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传奇 [目录] > 第8章:009 第一场大病

《传奇》

第8章009 第一场大病

墨舞碧歌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疯了吗?你明知那只是老狐狸诈你之计。那准考证上的身份是他为你准备的,他亦已交代下,这事必定瞒不了你,在你得知真相后,你我便立刻离开繁华之地,隐遁避世。他说,以你的才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避走,他日必能自保无虞。”冷血狠狠握住她的肩膀,眸光也变得冷冽而凌厉。

她一笑,缓缓道:“冷血,我问你,这杀令是谁颁下的?你知道吗?先皇,还是新帝?”

冷血脸色一凝,皱眉良久,摇了摇头。

她复道:“若是先皇,那么我们还有一丝生机;若是新帝……试想登基是何等大事,他却仍分出精力下令扑杀我冯家。既如此重视,冯家你我两具他人之尸当真能将其瞒过去?风声一漏,这天下莫非王土,我们一辈子难道就像老鼠般在躲藏中度过?你知道我脾性,若失去自由,宁可死!”

冷血绷紧嘴角,微微垂下眸。

“何况,这血海之仇,我不能不报!我要弄清楚冯家被灭门的原因。若是被冤枉,我必定要为冯家讨回一个公道!”

“若果真是新皇所为,你能怎样?你能杀得了皇帝?”冷血猛然抬头,厉声反问。

“成为他最信任的臣子,然后将他杀了。你信,还是……不信?”

冷血听她低低笑出声,脸色大变,一把夺下她倒握在手心的长剑。

素珍的一只手掌早已被割得血肉模糊,只有这样,才能稍缓心底的剧痛。

所有人都死了,她只有冷血了。她要保护他,她还要报仇,不能就这样倒下去。

只有剧痛能让人保持清醒。

冷血眼瞳中的光芒急促变幻,呼吸也倏地变得沉重。他咬牙盯着她,末了,重重点头,“我答应你,让你到上京去,即使我死了,亦必护你。只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因为报仇而变得不择手段。老狐狸绝不愿意看你这样……”

不择手段?

爹爹、娘亲、大哥,还有红绡,都不在了,她纵使变成奸佞又有什么打紧?

素珍怔怔地想着,昏倒在冷血怀里。

天地间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整个世界尽是银装裹素,皑皑娉婷。素珍也生了自出娘胎以来的第一场大病,差点熬不过这场初雪,骇得冷血暗里捉了多名大夫来为她看病。

大夫们说她病势太猛,是心病,无法治。

药方才吃下,她便呕吐出来。她每晚都做同一个梦,梦见她挣开那蓝衫男子的手,顺利躲过冷血,回到淮县,和爹娘、哥哥死在一起。

若当时能心狠些许,坐上马车,麻药在身的冷血怎追得上她?

她恨极自己,亦恨那人。听冷血说,那人后来没再多留下什么话便携人离开了。她一听即笑,她原也不指望他回报什么。

她的心清醒着,身体却在沉沦。后来还是一天半夜醒来,看见冷血站在床边仗剑守着,一双清亮的眼睛隐约透着水光,她心里大恸,挣扎起来服药,吃了吐,吐了便再吃,才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半个月后,她的身子终于转好,却也落下病根。她心里明白,瞒下冷血,二人出发前往上京。

路上,她问及冷血可知冯家被诛一案的个中玄机。冷血不知,她爹爹从没向他提起过只言片语。当初他问及时,她爹爹神色复杂,并不回答。

爹爹在隐居淮县前到底是什么人?果是晋王旧党?

皇帝是为这原因诛杀冯家?

究竟是谁下的杀令?会是新帝吗?

爹爹到底用什么办法向监杀的人讨下两条性命?

这个监杀的人又是谁?

李公子一家可有被牵连?

素珍决定按原定计划,抵达上京以后,仍找傅静书,也许能从他口中探得冯家灭门一案秘密的半角。

……本章完结,下一章“010 兆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