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浪皇后 [目录] > 第20章:飘零清香新旧梦

《流浪皇后》

第20章飘零清香新旧梦

彼岸繁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怎么我擎天盟的客人全在这里?”一道清朗爽快的声音响起在门栏处,不是殷邪还有谁?

一双交叠着的双腿兀自悠闲着,眼神四处飘摇,却若有若无的扫过无垢!她——受伤了?

“邪?”一道软侬浸润着甜蜜的声音响起,不是叶倾城还会是谁?

微微的一款身,姿态千娇百媚,可偏偏无人欣赏!叶倾城从来不曾遭受这样的待遇!“念无姑娘怎么了?”叶倾城作势就要上前扶过念无,娇态摇曳!却被殷邪一个伸手就给拦进怀里,“我的美人,没见到绝色家的两大公子,还有武尘在吗?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美人出手?”

叶倾城驼红了脸依在殷邪的怀里,却愕然发现师兄玉段箫青蓝着脸,跨出的一脚硬生生给劫在半中。

“好了,索情,你可以下去了——”淡然的一挥手,殷邪就下了命令,语调轻柔,却隐隐有着一股霸道的张力,不容抗拒!

莫索情轻轻皱起浓密的眉,看了一眼无垢,以眼神短短的会意后,大步流星就出了门,暗暗扯过门后的莫琉璃,头也不曾回!妹妹倾慕绝色风月他这个做哥哥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更清楚的明白,这个男人,妹妹爱不起!与其这样折磨,不如乘早死心!

无垢缓下心,在绝色花月的怀里,感觉很舒服,那温柔的呵护,果然,他是个好哥哥!无垢抬头看着绝色风月,只是可惜,想不起十岁前,自己究竟有过怎样的生活,大哥,对不起!无垢眼神流露出哀伤,看得一边的绝色风月心被纠紧!绝色花月仿佛也得到自觉般,只是轻轻拥紧无垢的身子,用自己的气息做了一个承诺——无垢,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唉——”低低的浅叹,殷邪微微地叹气,还真是兄妹情深,可怜的武尘啊,还第一次见他吃鳖呢!

叶倾城微微扬起头,眼底流光旋转,厉害,先是师兄,接着是武尘,还有莫索情,殷邪,现在连江湖最有名的两大公子也对她——可恨,全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就然全都围着她转,要她江湖第一的美人叶倾城情何以堪?念无,也许我们真是天命的宿敌吧!

叶倾城眉心阴柔,是,念无是兀自一段空灵,可她叶倾城也不是什么软角色,她比她更通晓如何能利用自己的容貌娇媚!所以,她,叶倾城,不轻言败!殷邪是好,但也只是她离开无梦谷的一步,原本是打算好好地呆在擎天盟的,怪就怪她遇到了绝色风月,那样傲然无物的神情,还有那富可敌国的身价,殷邪是好,只是那样刀锋见血的生活她叶倾城不喜欢,相比绝色山庄庄主夫人的地位更是诱人罢了!所以——

“师兄,怎么你也来了?”转过心思,叶倾城荡开去倾城的笑颜。

“呵,不一般的热闹啊,连江湖第一的神医也来了啊——”殷邪浅浅的低笑,语气轻柔而好听!其实在他没到无垢的房前时候他就已经知晓!绝色无垢啊绝色无垢,江湖第一的美人叶倾城都从来不曾牵引这么多的江湖高手,你一出注定是掀起江湖风雨的人啊!心底细细地划开一角,那个峻拔犹如天地王者的男子——呵呵,该现身了吧,在不出来就别怪他殷邪没有好好照顾好他预定的新娘子了哦!

“——”玉段箫没了声响,也略过师妹的问候,只是上前时候,墨亮的眸子扫过了殷邪,眉间兀自一点殷红!

“念无——”毒怨的目光就这样纠结上绝色花月怀里的念无身上!无力苍白凄凉的感伤却突然溢满胸怀,是的,念无本就是跌落的仙子,身来就是颠倒众人的,自己那隐隐的霸占欲来得情有可原,来得那样自然而然!然,自己虽然是江湖神医,可是面对念无时候那若有若无的自卑却叫自己心难堪了,现在,围在他身边的,哪一个不比自己来得光鲜,来得荣耀?

也许,自己不该带着她出谷——

“玉大哥?”倒了念无先了出了声!婉转清啼,带着点点江南特有的氤氲之气,众人的鼻尖仿若有着雨后栀子花的香味在跳跃!真是一个绝色好佳人!

玉段箫甩甩头,神色一凛,撒开腿脚就要上前!叶倾城眸色暗沉,心里隐隐的怒气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师兄,你真就不要倾城了吗?

玉段箫的举动却被一道冷冷的声音给止住,绝色风月清朗着声音倒,“念无累了,都下去吧!”算了一种婉拒吗?玉段箫涨红了脸,本就是个清冷的男子,江湖也不多走动,若不是因为师妹在擎天盟,他玉段箫极少走动江湖,现在被人这么一声呵斥,脸色更是不自然!

“我的美人,你现在的样子可是花容失色?”一语双关,殷邪修长的指尖划过叶倾城羊脂般精细的面庞,眉梢旁那点点得温柔却抛到一边玉段箫的位置上,那样精致的容颜却因为点点细微的愤怒而被破坏了娇媚!叶倾城不自然地垂下头!神情一丝尴尬!

玉段箫清瘦的身子不自在的微微晃动!武尘看到玉段箫这副模样,突然就没了什么好兴致,“师妹,你乖,我去告诉那个老头子,你好好休息!”转过身,就是一副阎罗脸,“要是敢再弄丢我的无垢,老子我掀掉你们绝色家的招牌!”

念无只是浅浅的笑开去,绝色花月目光依然如水!“花月哥哥,我很幸福,对不对?”这样的幸福,念无突然没来由的怕,怕,有一天自己又弄丢了,该如何?

“好了,大家都出去吧!”旋过叶倾城的身子,殷邪最先走出念无的房间,接着武尘也一步三回头出了出去,倒是玉段箫,软了步子,不知如何?

花月细心的放下无垢的身子,看了眼大哥,然后看了眼玉段箫,“玉公子,在下有些药理上的事情,还请讨教——”倒不是说怕得罪江湖神医,比起医术,绝色山庄可倒也算是独步天下,不是说怕得罪他玉段箫以后就没好日子过,只是念在无垢的面子上,毕竟爱上无垢是大多数人的本能啊!他绝色花月看着,也只能是可怜,给个台阶下吧!

玉段箫到底走还是留?他不知道,绝色花月给个台阶下,自己不是不知道,只是无垢——可看那边绝色风月的样子,一定是要跟念无谈谈,自己这个外人有什么面子留下?罢,不在一时,走了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醉眼烟雨春已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