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1章: 指婚(一)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1章 指婚(一)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年后。

德煊急步往御书房走去。他是昨儿个才从西北边陲回来。这些年来他一直出征在边关,立下了赫赫战功,他的勇敢、机智令敌人闻风丧胆。成为满清第一勇士一直是阿玛的心愿,也是他这么多年来努力的目标,为此他付出了超出常人十倍的努力,勤习武艺、钻研兵法、奋勇杀敌,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如今西北边陲战事已停,奉旨回京,昨儿个夜里刚到,今天一早皇上就命桂公公传旨御书房进见。

“德煊贝勒进见”小太监细着嗓子通传。

过了片刻,只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宣”。

德煊这才走进御书房,只见皇上端坐龙椅之上,面带笑容,一旁还有几位王公大臣垂手而立。又见到他了......那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特别的神情,很快又恢复如常。

“臣德煊叩见皇上,皇上吉祥!”

这丝异样的神情,旁人也许很难察觉,但博格,荣安亲王已经领会,这么多年了,德煊还是恨他。自从十年前送阿布泰回来后就一直没有再见到惠敏福晋......他多么想好好照顾他们,特别是对德煊,对他的欣赏与疼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儿子景颐,可是每次去拜访,都是被拒之门外......后来难得在朝上碰到德煊和德礽,他们要么形同陌路,要不就用恨恨的眼神瞪着他,想到这,博格不禁一阵伤心、气馁。

“起来吧!德煊此次可是又立大功了,朕一定要好好奖赏你。”皇上对这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贝勒是深有好感,文武兼备、智勇双全,特别欣赏的是他的那份坚毅与果敢,确实是大清国难得一见的人才。

德煊起身一揖:“为国尽忠是臣子的本份,臣不敢邀赏。”

“这几年来你为大清东征西战,立下赫赫战功,朕理应论功行赏,众爱卿以为如何?”

大臣们纷纷附和,“理应有赏,理应有赏,德煊贝勒不必过谦。”

皇上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德煊,朕特赐你巴图鲁称号,赏黄马褂一件,再封你为定安郡王。”

皇上的厚赐让德煊受宠若惊,连忙跪下谢恩:“谢皇上!”

皇上哈哈一笑又说道:“你阿玛阿布泰为国捐躯以后,你额娘带着你们也不容易,难为她把你和德礽都教养的这么出色,朕也特封你额娘为贞顺夫人,以慰她多年的辛劳。”

德煊更是感激不已:“臣替额娘叩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自从阿玛去世,额娘就再也没有笑过,常常暗自垂泪,可额娘生性要强,所以对自己和德礽的要求也更为严厉,常常告诫他们要争气,不可辱没了你阿玛的威名,如今得皇上厚赐,额娘心里也可宽慰些了。

荣安亲王此时也是泪盈与眶,心道:“阿布泰大哥,看到德煊这么有出息,您九泉之下有知也该高兴了!”

皇上思虑了片刻又道:“今天朕去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时,皇太后也说了,德煊早已到了指婚的年龄,只是长年征战在外都给耽搁了,这一次定要给德煊指一门好亲事。”皇上拿起案上的茶喝了一口,看了一眼荣安亲王。

博格心里“咯噔”一下,难不安成太后的意思是......

果真皇上就点到了他:“荣安亲王!”

博格急忙出列:“臣在”

“听太后说,你和阿布泰是世交?”皇上问道

“回皇上,确实如此,阿布泰是臣的好兄弟。”博格低着头回答,但他仍能感觉到有两道冷冷的目光射来。

皇上似乎也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便道:“朕也听说你们两家有些误会,太后的意思是将荣安亲王的二格格雨梦指婚给德煊,希望你们两家能借此机会冰释前嫌,重修旧好,荣安亲王,你意下如何?”

虽然早已猜到太后此意,可此时听到皇上真的把雨梦指给德煊,博格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震动。想起阿布泰在世时就和他说过:你的雨梦将来就嫁给我的德煊,咱们还可以做亲家。阿布泰爽朗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可阿布泰死了,他以为这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这会是让惠敏原谅他,让孩子们重新接纳他的一个转机吗......那怕是再渺茫的希望,只要有那么一点儿希望,他都愿意去尝试的,是的,他愿意,一百个愿意。

“谢皇太后恩典,皇太后圣明!”博格感激不已。

“皇上,终身大事,容臣禀报额娘再做定夺。”德煊在一旁急了,他怎么可能去娶一个仇人的女儿为妻呢?别说额娘不会答应,全家都不会答应,自己更是不愿意。

“大胆,这是太后的懿旨,也是朕的旨意,难到你想抗旨不成?”皇上口气突然严厉起来,顿时御书房内鸦雀无声。

苏克萨哈见状况不妙连忙出来解围:“皇上,臣想定安郡王并非是要抗旨,只是希望能先告知额娘,也是一片孝心,皇上切莫怪罪。”

看着德煊倔强的脸,皇上确实生气,眼见着他们一殿为臣却形同陌路,势如水火,太后用心良苦啊!可又不可太过于斥责,于是整理了一下心情又道:“朕听闻雨梦格格天生丽质,德才兼备,又是亲王之女,也算配得上你,朕主意已定,不必多言,晚些时候朕会命桂公公到府上宣旨,众爱卿都退下吧!”

“喳!”众人跪安依次退下。

德煊阴沉着脸头也不回大步离去,他实在不愿意看到荣安亲王那张虚伪的脸,什么太后圣明,看见他那付受宠若惊的样子,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真被他气死了。这太后简直是乱点鸳鸯譜,额娘要是知道了还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呢?真是糟糕透了。心里这样想着,烦恼着,德煊的脚步不觉的沉重起来。

博格望着德煊僵直的背影,心中不由的迷惘起来,唉!也不知这门婚事会是转机呢?还是......博格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愿想下去,但愿一切都能好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云初起宁寿堂(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