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流浪皇后 [目录] > 第7章:花娇柳媚是绝色

《流浪皇后》

第7章花娇柳媚是绝色

彼岸繁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娃娃,你的大哥前途不可限量哦——”玉算子看了眼手中娇嫩安详的娃,轻声一句,为了这个娃,整个武林怕是要被绝色山庄的人给闹腾开来的吧!不过,只要她碎桃欢喜,整个武林天翻地覆又关他如何?

雪白色的缎锦绕好孩子的身子,有如凌波微漾的步子,一跃下山崖,不见踪影——

绝色山庄自中秋后重出江湖,绝色四公子历练江湖,不为纷争,不为名利,却无人得知为何!

“玉郎——你怎么——”望着相公怀里的孩子,碎桃一下子面色绯红,苍白如透明的肌肤上淡淡匀开的红晕,美煞玉算子的眼,看来这个决定是对的!

“我救她,不过就让她做我们女儿几年,算是偿还。”微薄清冷的嗓音却叫碎桃红了眼,只是因为自己的喜欢,自己的心愿,玉郎——!这样的男子爱得霸道,却温柔对己,夫妇何求?

小心接过相公手中的细致娃娃,神情间尽是女人的柔美,只是可怜了这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她的家人是那样的怜爱她,怕是会难过死的。

玉算子微微牵动嘴角,该是这娃娃的缘分吧,既然这么得碎桃的欢喜,罢,罢,随着去吧——

光阴几度飞梭,只是少女不识人间愁!

“我抓到鱼了——”一尾银白色的巴掌大小的鱼在一双青葱玉手里挣扎跳跃,只为逃离,带起的水珠弄湿女子垂落的发丝,青布衣服也因为河水而变得透明,微微勾勒出女子窈窕的身躯,转过身上岸,一把把鱼甩落在离河几丈远的青草岸边!拍拍手,一张素丽未施半点粉黛的脸就这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阳光美好的午后,女子娇柔的张了张嘴,悄悄的睡意袭来!

——

“念无——好孩子,你醒来陪娘说话好吗?”柔柔的,像是有暖风拂过,是娘,那个声音是娘啊——意识已经涣散!

女子温柔地拂弄床上女孩乌黑的柔发,那个女孩面色青紫,嘴角干裂,小脑袋耷拉向枕头一侧,毫无知觉的样子更叫人疼入心尖!

凑近去看,女娃原本浓密的睫毛现下一动不动,就像粘贴在这张青紫小脸蛋上的两瓣下玄月,可以想象这双眼原本有多美丽动人,难道这清亮如泉水的眸子再也不能灵活的闪动吗?女子突然揪紧了心口,坐在床边的妇女挽着松松的发髻,憔悴但却难掩那清幽的气质,转过身,女子突然泪如雨下,娘,是娘,真的是娘——

那么床里的孩子就是十岁时候的自己吧!女子把目光投回床里,却看到十岁时候的自己,细长如柳月的眉毛如大人似的痛苦地睁开又阖上,睫毛扭动着难受的幅度,身子抽搐着,唇边却意外的牵扯出一丝天真温存的笑容,慢慢地睁开眼,只是目光如秋水般澄澈宁静,完全不是孩子该有的神情,更像是佛殿上大慈大悲观音的目光,看尽世间百态,没有半点的眷恋!眸子晶莹剔透犹如黑珍珠,看了眼床边守候着的娘亲,声音安静,悲哀,“娘——念无要走了——不能在娘身边了,爹——”

像是活生生被剜去了心头的肉,妇女捂住心口,声音哽咽,“傻孩子,爹回来了,念无就不难过了——”

“爹,念无还没等到你呢——”小念无把目光拉到窗口明亮的地方,小小的脸上华光流逝,碎桃的眼泪哗啦就落了下来,玉郎,玉郎,你快回来啊——我们的念无——

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原来小时候的自己是这么的不乖,让娘这样伤心?她只听过娘说自己小时候身体不好,要不是爹回来的及时,不然小命也就没了!可,这小时候的情景却叫自己无法释怀——

谁——

来不及试去眼角晶莹的泪滴,念无一个直身就起来!

背对着她的是一个约二十岁上下的少年,一身白色的衣袍,直挺的背脊散发出浓烈难以亲近又疏离的气息,尤其那明显的肃穆,神情寂寥得就像是荒凉墓地般死气沉沉,原本艳阳的午后,念无却突然觉得风带着卷,吹过自己微湿的身子,丝丝的寒意开始渗透——

一边暗自警戒着面前的男子,一边环住自己的身子,微干的身子使得粉嫩的唇半紧咬,冷——他是谁?这里除了爹娘和自己从来没有人来过,而自从爹娘走后,就从来没有人来过!所以空气中稍微的异动,念无也可以感觉——

转过身,念无忍不住倒抽了口气,俊美如冰雕的轮廓,水粉色薄凉的唇紧抿着,寂静却暴烈的眸子眯起,直勾勾地看着念无,没缘由的,念无倒退了一步,兀自微红了脸颊——

“玉断箫——”

下到这个谷底原只是为了寻找小银鱼治疗师妹的身子,寻着鱼却发现鱼被一青衣女子抓去,原本是该有先来后到的,只是师妹的身子不能耽搁?所以,冒然现身只是不得已!只是,心底却有分好奇怎样的女子能在这样的谷底悠游自得!

抬眼的瞬间,那是目光与目光在季节与季节里的缠绕,少女的娇羞让她低头退后,垂手一旁,素衣练裙,映衬得她秀眉如远黛般黑,双眼寒潭般清澈,肤色如玉,神情娴静,两条素白的绸带从脑袋后直拖到地,飘飘翩跹,仿若临仙,愈加神韵动人.玉断箫的心仿佛被长针扎了一下,奇特的痛苦混合着快意刹那间穿透全身,师妹的模样一下子就钻进脑子,而此刻念无的模样却永远的留在他的记忆里——美好清丽的女子,仿若倾城——

富贵繁华,花娇柳媚背后是肮脏龌龊的烦恼,眼前的女子却是那么的美好,玉断箫突然发现,也许,老天安排了这样的相遇不是个错误——

浑然不自觉地,从来冷眼看人挣扎的玉断箫就这样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玉断箫?”悦耳如天籁,比起师妹苏侬暖语却又多了几许天真的明媚,不过,师妹永远是最好的!!!

玉断箫?很好听的名字,念无看了眼眼前清华冰冷的男子,很适合他的人,“念无——不知道公子为何闯入谷底?”爹爹为了保证没人能侵入谷底,打扰到娘亲的静休,设下的奇门遁甲,绝对不是一般人物能够进得来的!

面对念无的疑惑,玉断箫却不想回答,他只是因为自小在无梦谷中长大,所以对于这里的情形有种几乎直觉的反映,所以,能到达她面前纯粹是巧合。

瞟了眼念无身后早已奄奄一息的小银鱼,玉断箫突然觉得为了师妹而坚持的不择手段在面对面前的女子时候是种错误。

……本章完结,下一章“错乱烟花生相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