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架越时空之梦幻武林 [目录] > 第17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2)

《架越时空之梦幻武林》

第17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2)

好心情783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来吴家堡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里的生活过的宁静充实。每天除了跟吴影学武功外,全部的时间都花在和初情的相处上。

可有两件事情让梦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在很长的时间内深深的左右了梦的思绪。其中一件是学吴家拳的事。还有一件就是关于楚岳的事。

说到和吴影学武功的事,梦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吴家堡的堡主吴君凯,也就是吴影的父亲听到后那一脸震惊的表情。也难怪,吴家拳一向不外传,连初情也多次抗议师父偏心,传给外人而不传给她。会这套拳法的除了尚在人世的吴君凯的父亲吴震得和吴君凯外,就只有吴影。而这套拳法曾称霸武林好久,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也难怪雷勇如此想得到它。

可梦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吴影和父亲的一夜详谈后,吴君凯竟然同意梦学这套拳法。记得梦也曾好奇的问过吴影,可吴影只是淡淡一笑:“在爹爹的心目中,没什么比影儿更重要,既然小孟子救了我,当然可以提一切要求。”虽然这个解释很合理,可梦总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对劲。而且梦发现,吴家堡的人虽然对她很客气,但总是刻意的回避和疏远。吴影也不像以前那样健谈,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克制模样东西。可以说,除了初情,这儿的人都不愿和梦有过深的交往。

梦虽有感觉,但却刻意的回避,忽略这种不好的感觉,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到学武上。

吴家保现在几乎都有大师兄楚岳主事,而吴影父子两人却全身心的投入的武学研究中,按现在的话说,是武痴一个。此次武林大会是吴影强烈的要求去长见识,吴君凯又考虑到吴影总有主事的一天,总该让他锻炼才同意吴影去。可结果却害得吴影差点没命,最后还是派楚岳前去。因而,梦到现在都没见到这位在众人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大英雄楚岳。当然这一切,都是从每天和初情的闲聊中得到的信息。

但让梦感到不解的事,为什么众人拥护楚岳会比吴影父子更甚,吴影父子才是吴家堡的真正主人。也许是豪门恩怨的故事看的太多了,梦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学武功,帮助大哥。所以暂时抛开一切吧。

还有一件事让梦感到震惊。那就是初情和云儿长得实在太象了。记得那天刚看清楚初情的脸,害得梦以为云儿也穿越到了古代。而初情也出奇的和梦合缘。每天总是缠着梦给她讲那个云儿的事,讲梦家乡的一些事。在交谈中,梦发现初情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只有十五的她深深的爱着吴影,也难怪象吴影这么帅气的小伙子,叫人不爱真的很难。

有趣的是丫鬟中也分吴影帮和楚岳帮。一部分拥护暗恋吴影,另一部分则暗恋楚岳。这是梦对楚岳的好奇进一步加重,他到底会是一个怎样的人,连吴影的风头也能抢去,真是不简单。

以上的信息来自伺候梦的小丫鬟春花的口中。这个春花是吴君凯硬要配给梦的,虽然梦再三的推脱过。起先从没让人伺候过的梦实在不习惯,可慢慢的还是习惯了春花的存在。虽然春花会经常和梦说东道西,可梦总感到一层隔阂夹在两人中间,使两人亲近不起来。还有一种被监视着的感觉。

让梦高兴的是吴家堡内竟然也有一处荷花池,虽然远离了东厢院的住房,位子十分偏僻,可梦却十分的喜欢这里。因为只有在这里梦才能重拾自我。这儿有家乡的味道,也有“林涧”的感觉,在这儿梦可以大声喊,大声叫,大声哭,大声笑,尽情的发泄自己的情绪,不需要伪装,不需要忍住隐藏自己。

“云大哥,你在哪儿”梦坐在池边,让双脚荡漾在湖水中,靠向池边的柳树上,眼睛毫无目标的注视着远方,用尽全力大喊:“大哥,你知道梦好想你吗?”脑中又浮现出在“林涧”和云天相处的种种往事,泪水爬上了眼眶,心被一阵阵思念吞噬着。忽然,那首好久不曾被梦唱过的歌冲口而出。

等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风中纷飞

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

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

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

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

伤感一夜一夜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碟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等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风中纷飞

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

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

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

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

伤感一夜一夜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当记忆的线穿杨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扮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对云天的思念随着歌声就这样被永无止境的拉出,泪水布满了梦憔悴的脸颊。

梦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唱了多久,心痛了多久。直到听到了远处初情和春花的叫声,才醒悟过来,发现天色已暗下来。

“小孟子,该回去了。”忽然传来的声音,才让梦发现吴影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的后面,慌乱的擦去眼中的泪水,强笑道:“小影子什么时候来的。”梦好想吴影回答自己,他刚来,没见到自己如此柔弱的一面。但……

“小孟子不开心吗?”吴影似乎感受到梦的伤心,那双阳光十足的星眸竟隐去了往日的光彩,见到几丝的雾气。

“没有”对上吴影怀疑和担心的目光,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让小影子担心了,我只是想家了。”

“小孟子说谎”吴影忽然抓住梦的手,眼中闪出几许的怒气“你在想他,对不对。”

“小影子?”梦有些惊讶,自从回到吴家保,吴影好象都没如此失态,总是刻意和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即使在学武功时,也总是先演示招式,再让梦学,从没过身体上的接触。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小孟子永远是小影子心中的小孟子”吴影的眼中似乎出现了挣扎的神色,痛苦又复杂。梦好怀疑,这还是当初那个和自己撒娇,为逗自己开心满脸充满阳光的小影子吗?

为什么短短的一个月,吴影会变得这么快,到底是什么让他改变,还是说他原本就是如此?

不,吴影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什么事呢?梦思前想后,这件事一定与自己有莫大的关系。难道吴君凯怀疑自己与雷勇的关系……

想到这,梦暗暗吃了一惊,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事自己竟然会没想到,怪不得云大哥老是叫自己傻丫头,让自己做事要三思而后行。梦忽然想起雷勇那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心中再次被深深的恐惧包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吴家堡恐怕会成为第二个云家帮。梦正想和吴影解释,发现初情和春花已向这边走来,随即闭了口。

“梦姐姐。。。。咦,影哥哥也在”初情见到吴影顿时双眼发光,也顾不了梦,兴高采烈的跑到吴影身边,紧紧的拉着吴影的手,丝毫不避男女之嫌。

“回去吧”吴影还想讲什么,却没讲出来,对于初情的动作似乎习惯了,伸手抚摸了一下初情的头,笑道“走吧。”那神情应该是哥哥对妹妹才有的吧。

“奇怪”初情挽着吴影的手,侧头对一旁的梦道:“梦姐姐和影哥哥,今天怎么都跑到这里来了,真让人难找。梦姐姐以后少到这儿,这儿闹鬼”说完还做了一个怕怕的表情,真是让人又爱又好笑。

梦忽然羡慕起初情来。想到刚来古代的时候,自己何曾不是象初情一样天真浪漫,可环境却改变了她。还是云大哥说的对,这个世道是不平的,它谋杀了太多人的热忱,余下的只是冷漠。

“别乱说”吴影赶紧阻止了初情的话。“本来就是吗?听说是……”初情还想说,可再次被吴影用目光阻止,只好撅撅嘴,不情愿的止了嘴。

后来梦才从初情那儿了解到,原来楚岳的父亲楚怀中曾在荷花池为心爱的女子殉情自杀。到底是为谁而自杀,却谁也不知道。

自从那日后,吴影在梦身边出现的次数开始多起来,态度比起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天粘着梦,小孟子小孟子的叫个不停。使梦原本想同吴影讲的话又压了下来。因为如果这时候讲反而有点杯弓蛇影,不但不能减少自己的嫌疑,反而会让吴君凯更加怀疑自己。

可是梦没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这一念之差,竟导致后来吴家堡的易主,吴影父子骨肉分离,初情惨遭不幸。这是后话不讲也罢。

……本章完结,下一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