起你,少卖关子,快回答我家爷的话。”

薛玉凝眼角睇了那小侍一眼。却紧闭嘴唇一字不吐。话在她心里,她想说便说,不想说便不说。看这下着急的是谁?

“夏明,不得无礼。退下。”凌思远这话说的几分迟疑,本便想着薛妃会在夏明恐吓下径直回答了他,谁知,他低估了她的胆量。

小侍闻言,面有不甘,俯身退到凌思远身侧。

“本王是真的想知道。傍晚时分见到你,便觉得你眼熟,只是皇兄将你从小桥边带走,本王没有机会找你确认。”他稍加解释,语气不觉间客气了几分。

薛玉凝嘴角翘起,“那王爷还请附耳过来,我只讲给你一个人听。”

夏明警觉,挺身挡在了凌思远身侧:“王爷,小心有诈。不要轻信于她。这本非秘密之事,她却要你近身去听,一定有图谋。”

凌思远眯眸看了薛玉凝一会儿,后者也正双眸清澈凝着他,她眼中并无丝毫异色。

他虽心生疑窦,却缓缓道:“无妨。她一个女孩子家,也不能将本王怎样。”

薛玉凝暗暗吐了一口气。罗袖下,手指紧紧将那银针捏紧。心紧张的怦怦直跳。却唇依旧坦然上扬。

凌思远微微颔首,俯低了身形。附耳到她唇边。“本王洗耳恭听。”

粉唇吞吐,薛玉凝低声道:“得罪了,王爷。银针涂有剧毒。没有解药,不消几刻,你一定毙命。”

说话同时,她食、中两指紧挟银针,猛然刺进了他脖间筋脉。

凌思远脸色登变,却已经避躲不及。错愕的呼喝了一声:“你!”

凌思远腾地抬手将那银针从脖间动脉拔出,带出了一串腥红血珠。他食中两指瞬时朝颈间胸口连点十余次。封了几处大穴。却不敢轻易运功逼‘毒’,唯恐‘毒’血逆转,伤及性命。

铮的一声。银光利刃出鞘之声破空划出。夏明手持长剑直刺向薛玉凝咽喉。

“你这毒妇,竟敢行刺我家王爷,我杀了你。”

薛玉凝身子晃了几晃,用无踪的宝剑撑了地面才站的稳当,她低眼看着抵在自己咽喉的长剑,仅差毫厘,那削铁如泥的利器,便会割伤她皮肉。

她低笑:“杀了我,你主子身上的毒,便再无药可医。解药,这世上仅我一人能配制。”

夏明暗道:不杀她,亦要让她受伤,教训一番。他怒转手腕,侧划剑锋,朝薛玉凝脸颊削去。

凌思远心头一凛,他爱美人,最厌伤女子脸容。疾速屈指将剑锋弹开。铮的一声,划破夜幕。

夏明手掌猛震,虎口震得生疼,倒退几步才稳住身躯。

待到他愕然看去,他家主子正在与薛妃神情肃然交谈着什么。鲜少见他家主子表情显露惧色,这是头一次。还是在一个弱女子面前。

他本欲侧耳细听,巧在此时,养心殿内,鼓锣乐点声乍起,将凝、远二人的说话声尽数遮去。

———————————————————————————————————————————————————

须臾。

养心殿宫宴。

细雨早已悄然散去。

殿内院中却是另一番光景。薄薄月光洒下,人、景皆沐浴淡淡银辉。

九转回廊高挂起火红灯笼,宫灯摇曳处,管弦丝竹声声,起落不绝。

各个主子身后各自都候着七八个丫鬟、宫人。

若论排场盛大,要数太后、映雪最甚,周遭竟足足拥候着二十下人、婢女。

皇帝身侧却冷清非常。

大公公月下微微俯身候在一侧,偶尔替皇帝递上一杯酒水。邢掣、无踪环胸而立守在皇帝稍远处。前者手握宝剑,颔首垂目,眉目寡淡。后者眸色狠傲,目光时而掠过皇上、及他身侧妃子。

这院中,主仆林林总总竟不下三百余人。

是以,当凌思远主仆、薛玉凝三人迈进养心殿大门时候,并未引起几多注意。

凌思远顿下脚步,却见他鼻肿脸青,显然遭人痛打。他朝薛妃冷哼一声,便盛怒拂袖,径自回了席间座位。他的下人夏明也朝薛妃甚是恼怒的撂下一句:“卑鄙小人。”,便也随他主子一并去了。

薛玉凝回以无谓一笑。暗想:不过问了你家主子一个问题,外加帮人报了个小仇,打了你家主子一顿而已。不过,作为回报,也让你主子保住了一命。算下来我也不算太卑鄙。

却不料,影影绰绰之后,深邃的琥珀双瞳,将这一幕尽数收在眼底。

凌烨宸修长的手,抬起示意,邢掣上前俯身。皇帝交代了句什么,邢掣脸色稍异,便朝凌思远看了一眼,又看看薛妃,而后急步退去,到了暗处,便当空跃起,隐去了。

忽闻院中阵阵笑声。薛玉凝好奇下,便举步挑了不起眼的位置站定,朝众人中间空地看去。却见,原来是一红一青两抹身影在舞蹈。

那红纱女子舞姿煞是柔美婀娜,而那青衫男子却身形僵硬,局促僵持乱舞,想必众人便是被他怪诞的舞步逗乐的。

薛玉凝嘴边自也轻带了笑意。却也对这跳舞两人没甚在意。眼睛下意识的的掠过重重身影,朝主座上看去。

太后居左,映雪居右。

坐在中间的,自然是他。

皇上。

他已经退去了受伤染血的明黄衣衫,换上了一袭华贵紫袍。紫衫衬得他脸容更显俊逸,却也将苍白的唇色凸显。

他正出神观舞,并不知晓她来了养心殿。那何必定下一盏茶的时间?现在不知已经过了几个一盏茶的时间,她没来,他也丝毫没有察觉。她自嘲一笑,竟希冀他时时注视着她,荒天下之大谬。

映雪依偎他身侧。他高大身姿,更衬得映雪娇小。只见,映雪白玉无瑕的手剥了果壳,将那晶莹荔枝递到他嘴边。

凌烨宸眉眼染笑,欢喜受用,将那果实吃下。咀嚼罢,又将果壳吐在映雪手里。

他薄唇贴映雪耳边低喃了一句什么,映雪便红了脸,似恼还嗔的在他胸膛轻捶一记,恰恰那无骨秀拳又被皇帝攥在手里去了。

薛玉凝眼睛刺的生疼,鼻头、心口也酸涩。直直盯着那浑然亲密、打情骂俏的两人。

不料,皇帝倏然抬眸,隐约朝她方向探寻。

玉凝心头猛然一凛,瞬时低头垂手,惊的出了一身冷汗,眼睛四下闪躲,不知看向哪里。

———————————————————————————————————————————————————

【亲~~~下雪了哇~~~2011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稍......(*__*)嘻嘻……~~谢谢读文,明天见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点表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