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传奇 [目录] > 第3章:003权相 & 004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传奇》

第3章003权相 & 004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003权相

素珍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路上,还真开始认真琢磨起考科举这事儿来。

她又跟冷血讨论,说若论科举,不得不提“门生”这种职业。门生,门生,有门才能生。投在当朝哪位大人门下是一门学问;怎么让大腕儿在众多门生里看上你,更是一门大学问。

而说到势力,这其中之一便是当朝权相——权非同。

人常说,名字与运道大有毗连。素珍觉得这话不假。这位右相本便姓权,名非同,字相宇,又字欧巴。就连他家里的马也特别威风,叫作“欧巴马”,后约是嫌与他的字相冲,改为相近谐音“奥巴马”,听上去同样给力。

依照冯美人的指示,她和冷血要到上京去找一位叫傅静书的世叔。据说这位大人是他的至交,官拜翰林侍讲学士。

静书,净输。

名字取得不好,这职位便也让人郁闷。侍讲学士也就是个五品官阶,鱼肉鱼肉百姓尚可,能在会考上弄猫腻却免谈。若区区五品都能弄些猫腻,上面的一、二、三、四品还混什么?没有任何福利可言,素珍心想。这叫她情何以堪?

更让她郁闷的是,冷血那孩子放着大道不走,专拣林间小道,导致二人一路遇到不少讨要植树费的绿林好汉。

在冷血将第三拨好汉“送走”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爆发,说改走大道。

冷血不干,说这是体验生活。

素珍道:“逛市集、遇恶霸、救孤女、逛花楼,这些才叫体验生活。我看你八成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

冷血说:“你那是小说,而且是老掉牙的。”走到一旁吃干粮,不理她。

素珍走过去,一把捋起袖子。

冷血脸一红,随即轻斥:“妇德。”

待她泪眼婆娑地指着臂上被虫蚁叮出来的包,终于,冷血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妥协了。

到了市集,素珍直奔酒楼而去。

冷血一把拽住她的后领,“不是说逛市集、遇恶霸、救孤女、逛花楼吗?”

她不屑地回道:“这些我早在淮县做过了,你忘啦?”

冷血顿时绿了脸。

二人寻了镇上最好的酒楼,客人极多,热闹得很。素珍正在美美地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却听得身旁冷血突然道:“刚进门那五人,中间那穿蓝衫的必定身负重伤。”

“冷血,你鼻子真好,比狗还牛。”

她夸了冷血一句,冷血却不乐意,恶狠狠地说:“这是出自绝世高手的判断,你懂不懂?”

素珍心道:老子没打算懂。只转去打量那五名男子。

无他,这进出的客商中,数这几人最好看,尤其是中间那两位。其中那个蓝衣青年,眉是山墨翠,眸萃星魄色。另一个男子身着白袍,眉宇间似装深壑。这几个人坐在一处,便好似将四处的人都隔绝开来。其他三人约莫是家仆随从,一个是面貌寻常、目光温莹的老者,另有两个青年,都是精锐眉目。

冷血说:“请注意形象。”

素珍摆摆手,说:“不打紧,你看姑娘家们都在看。”

冷血说:“你别忘了自己现在是男人,女看男叫红袖添香,男看男就是断袖找死了。”

白衣青年和其中一名随从果然瞥了素珍两眼,也不见杀气,但那眼神足以让人心惊肉跳。

素珍愤怒,这乌鸦嘴!

冷血冷笑一声。

桌下,素珍伸手一拉他,只改看她的鸡鸭鹅,这样一直相安无事到那几人结账。

*

004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两桌甚近,素珍隐约听到一名随从微惊地说钱袋必是在途中落下了。

小二本是一副“你是大爷”的恭敬状,闻言立刻换了一副“你大爷”的不屑神色,眼梢一掠几名身形魁梧的堂倌。

店里顿时静下,众人看起热闹来。

“这个押下做饭钱,另外,我们需要一间上房。”这时,那白衣青年却伸手一摘头上的玉簪,递给小二。

素珍心里一动:那簪子通体如雪,纹理古朴,必定是精品,而且是上上品。

小二两眼放光,看向掌柜的,后者同样两眼放光。

眼看掌柜的便要去接,那蓝袍男子却拦下他,“七弟,这是父亲赠你之物,万不能给。”他说着,低咳一声。

众人心中一凛。老者立刻紧张地问了句“是否伤势发作”。他只说无妨,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道:“掌柜的,你将这东西拿到镇上最大的当铺典当了,将票据留好,在下改日来赎。”

他手下的人看到那东西,都变了脸色。

掌柜的却冷笑道:“大爷,你一颗破石头便想抵我三两白银的饭菜?!”

他话音方落,那两名随侍青年霍然站起,眸色已是寒极。

那掌柜的又惊又怒,手一挥,一众堂倌便要去夺那白衣青年的簪子。这几人看上去一副读书人模样,只怕不是这七八名高大剽悍大汉的对手。

余人纷纷议论起来,并不在意吃霸王餐的事,反对两位公子的状况颇为担心。素珍想:人长得美果是无论在哪里都占便宜。

“慢着,这账我替这几位公子结了。”

突然传出一声,掌柜的一愣,人们立刻朝素珍和冷血的方向看来。

方才正是素珍开的口。

被她猥亵良久、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她的蓝袍男子终于看了她一下,他唇角衔了丝笑意,似是致谢。

但他的眼睛却一直是淡如水的。

素珍一改方才对他的印象:这人看上去温雅,仅限模样。如果说那白衣青年是不简单的,这人便没有深浅。

依照蓝袍男子的吩咐,那老者上前将石头递给她。

她看了眼他掌中灰不溜秋的石头,笑道:“美人如玉,君子好逑。不必。这东西,大叔且还给你家公子爷吧。”

大周虽不盛行男风,却并非没有,权贵间圈养娈童更是常见。立刻有人倒抽了口气,那两名侍从更是立时怒了。他们主子被调戏、挑衅便罢了,对方还是一个丑男人。

冷血没好气地看了素珍一眼,准备随时开打。

倒是那蓝袍男子让二人退下,淡淡地看着她道:“如此,多谢公子了。”

那白衣青年看了看石头,又瞥了她一眼,轻笑一声,不知在笑什么。

蓝袍男子让老者问素珍籍贯、姓名,只说他日必定重酬。

素珍嘻嘻一笑,道:“美人,我在天字×号房等你。”说罢,便拉着冷血跑了。

也亏她跑得快,否则必定被那两名侍从摔过来的椅子砸中。

回到客房,冷血冷眼瞧她,“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免费替人付账可不是你的作风。”

素珍的热情被打击,反驳道:“我是好人,而且蓝袍男子本赠物于我,不算是免费。”

冷血轻哼,“就那破石头?”

“那玉簪你说值钱不?”

“废话,人家又不给你玉簪!”

“那石头比玉簪值钱十倍。”

冷血说了句“开什么玩笑”,随即开始打地铺,不再理她。

“有句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看冷血傲然挑眉,素珍也不恼,笑嘻嘻地解释道。

冷血听她声音认真,不似说笑,微微一怔。

素珍明白,多年情谊,他知道她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不是。遂接着道:“这是绝顶的玉原石,只是未经打磨,还是‘璞’。人们常说璞玉、璞玉,说的便是它。”

冷血听罢,眉皱了半晌,方道:“难怪那白衣男人方才一直笑,原是笑你不识宝。”

……本章完结,下一章“005 算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