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传奇 [目录] > 第1章:001 有个公子他姓李

《传奇》

第1章001 有个公子他姓李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前言

在那部流传千古的黄梅戏里,我为救李家公子考状元、娶公主、斗高官……后身世被揭,又被皇帝封为义女,再见李公子,相赠状元之位,与之成婚,结局美满。其实,评书先生都错了。譬如,皇帝和权相其实都很年轻,年轻有为,亦自狠辣,李公子其实是……当我以女子之身披上状元金蟒大红袍,正式踏进朝堂成为历史上第一名女官那一刻开始,也是一个最复杂棋局的开端。——冯素珍

*

楔子

这一年的上元节,因先帝薨后不久,宫中自然不办宴席,但太后一道懿旨,众多官员女眷仍欣然受邀前往宫中赏灯。谁都知道,这就是选秀的前奏了。

夜半,内侍省监被召,跪于帐外。只听得帐内女音威严传来,“哀家抱恙并未赴宴,依你看,皇上可对哪家姑娘特别中意?”

宫监心下顿时一凛,他自知太后并未出席,是有心让皇上自行挑选,这关乎将来后宫态势,他哪敢怠慢,立即答道:“国丧未毕,皇上悲恸,并未和姑娘们多叙,只是,倒多看了那顾家二姑娘一眼。”

“嗯,你退下吧。”

这赏灯会乃由内侍省所置办,务必让天子尽兴。从太后的声音中听不出情绪,宫监暗自擦了擦汗,退了下去。

而天子寝殿办公厅内,桌上摆着数十佳丽画像。天子盯着桌上两笺,目光骤冷,袖袍猛地一拂……

翌日,国相严鞑觐见,内廷告知皇上未醒,让相爷稍候。

内侍奉上茶,严鞑便在办公厅里等候。他是个仔细人,一下便注意到桌下有一纸笺,纸上有字,下角一方朱红,竟似国玺所盖。他不由得好奇,过去一看,顿时惊住。

那是诛杀令!被诛者他是认识的!

他略一思索,匆匆退出,立刻折到太后寝殿求见。

太后听罢,竟淡淡一笑,道:“严卿,哀家素知你与那人虽未深交,却有几分相惜之意。你是想趁皇上未醒,来哀家这儿求个情。”

严鞑一惊,“娘娘高瞻远瞩。”

孝安目中却透出丝厉意,“皇上和哀家也有心放过此人,否则能任其逍遥多年?但严卿可知,据探子报,近日竟发现晋王夫人踪迹。若只是人有相像就罢了,但此事要是属实,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严鞑顿时汗流浃背,颤了声音,“他是当年主审,狸猫换太子,竟私放了……”

孝安闭目沉默了一会,方道:“皇上也考虑了数天,如今他既已拿下主意,此事哀家就交予严卿去办吧,赐个安乐死,也不枉你们相识一场。此事关系社稷,哀家信任大人,望大人也不负江山才好。”

“臣明白。”

严鞑目中透出丝狠厉,抬头间,发现孝安眉间狠色更甚。此事若由天子派人来办,只怕更狠绝,全尸也未必……能留。

他携旨出来。回廊处,一人匆匆行来,走得急了,两人迎面相撞,那人哎哟一声,连连告罪莽撞,慌忙拾起地上手谕。严鞑一看,却是翰林院侍讲学士傅静书。

他见这傅静书,眉眼忽而一跳,冷冷道:“大人看这手谕如何?孰好孰坏?”

傅静书浑身一震,只是摇头,“这是给相爷的手谕,下官如何得知其中记载?又岂敢胡乱评论好坏?”

严鞑紧皱的眉方才略略一舒,略一寒暄,抬脚离去。

傅静书却站在廊中,止不住浑身打战……

*

001有个公子他姓李

德靖十九年,冬。

“李公子,素珍来了。你是不是恼素珍去表哥家住了几天,将这群婆娘找来刺激我?”

一个女孩儿趴在屋檐上,眼巴巴地盯着院里的青年,还有坐在他身旁和他相亲的五个年轻女子。

面如冠玉的年轻公子手一哆嗦,整杯茶泼到对面姑娘身上。女子叫了一声,和其他几位姑娘一起站起,怒视檐上女子。

“冯素珍,又是你这丑女!告诉你,我李陈氏绝不承认这门亲事!”

狮吼一声,一中年妇人从内间走出来,叉腰看着檐上女子。

素珍叹了口气,心想:李大妈,这门亲事明明是你李家强的我冯家。

当年她家新搬到淮县,她爹爹和李公子他爹喝酒。这酒过三巡,看她爹一脸忧愁,那李大叔相问缘由。她爹爹便告诉他:她娘方产下一女,这左邻右舍都在她家附近转悠,似在打什么主意。

这当爹的是个大美人,这女儿还会丑吗?李大叔激动了,心想:尔等小民必是到冯家订娃娃亲来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先得月,他立刻自荐。

李大叔是淮县县太爷,她爹能拒绝吗?只好半推半就应承了。

翌日,李大叔、李大妈到她家串门,看到她娘亲,惊为“天人”,说她爹爹使诈。虽说她也觉得是自家爹爹使诈,但没人让你被诈啊。

何况,她从不认为她娘长得丑,不然她爹爹怎会那么疼她?不过就是眼睛小点、鼻子塌点、嘴唇厚点、脸上有点天花印子。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她也不一定遗传到她娘的基因呀。后来事实证明,她确实是遗传了那么一点。

话说素珍正回忆着往事,李公子一瞥他的书童小四。小四默默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弓,又在地上捡了颗石头,放到弓上,向她瞄准。

素珍很快中弹,啊了一声从墙头栽下去。跌下那一霎,只见李公子嘴角含笑,明如春花,霁如秋月。

为博美人一笑,她认了。

她摸摸头,龇牙道:“好痛!这死小四的眼力怎这般厉害?”

“自你五岁揪着他家公子衣服不放起,他已经开始‘护草’,瞄了十二年,不准才怪。还有,你不痛,痛的是我。我不在这里,你会故意摔下来逗李兆廷笑?”垫在素珍身下的少年将其抱起放下,面无表情地道。

素珍想拍拍那孩子的肩膀以作安抚,无奈她人只到他胸口,够不着肩膀,只好作罢,讨好笑道:“冷血,我给你买糖葫芦吃。”

“不要。”冷血几乎立即拒绝。

“为什么?”

“从小到大,你每次给我买吃的都是借我的钱,而且从没还过。”

“我是你家小姐,你怎能这般吝啬?我爹爹支给你的工钱还少吗?”

“老狐狸已欠我十八年工钱,亏得夫人时有补贴,我才能攒点私己。除了夫人,你们冯家没有一个好人。”

素珍叹气,这孩子这般小气是跟谁学的?谈钱多伤感情啊。是以,当他后来成为京城少女的暗恋对象之一,和什么叫“无情”“铁手”“追命”的一起被选进六扇门当公务员,人们还给他们安了个绰号,叫作“京城四大名捕”,她着实纳闷。

……本章完结,下一章“002 被扫出家门vs李怀素其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