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传奇 [目录] > 第2章:002 被扫出家门vs李怀素其人

《传奇》

第2章002 被扫出家门vs李怀素其人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别忘了任务。”进家之前,素珍一瞥冷血,语气严肃。

“玩了这么多年,你烦不烦?”冷血继续摆出冰块脸。

素珍睨他,“李公子被抢走是不是你负责,嗯?”

负责!即是娶她,冷血也会二话不说,应下她的要求。

素珍笑了。其实,也就让他去找方才那几位小姐喝杯茶、吃个包子,外加谈谈心什么的,给她们提醒一下李大妈这几年来给李公子纳妾皆不成功的原因。

因为咱李公子有“寡人之疾”,那啥不行。

但这关系不大,只消她和李公子将来成亲,怀上宝宝,就能还他清白了。

所以说,俗话说得好——时间能证明一切。

基于她从表哥家回来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探望李公子,行为有那么一点不孝,这时走正门不啻于找训,是以,她拉着冷血从后门进屋——

不想,迎接她的却是她爹娘、她哥,还有笑容可掬的大丫头红绡。

她爹爹笑得那叫一个春意荡漾。

素珍有点头皮发麻,跳进她娘怀里才对她爹晓之以理,“爹爹,即将嫁出去的女儿也是泼出去的水,懂不?”

她爹爹嗯了一声。红绡那丫头却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包袱递给她。

素珍两眼冒问号。

她哥哥好心解释,“阿水,你可以走了。”

“娘亲,他们要赶我走。”素珍抱住她娘。一物降一物,她爹对她娘爱逾生命。

“珍儿,”她娘摸摸她的头,眼中满是不舍,“这次你真的要走了。”

素珍想了想,问她爹:“莫不是你突然发现我不是你亲生的?”

此言一出,素珍立刻被她娘揍了个满头包。

爹爹却笑眯眯地道:“乖,去考个状元,光宗耀祖了再回家。”

素珍嘴角抽搐,她爹爹很能做出惊人之举。

譬如将隔壁黄伯的狗带去学蛙泳,将张婶的牛蛙带去学狗刨式。又譬如她娘学插花,烦恼菊花该配什么植物,他送她一根黄瓜。

但,拜托,这种人命关天的事你能不能靠谱点?

她指着她哥哥道:“哥哥去。”

她爹却一摊手,道:“他从小习武,你自小从文。”

“那就对了,让哥哥去考武状元,然后娶个公主回来。”

“可为父只喜文状元。”

素珍有种想喷血的感觉,奈何她自小被她哥拉着陪练,身体甚好,别说吐血,这气也不喘、脸也不红。她想了想,改抱冯美人的手臂,道:“爹爹,大周朝不兴女子考科举,一旦被揭发,可是全家抄斩的欺君死罪。女儿不怕死,可不能连累爹娘啊。”

“我们全家正好都不怕死,就怕闺女你怕。你不怕最好了。爹爹当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拿下文状元,你考上状元设法辞官就好。”她爹仍是笑眯眯的。

其后,她娘、她哥和红绡,拉她去乔装的去乔装,去马厩牵马的牵马,往她包袱里塞钱粮的塞钱粮。

素珍欲哭无泪。冷血说得对,她家果真没有一个好人,且没有一个正常人。

她决定回房睡觉,却被冷血在她爹的眼色示意下挡住去路。

她斜着四十五度角忧伤明媚地看他,“当年是哪个小乞丐死活抱着我,要我将他带回冯家的?”

冷血说:“是你说管我饭,我才跟你回来的。”

“那我好歹管了你十年饭,你不能恩将仇报哦。”

“管饭的钱又不是你出的。”

这样,大周德靖十九年,素珍被她爹冯美人突如其来的光宗耀祖念头赶出冯家,女扮男装,考状元去了。

最让她叹为观止的是,冯美人那厮居然还做了万全准备,替她伪造了张证件——

准考证。

每朝科举制度,从形式到内容,各有不同。大周设乡、会、殿三试,逐级而上,从州乡到省府,最后是中央。

准考证这玩意儿,正是身份的凭证,由官府统一制作,其上刻有特别的图案,写有考生籍贯、姓名、乡试名次等,并以官府印鉴盖于其上。也就是说,你必须在乡试中取得名次,才能参加会试。

当然,有钱能使鬼推磨,盖官印也不过是那点事儿。

所以,这对素珍说虽是造假,证却实非假证,而是花了钱造的真证。

只是,不管乡试、会试有怎样的猫腻,最后一关殿试由天子亲点,却得见些真章。

再回到准考证上。

素珍叹气。本以为冯美人只做到这一步,结果真是小觑他了。

他给她准备了多张证件,任君选择。吴基隆、刘楷威、林属豪……她看这些名字甚为霸气,预感他们将来必火,真不敢乱用。

冯美人见状,又拿出一堆证件,什么李时珍、李世民、李广……一堆李姓。

她知她爹是故意的,但还是憋屈地从中选出那一张来——

其上名字是:李怀素。

这名字也许有千万种意思,但在她看来,这不过取“李兆廷,你要想念冯素珍”之意。用她的名字来许愿,如此简单。

没承想,后来,她当官以后却严厉打假,还收了一得意门生——小周。

那孩子青出于蓝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差点没教她这前浪死在沙滩上。

小周最先也只是揭些权贵八卦,譬如某某贵妇神奇的化妆技术、卸妆后模样惨不忍睹,譬如某某武侯的学术研究成果。你说你一个学武的,怎能洋洋洒洒地写出笔墨通畅的文章?

后来居然打假打到她头上来,说她在科举考试中作弊,让人代笔云云。气得她拽起他的领子问:“你怎么证明你在翰林院招收公务员的考试中没有作假?”

这孩子居然慢条斯理地反问:“是不是只要我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你就承认自己作假?”

于是,她彻底被击败。

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一时,士子文人人人自危。

文人自古相怜,这倒也生了个好处,大家立下走动得多了,不再孤芳自赏,这写诗填词总得有个人证、物证啊什么的。本来宅在家里著书立说的,也搬到酒肆楼面去了,某种程度上带动了经济发展。

这事后来还牵出了一批食材、家具造假案——酱猪肉成了酱牛肉,酱牛肉成了酱羊肉,酱羊肉成了酱老虎肉,标榜紫檀花梨的家具都是些人造木做的。

她一气之下,严打以外,连续一个月吃青菜,家具改用最薄、最差、最便宜的板材,绝不让任何黑心商人赚她的血汗钱。

于是,人们争相传颂,说她是个清官。

后来天子大怒,颁下新法,严惩造假。

天子主张捍卫民众利益,大力护法,当值一颂。一国之治,治本之始绝非为杜绝那悠悠之口,更须真正做到以民为本。

这事给了官商民一个警醒,并非全是弊处,但若捕风捉影、过分渲染却亦非好事。小周那坑爹货弄得民众人心惶惶,天子最后归咎到她头上,罚她三月俸禄,害她只好天天到其他同僚那里蹭饭,以致后来人家见到她都立刻关门放狗。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基于每个凄美故事里上京赴考的书生都携带书童一名,素珍也被她爹配了个拖油瓶:冷血。她本来要的是红绡,谁承想红绡不干,说路上辛苦。素珍表示理解,这年头,小姐都不好当。

临走前,她想了想,写了封恐吓信给李公子,告诉他,若他敢纳妾,她就要他好看,又拜托她哥将李公子有疾的秘密传遍全县。

……本章完结,下一章“003权相 & 004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