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浪皇后 [目录] > 第14章:望断斜阳袖啼红

《流浪皇后》

第14章望断斜阳袖啼红

彼岸繁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断箫原本就闷着脸坐在席间,看着师妹在殷邪的怀里那样浅眉低笑,心口闷闷的,而念无的出现更叫他产生一种被抛弃的耻辱!偏生这个犯罪的人却一点自觉也没有,还——更加美好的不似凡人——甚至胜过师妹!眉间的皱痕更加的深!

“武尘——”念无反射性地唤出名字,那道清凉悦耳的声音叫场上一干俗尘男子更是沉浸美好——是不是天下的好女子都在擎天盟了??

“乖,不过以后不用叫武尘,叫我武大哥吧——”总觉得叫师兄是最适合的,可——毕竟还不是他的无垢小师妹啊——

“——”笑了笑,念无不置可否!

一边寒着眼,却在念无踏进来的第一刻流光闪动的绝色风月,在听到武尘叫他她称呼自己武大哥的时候,心头闪过如刀割般的疼——手紧紧地捏住银质的杯,一个仰头,就着划过喉咙的烈酒去掩住心底那莫明其妙的情感——这个世间能挑动他情思的只有他的绝色无垢,然,为什么,面前这个女子能这样轻而易举地做到?仿若无垢当年那一颦一笑!

眸子闪过不为人知的思量,却被坐在主位上的殷邪对上了视线,不错,看来索情这次带回来的丫头,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哦!遥遥地抬起酒杯,向着念无的方向遥祝!叶倾城的眼底闪过阴冷,不可以,那是她受尽苦难得来的幸福,念无不可以,谁都不可以夺走!!!!

“念无妹妹来,坐在这里,跟武大哥一起坐!”武尘拉起念无的手,就往一边的上座坐去,的确,凭武尘在江湖上的地位,就算在擎天盟里的地位也是独一无二的!而正好,这个位置正对了绝色风月——在殷邪下坐的右边!

念无无措地被武尘牵起手拉往自己的座位,恰巧却对上玉断箫的视线——心一惊,“不了武——大哥,我还是坐玉公子边上吧!”念无觉得自己得坐在玉断箫边上,毕竟自己的身份不配坐上座,况且自己可是玉断箫的小药童啊!

瞪着眼,狠狠地看了眼玉断箫,准备不理会,依然拉起念无的手,就往自己的位置带去!念无尴尬地看着玉断箫一脸的铁青,却挣脱不开,也就只能由着!

“来来来,这个是西域来的葡萄酒,很温和的,念无妹子来一口?”抬起酒杯,念无一个不注意就给灌下了嘴,真的不错,甜甜凉凉的,没有半点的苦涩,只是从来不成沾过酒的念无却微红了脸颊,粉嫩嫩的,如同刚出生的婴孩,纯真而美好!

贪恋上那葡萄酒温温的暖意,念无自己倒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起来,倒叫一旁一直暗暗观察着的玉断箫还有绝色风月眯起了脸,玉断箫心里直咒骂,这个念无,出了谷就这么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现在还学起酒色女子沾酒的习性。而绝色风月却紧抿起嘴角,这个武尘,自从无垢从绝色山庄消失以后,就一直找绝色山庄的茬,尽是些捣乱的事情,也难怪他,他也是真心欢喜无垢,所以才对绝色山庄这么火大,是他们没把小无垢守护好!所以他一直没过多的理会武尘,倒是四弟绝色落月,个性急躁,一逮着武尘两个人就一定不好过,惹得江湖一直不安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什么深仇大恨,其实只因为无垢罢了!而现在,绝色风月却第一次对武尘有了不悦,他怎么可以让念无喝酒,一个姑娘家,这样不该的!

“念无姑娘,这葡萄酒虽好,不过却不可贪杯啊,一样会醉的,免得——出事啊——”闪亮着眸子,眼睛微微一眨,殷邪吞下一口酒,对着念无,唉,还是帮着说吧,毕竟看一个仙子醉酒失态他也不忍心啊,心底却悄悄地欢喜开去,其实,她微醺的娇态蛮可爱的!

“呃——”根本不知道这种酒也会醉啊,念无脸更红,吐吐小舌,表情无良,乖乖放下手中的杯子。

“敢,有我武尘在,绝对没人敢对你不好!”武尘一副保护者的狂态却叫绝色风月更加的不满,眉心点点的郁结!

“大家继续吧——”伸手缆过叶倾城馥郁暖柔的身子,殷邪扯开嘴角,一声令下,原本断下的歌舞继续延绵开去,透过舞女曼妙婀娜的身姿,念无恍惚地看到琉璃那一张红艳如水的脸,心底滑过一丝不悦,不喜欢,不喜欢,真的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突然一个高亢的音符,场间轻柔曼舞的舞女全部一怔,身形仿若射出的利剑,往着场上落座的宾客们飞身而去,身形柔美却四处透着杀伤力,原来,她们不是简单的舞者,却是厉害的武者!

当然武尘的这边也有个武者飞身而来,一个挥手就把人家娇嫩可人的美人给挥倒在了一边,一边仍不忘夹起一块糕饼,往念无张开的嘴里送去,“乖,来吃一口,这是江南最有名的鹅油松香酥饺,一般地方还吃不到哦——”哄小孩的语气里无限包容,半点不曾理会场上他处的纷乱,念无却被武尘那样的不怜香惜玉的举动给瞪傻了眼,饺子也给落进了樱桃小口里,不小心噎住!

“咳——你怎么可以——”脸色绯红,念无直觉着不该这么对待一名女子——

“乖,这么大个人,吃个糕点还给噎住了!”轻柔地拍打着念无的背,一边递上新鲜的毛峰茶水顺口!“我才不喜欢女人碰着我!恶心死了!”

奇怪,念无愣愣地想着,“那我呢,我不是女孩子吗?”

“你不一样,跟我可爱的小师妹一样……”我可爱的小师妹,知道不知道师兄再想你啊!武尘突然就心中一阵难过,不知道无垢会不会也有人再细心的照顾?有他武尘这么好吗?

“——”看武尘语气中那浓浓的宠溺与温柔却叫念无不自觉地心酸,“你小师妹一定很快乐哦!对了,你师妹叫什么?”

“是啊,她从小就可爱,哪是一般女子比得上,她最可爱了——”(此处省略百字,因为只要说到小师妹,武尘就像只鹦鹉,大家从前面就知道了哈)“无垢,绝色无垢,很好听的名字吧!”

心一个颤抖,无垢,绝色无垢——

“她一定很开心有你这么玉树临风的师兄的!”念无呢喃着,嘴角温柔!

“真的吗?”武尘突然兴奋起声音!

“恩——一定!”念无说着,给了坚定的力量!抬起眼,看着场上的纷乱,风月哥哥——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只是坐着,从容地饮酒,武者的软剑却已经直指着他的眉心半分,念无一下揪紧心神。

“小心——”眸子深沉扫过念无的脸庞,看清楚了念无那眼底自发的紧张,绝色风月突然心一暖,莫名的温暖,就像——小时候无垢搂着自己的身子,暖侬着稚气的语调说“我最想风月哥哥你了”……

无垢!!!她,是不是无垢,他的无垢——

“好好好,各位果然是武林上杰出的人物,来,各色佳丽今晚就好好服侍你们新的恩主了,知道吗?”主人台上殷邪好听磁性的声音响起,却叫念无明白其实这只是主人一出精心的游戏罢了,自己也只是平白的担心罢!

“哼——”以为不知道殷邪的把戏吗?好歹也打了几年的交道了,看不见狐狸的尾巴也该嗅到狐狸的骚味吧!绝色风月闪过不屑,却定定地注视着念无!心中隐隐的确定,她,会是无垢!那相似的神情,那相似的触动力,都叫他悸动!一丝悄然的喜悦浮现眉间,在那点点的温柔装点下,更叫绝色风月那俊逸的光华平添一抹动人的清华!叫一边的舞者拿着软剑不知所措地脸红着,而至于琉璃更是呆愣了眼,绝色风月真是飘逸男子啊——

“什么?”念无还没来得及嚼下嘴里的鹅油松香酥饺就被殷邪接下来的话给继续噎住,整张俏脸红彤彤地叫人怜惜,却叫始作俑者殷邪略微不安啊,都是他的错啊!这种话实在是像人家这么轻灵的女子不该听到的啊!殷邪微微闪了下眸子,稍微一点没被某种生物啃掉的东西蠢动了一下——良心!

不是吧,念无闪过神色,却叫一边的武尘给扬扬得意得差点飞天!他的好念无啊——不舍得他给别的女人碰啊,^_^哈哈哈哈哈哈哈——

“念无妹妹啊,你真好,放心,武大哥绝对不会叫别的女人给纠缠上的!”口无遮拦却叫一边原本挥倒在地上挣扎着好不容易起身的舞者再一次晕倒,不过这次却是羞愧而倒地!

“呜——”真是太自恋了啊这个武尘,念无难受地吞吞口水,鹅油松香酥饺松嫩香滑的味道就这样滑进喉管,记忆里一根弦却深深地拨动——好熟悉的味道!

“来,这是鹅油松香酥饺,无垢乖!”一个温暖如春水的声音柔柔的响起在耳边,一道模糊的身影高贵却亲切,似乎有记忆中娘的味道!青乌色的天空上有一玄明亮的圆月悬挂!

甜蜜,温馨,仿佛有风微微拂过,一股淡淡的,淡淡的味道在蔓延,掩藏在美酒佳肴的味道里!

痛——

念无晃动着头,某些东西叫嚣着喉咙,似乎渴望撕破她的脑袋喷涌而出——

鹅油松香酥饺?无垢?那些,是不是十岁前属于自己的记忆?念无痛苦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据梦醒几时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