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浪皇后 [目录] > 第42章:秋水一分道憔悴

《流浪皇后》

第42章秋水一分道憔悴

彼岸繁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一声细微的呻吟传出来,好热,无垢只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温暖过,从小自己的身子只是冰凉,就算贴身配着火凤环佩也一样不能得到半点温暖,心口永远是那样脆微的温度,就连指尖星冷地滑过自己的身体,无垢也还不明白,究竟是身体寒去了指尖,还是指尖的冰凉颤抖了身体……

可是,可是无垢现在却好想流泪,那春日一样暖融的温度叫无垢轻声叹息,如果可以一辈子这样温暖,就算永远睡去她也愿意……

“无垢,你醒了?”一道醇厚的嗓音响起在无垢的耳边,是谁?如扑翅的粉蝶一般,无垢挣扎着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个光洁的下巴抵在自己的头顶,但那个声音确早已经镌刻进心底,无垢怎会不知道?

龙子玄——

“我……”一道艰涩暗哑的声音,“别说话,我去给你倒茶——”说着,无垢就看到龙子玄只穿着单衣但却高大峻拔的身子当着自己的面起身下床,更叫无垢失声尖叫的确实因为龙子玄起身而带起的被子下的自己居然——一丝不挂——

“你——我——”无垢瞪大了眼睛直直看着龙子玄那倘然自若地神情,脸色突地绯红若晚霞!

“来,这是我泡的茶,温的,不烫,你慢慢喝。”知道无垢的尴尬,隔着如云的丝被,龙子玄唇角带笑扶着无垢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怀里,手中的青花瓷杯往无垢唇边靠去,那样温柔缱绻的动作,处在极度震惊里的无垢不能察觉,而不自觉宠爱着无垢的龙子玄也不觉得什么奇怪,只是看在纱窗外那双含霜美目的眼里却是淬了毒的箭,一点点腐烂了心口,为何他的半分温柔从来不曾施舍给自己?为何?就算爱情从来都是不相等的,却凭何如此彻底地失衡——

“真是人面桃花相依旧啊——”一道浅浅的戏虐响起的背后,素白着容颜的流水一个转身就落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纳木允苍的怀里——

“你——”流水带着点点地慌乱,眼神凌厉!

“流水啊,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这番狼狈的模样?”纳木允苍唇角带着三分凌厉的浅笑,却看得流水素白的脸上更是显得缥缈死白!这个男人该死的为何每次都在自己身后出现?流水咬着贝唇,强装的镇定看在纳木允苍的眼里更是可怜得直想发笑,谁不明了流水对龙子玄的爱恋,这样扯白挑明的爱恋,她还这样顽固地想掩藏些什么???

“纳木公子,是流水失态了,流水这就下去!”流水咬牙挣扎,奈何身子却分明未动,这个铁齿的男人真是武功好得要命!

“教主,老教主有信——”煞黑色锦装的冰奴从转角的阴暗里现出身影,扫过教主怀里的流水一眼,同是倔强挺立的女子,却因为一个男子折磨得自己里外不是人,那头缎墨般的发丝临风张扬,却分外显得颈部曲线美好,冰奴那淡淡的一眼带着怜悯,算是给爱一条活路吧,即使她们只能是死敌!

“冰奴啊,我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主人啊?”纳木允苍岂会不明白冰奴的举动意义,这个冰奴,同时天涯沦落人了吧!

“教主永远是冰奴的主人,教主吩咐冰奴万死不辞!”冰奴温顺的恭了身,举动中牵扯出的弧度却叫流水暗自一个冷颤!

“好你个冰奴啊——”纳木允苍倒要看看这出戏会怎样发展下去,不过最好奇的还是里面那个女子——那个命定的女子——

“大公子——”下人垂手而立!

“怎么了?”绝色风月没有转身,只是背着下人依然看向外面的落叶!

“擎天盟盟主殷邪来了——”

“是吗?”殷邪你倒真敢来!!!!绝色风月眼角点点杀气!

“而且——还带了叶倾城——”哼,托孤来了?当绝色山庄是什么地方了,殷邪!!!!!!

一道凌厉带刃的转身,绝色风月已经出了房厅,下人微微愣了一下,却也立马训练有速地跟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似水浅伤成莜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