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浪皇后 [目录] > 第11章:梦断却是风敲竹

《流浪皇后》

第11章梦断却是风敲竹

彼岸繁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师兄——”柔柔的语调从身后响起,玉断箫这时才发觉自己居然失神了许久,连冷落了师妹都不自觉——

“阿,师妹,你怎么了?”立马换得一脸的神色担忧,逗得美人掩嘴轻笑,还好,师兄起码还是挂心自己的,只是师兄这担忧的神情,却是不只为自己!那个女子——

“师兄,你是在——挂心那个丫头吧!”

“师妹——”

“我看得出来,师兄若有了自己的所爱,那师妹我,也——”神色释怀,看得玉断箫却是心里难受!明知道自己所爱的是她,为何师妹要这样——

“师妹,你该知道为兄我的——”还能怎样,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那还能怎样啊,难不成还得要自己去爱别人吗?

“师兄,那个丫头究竟是谁啊?”知道师兄的心那就好,只是叶倾城还是比较忧心那个女子,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她是第二个能影响到师兄的人,况且也是她自认识武尘以来,第一个得到武尘喜欢的女子——目光里一抹暗沉,却叫叶倾城收了心!

“她?她只是个孤苦的女子,叫念无,没人依靠,我看着不忍,就带着身边,到时候再看——”莫名的,玉断箫就是想要保护念无,目光闪烁着,只是根本逃不开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的眼,看来那个女子是个威胁——

“念无——”打断了叶倾城的考量,玉断箫却一个上步,冲到客栈门口,一把拽过念无柔细的胳膊,一脸的凶神恶煞,手上渐渐收拢的力道却叫念无皱起眉头,一直守候在边上的绝色花月也蹙起眉,这个男子粗鲁得紧!

一阵风,隔开玉断箫的怒气,已经把念无护在自己的势力范围里,目光温柔如水,询问着念无,念无心领神会,弯起嘴角,笑笑。

但这互动看在一边玉断箫的眼里却成了眉目传情,“你是谁?”语气严厉,面前这个男子温文,但却有着一股自己的气质,让人不得不信服!

“原来叶姑娘也在这里,在下失礼了!”乌黑的发髻向左右耸起,用镶着紫貂毛的昭君兜给挽着,帽兜上镶满银白色的米珠,齐额二排,粒粒黄豆大小,衬着她浓妆艳抹却瘦伶伶的脸蛋,分外妩媚,大红猩猩绒披风,露出里面一件茄红色的衫子,这样倾城美人,又有这个排场,应该就是江湖第一的美人——叶倾城吧!

“阁下是——”叶倾城微红了脸,这个男子,着实出色,自有他身就的一幅天成的气质。

“师妹——”不喜欢自己的师妹被这个男子打量,玉断箫一声呵斥。

“看来阁下就是无梦谷,人称玉面神医的玉断箫,玉公子吧——”绝色花月一个略微的躬身,礼数一下,却没什么卑微的举止。

“哼——”玉断箫转过身,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确实是个人物,江湖上谁人不想得到玉面神医的交情这样以后必要时也可以得到帮助,可面前的男子——

“他是绝色山庄二公子绝色花月——”念无帮着轻声。

叶倾城眯起眼,原来江湖人称的绝色公子就是他,难怪一表人才!也许——一抹亮光在眼底闪动,眉宇间更加的妩媚动人!

“念无姑娘,在下还要去找舍弟,以后若有机会,可以来绝色山庄找在下,相信绝色山庄都会欢迎你的!”

“恩——”一定的,绝色山庄弄不好还是自己的家呢,当然会去的啊!

“好,念无姑娘,中秋节绝色山庄会有晚宴,若是姑娘有空,在下一定好好招待!”

点点头,念无面色温柔!

缓着步,但一个眨眼,却不见了身影,有这身功夫在江湖上难怪是个厉害的人物!

“哼,要走就走,还待着干什么?”玉断箫语气不顺,看那个恋恋不舍的样子,玉段箫还真是不顺眼——

“玉大哥,——”念无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错了,只能发挥无良的眼神,让玉断箫发不起火!

“好了,师妹,我们回无梦谷好了——”

“师兄,不行啊,我——要回擎天盟——殷邪他——”叶倾城神色为难,一脸哀痛的神情却叫玉断箫更是难过了心神,该死的!他忘记了,师妹早就不再是自己的师妹,她现在是殷邪的座上佳人了啊,整个江湖都知道,他玉段箫又凭什么忘记呢?

“也是,你的身子要紧,何况擎天盟离这里也近一点,就陪师妹去好了!”玉断箫冷下声音,看了眼念无,终究还是荡开眼神,念无撅起嘴角,“那我也去,好不好?”

没有回答,却叫念无笑开眼角,玉断箫答应了——

被玉断箫护在怀里的叶倾城偏过头看了眼念无,眼神思虑,那一脸的娇憨,配上那空灵眷绣的气质,是个对家——

微风轻拂的轿子里,叶倾城慵懒地半倚着馥郁香浓的身子,纤纤素手伸在鎏金色的扶手靠上,眼神低瞅着面色冠玉的男子——玉断箫!看他时而舒展,时而蹙起的眉间,叶倾城心里划过一丝细细的自豪,我可以不爱天下人,天下人却都得诚服于她叶倾城,这就是她要得!抛了个得意的眼神给轿子外跟下人一起的念无——叶倾城眯长细细的丹凤眼!

“师兄——”带着江南蜜水般香甜的声音响起,如果人世间还有什么是遗憾,最大莫过于红颜流逝,不是吗?

“师妹,你放心,师兄找到了一味奇药,应该可以压住你体内的阴寒——”玉断箫语带保留,是的,只是暂时,可究竟怎么运用他也还是不知道!

“我——终究要死的,不是吗?”顿了顿,这具破败的身子,她叶倾城不是不知,只是那浅浅的红尘眷恋让她坚持着,“我这身子早就该归于尘土了,要不是师父跟师兄你一直细心照料着,怎么可能活得这么久——”

“师妹,师兄就是拼了性命,也会保你——”打断叶倾城的顾影自怜,玉断箫急急地说出口,却正好对上念无清澈的眼落在轿内,心一阵悸动,话也禁住了口!

念无在边上走着,自己没有身份,所以只能是走着,只是脑子却一直闪过武尘还有绝色花月的身影,她努力要去抓住十岁前的某些东西,但仅仅一瞬,却如流星,不见了。自然地抬起头,却看见玉断箫那郑重许诺的样子,记忆里似乎也有人这样对着自己许下一生的誓言,只是,是谁?她不记得了!怪谁?爹爹吗?不,根本不,怪只怪自己的身体,不是吗?念无转过头,不再看轿子里玉段箫与叶倾城的兄妹情谊!

茫然地闪过头去,却没什么多大的表情,念无完全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却叫玉断箫蹙起眉,眉心隐忍着的不悦却叫一边娇媚如花的叶倾城凉润了眸子!师兄啊,你是不是终究有一天也要放弃倾城了呢?记忆里那无边无尽的雨水,仿佛带着利刃,片片凌迟她瘦小的身子,无边无尽的寒冷将她吞没——

……本章完结,下一章“粉墙花影疑是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