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架越时空之梦幻武林 [目录] > 第20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5)

《架越时空之梦幻武林》

第20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5)

好心情783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从在荷花池和楚岳相遇后,梦便很少去那儿。她怕见到楚岳那张被仇恨侵蚀的脸,也怕回忆起人性的冷漠。

自从知道楚岳的事后,恶梦便一直缠绕着梦,梦中见到的都是吴影倒在血泊里的场面,梦见的全是楚岳那阴险的恐怖的笑脸,梦见的是初情那泪眼婆娑的脸孔,梦见的是吴家堡一片的血海和凄惨的叫喊声。每每此时,梦总会从恶梦中惊醒,然后整夜的失眠,好痛苦。梦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要如此的折磨自己,楚岳又为何如此的厌恶自己,让自己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

好几次,梦也曾暗暗提醒吴影,希望他能好好的小心楚岳。但都被吴影一笑而过。有好几次,梦都想冲口而出,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讲出来。但每每此时楚岳的话就会在梦脑中划过,深深的震撼着梦,使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虽然你的话别人会不信,但难保吴影那小子不会不信……如果你真要坏我计划,把一切暴露,我只有提前实行计划,而且会让整个吴家堡付出血一般的代价……我会说到做到。”一想起楚岳当时那噬血的眼神,梦的心彻底的凉了。梦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而且这个偌大的吴家堡内有太多楚岳的探子。

这几天梦就明显的感到自己被监视起来,简直是寸步难行。如果没有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梦万万不会把一切讲出,因为梦绝不能拿整个吴家堡里人的生命开玩笑,梦开不起,也担不起这份重大的责任。

梦现在才明白,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痛苦,也明白有苦说不出的那份伤楚,梦也到现在才能体会到云天的那份苦楚,与他相比,自己所受的这些就算不了什么。也难怪云天老是苦这脸,他心中的苦太多太多,叫他又如何开心的起来呢?

梦好想有云天在身边,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让自己也不用陷入苦境。一想起这些,梦又回想起和云天在一起时种种往事,回想起那个单纯快乐的,不知道痛苦为何物的自己。梦的心揪般疼痛起来。如果当时没同吴影回来,如果没撞见楚岳的好事,一切就不会变得如此的脱节。累,说不出的疲惫感阵阵向梦袭来,梦觉得自己好像是漂浮在茫茫大海中的一根浮木,无依无靠。永远没有着落的一天,想摆脱这一切,可又甩不去挥不掉。

漫无目的的行走,梦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步入禁区。进入那个让梦好奇的吴震得的居住地,有好久不曾想起这号人物。梦这才发现最近自己真的陷入楚岳部署的局中无法自拔,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一直为即将发生的事庸人自扰,而忽略了目前更重要的是好好的去找对策。既然楚岳如此小看自己,何不利用他的这一疏忽,给他一个痛击。

想到这儿,梦终于露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一次微笑,也许这个人物可以好好的利用,他的居住地应该不会有楚岳的探子吧。

梦啊梦,你真的要学着摆脱云大哥的护翼,学着好好的独立吧。让自己更好的成长吧,更好的面对适应这个社会。梦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向禁区深处迈去……

一条白色的绸带一晃而过,白色的影子在空中飘荡。“鬼,真是鬼吗?”梦躲到树后面,心跳的异常快,却强迫自己要冷静,这个世上根本就没鬼。

就在梦想再次探头查看时,一只手忽然伸出快速的悟住梦的嘴巴,及时的阻止了梦的惊叫声。

惊慌中的梦终于看清了这只手的主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是你”梦很好奇吴影此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但吴影好像根本不想解释,急忙的阻止了梦的讲话。

等两人再次探头时,发现白影已向远处飘去,吴影向梦使了个眼色,两人运功向白影追去。虽然学了一段时间的武功,但梦还是觉得内劲不足,而看向一旁的吴影却是若无其事,脸不红气不喘。也难怪,吴影从小学武,痴迷武学,吴家拳也已学个七九不离十,剩余得只是欠差一些火候而已。而梦只学了短短的三个月,能跟上吴影的脚步真的很让人刮目相看了。梦记得吴影曾用惋惜的语气说道:“小孟子为什么不从小和我一起研学武功,真是可惜,这么好的练武奇才,可惜了这么一个武林高手就没了”在见到梦沮丧的脸庞后,又安慰道:“现在虽然学晚点,但能碰到我这样的师父,虽不能做数一数二的高手,但一般的人还是能够对付,小孟子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小影子也放心不少”

能对付一般的人又有何用,学武只为帮大哥对付雷勇,想那雷勇偷学了不少各大门派的武功,功夫不知如何的高,连大哥也不是他的对手,而自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更是不值得一提。但梦又如何能明白,这吴家拳的武学奥妙,又岂是在这几十招内。要不武林人也不会如此的推荐吴家保为武功之首,雷勇也不会玩那么大的把戏,转那么大的一个圈,只为得到它。

吴影将梦拉到一棵大树后。此时梦才发现两人已来到一间小屋的前面,那个白影也立在屋前。梦现在才看清出,那是一个女子,因为是背对着自己,又是在晚上,根本猜不到她的年纪。为什么她会半夜窜入禁地,到底来这干吗?

在雄伟的吴家保内,这样的小茅屋早已绝迹,可这儿为什么会有,又是怎样的人才会住在里面,难道是吴影的爷爷吴震得,但以他的身份会住得如此简陋吗?这一切的一切,让梦真的百思不解。

“师妹,五年了,你还是找来了”屋内传出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你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一切。”过了好一会,那声音继续道:“既然来了,进屋坐坐吧”

“师兄,错了就错了,就算再怎么躲避,终究是无法补偿,风哥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白衣人讲话了,那声音好凄凉,好苍老,好无奈。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发出,梦忽然好像见见白衣人。

听出白衣人并没有进去的意思,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道:“你在怪老夫出卖了雄风师弟,不管老夫怎么解释,你始终不相信老夫这只是一个误会。”

“师兄,风哥并没有错,错的是我,当年是我和风哥互相相爱,可自从嫁于你后,风哥一直的以朋友妻不可欺来逃避我。为了你,我们多年没见面。难道这还无法让你解气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落井下石,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狠狠的在他伤口上撒盐?……”那声音中浓浓的悲伤让梦的泪水顿涌眼眶。说道最后,那声音戚戚无法继续,浓浓的哭腔阻断了女声后面的话。

“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小茅屋的门开了,走出一位慈眉善眼的七旬老汉,眉目间与吴影有些想像。梦无法相信眼前这位老汉会是女声口中讲的那位出卖风哥的人。等等,为什么雄风这个名字如此熟悉,难道……梦想起监狱里云天的爷爷说的话,心中顿时明朗起来。

“当初,我确实怪过雄风师弟,恨过他,甚至想一刀杀了他。毕竟当时他抢走了老夫一生中最心爱的女人。亏我把他当兄弟,而他却做出了如此对不起我的事……”老人的目光深情的落在女子身上。

“不……”女声打断了老人的话,急切辩解道:“师兄,这一切都是我得错,从小我就钟情与风哥,可父命难为,我虽然嫁给你,可心中永远忘不了他,是我利用酒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师妹,一切都过去了,别再提起”老人还是无法看到女子陷入回忆的痛苦中,打断了当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你此次找老夫是想为雄风师弟报仇吧”

“师兄,我也不想,可风哥那张痛苦的脸,那双怀疑的眼神时刻从我眼前飘过,五年来,我以为见不到你就会忘记这一切,可梅花岛内充满的风哥的音容笑貌,我摔不去,挥不掉。无法不去想,这痛苦的五年……”

“不要说了”老人闭上眼睛,做出一副受死的样子“师妹,你动手吧,不管如何,这都是我欠雄风师弟的,你有权替他讨回”

“师兄,你不要怪小妹”白衣女子忽然向老人出拳。

“不……”梦还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吴影已快速的向老汉飞去,硬生生的接下女子的致命的一掌,顿时一股鲜血涌冲口而出。

“影儿”老汉震惊的看着在这一瞬间发生的事,还没缓过神来,女子也震惊的望着吴影,在看看老汉,不敢相信自己伤了这辈子最不愿伤害的人。“影儿……”

“小影子……”梦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望着吴影倒在老汉身上的软绵绵的身躯,心中竟有股揪心般的疼痛涌出,紧紧的抓着吴影的手,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恐惧,十万分的恐惧,深怕老天爷会就这么带走这个可爱的阳光少年。“爷爷,爷爷……”泪水沾满了衣襟,梦毫无目的的撤着老人和女子的袖子“救救他,快……求求你们……”脑子一片空白,望着吴影毫无血色的脸,这个人都傻了。

老人迅速为吴影把脉,“有毒?????”老汉不敢相信的看了女子一眼。“不,师兄,我没下毒”女子此时已心中大乱“到底是谁?”

“本来我可以运功替他逼毒”老人的话让梦和女子都燃起希望,“只可惜,在五年前,我也中了同样的毒,只是份量比影儿少了很多,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这种解药,可以丝毫没有进展,而且功力大减,恐怕时日不多了”

“师兄?”女子吃惊的望着老人“你刚才……”

“师妹,恐怕我们全遭人利用。”“不,风哥不会是这样的人,再说他也去了,我不准你诋毁他”

望着女子的急迫,老人叹气道:“就是雄风师弟也是被人利用了……”

“前辈,求求你们先想办法救救小影子吧”梦拽着吴影的手,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只可惜云大哥不在这里,还魂丹也没有了,要不还可以救小影子……”

“小姑娘,你是说影儿曾经吃过还魂丹”老人打断梦的话,眼中闪出生的希望,在见到梦点头后,喜道:“这就好了,影儿这回总算是有惊无险。”(本章未完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吴家堡”之迷雾重重(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