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23章: 生变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23章 生变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且说那前来找王爷,跟腊梅嚷嚷起来的人,正是“宁寿堂”的玉容。只因盛京老家来人了,老夫人遣她去寻了王爷来相见。却被腊梅三言两语给打发了,说什么:大福晋说了,不管是谁来了,都明儿个再说。连回禀一声都不曾,可把她给气的。这府中上下的丫鬟奴才,哪一个见了她不是让着三分的,就连最得宠的侧福晋也是对她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小腊梅算什么,竟敢摆了冷脸给她看,迟早得跟你主子一块滚蛋。

玉容忿忿然回到“宁寿堂”,老夫人面前自然少不了加油添醋一番。老夫人听得是火冒三丈,先前因为大过节的不想触了霉头,后又忙着德礽的婚事,所以也没时间跟她计较,没想她倒是蹬鼻上脸,越发张狂,连带着一干下人也目中无人起来,现在就已经不把她的话当做一回事了,将来岂不更嚣张?哼!这个家还轮不到她来做主呢!当下碍着客人还在,只得强压着怒火。“明儿个再说”,哼!那就明儿个再跟你“好好”说一说吧……

一大早,德煊就起身上朝去了。腊梅收拾着小厨房,冬雪打扫院子,香绮细细擦拭着家具,雨梦则在书房里打算找几本轻松、有趣的书给珞琳送去,省得她老是胡思乱想的。

忽然,院门被訇然推开。冬雪正待责问,却见玉容、玉颜还有秦嬷嬷嬷等一干人拥着老夫人进了来,个个神情严肃,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她赶紧跪地请安:“老夫人吉祥!”

雨梦听得有人来了,屋内问道:“冬雪,是谁来了?”见冬雪不作答,便拿了书出来。只见老夫人已进大厅,冬雪、香绮和腊梅都怯怯的跪着了。惊恐不已,额娘怎么来了呢?自她进府以后,额娘从未来过这“沁秋苑”的呀!看她满脸怒容,只怕是来者不善了,又不知自己做错了何事,当下战战兢兢跪下请安:“雨梦不知额娘到来,有失远迎,还望额娘恕罪。”

老夫人见她粉面含春,自得宠后越发妖娆动人,难怪德煊这么喜欢她,哼!这狐媚之功也只怕是更厉害了。暂且不理会她,厉声喝到:“哪一个是腊梅?”

腊梅听得老夫人叫她,又见玉容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心里倒是明白了几分。平时就看不惯玉容那副势力的嘴脸,昨儿个她竟然还敢看轻了大福晋,说什么:大福晋自个儿的主都做不了,还能做王爷的主?要回也得王爷来回了我,你们说的话算什么?真被她气死了,当下就狠狠回敬了她几句。定是她怀恨在心,到老夫人面前搬弄是非了来着,看老夫人的架势,自己今天是难逃一劫了,只好硬着头皮,声音也有些打颤了,回道“奴,奴婢就是腊梅。”

老夫人看也不看她,冷冷道:“玉容、玉颜,给我掌嘴。”

雨梦大惊,忙道:“额娘请息怒,不知道腊梅犯了什么过错,让您这么生气,请额娘告知,雨梦一定好好责罚她。”

“是吗?她犯了什么错你会不知道?哼哼!你倒是推的一干二净。”老夫人冷笑道。

看来责罚腊梅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腊梅到底哪招惹了老夫人呢?雨梦疑惑的看着腊梅。莫非……昨晚腊梅回了的人是额娘派来的?

腊梅听到老夫人下令掌嘴,又惊又怕,真后悔自己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招来无妄之灾,说不定还会连累了大福晋,心里愧疚不已。正想磕头求饶,却见玉容一旁得意的笑着,心里憋气,哼!就算今天被打死了也不能向她低头,这样想着倒凛然起来,狠狠的瞪了玉容一眼。

“给我掌嘴!”老夫人的声音凌厉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玉容和玉颜立马上前劈里啪啦打腊梅,特别是玉容憋着一肚子气,下手自是又狠又准,不一会儿腊梅的脸便高高的肿了起来,嘴角流血。

冬雪和香绮吓的魂飞魄散,想上前帮忙,可人微言轻,只不过多个人受难罢了,只得含泪低垂。

雨梦心急如焚,腊梅虽然没什么心眼,可她为人善良,正直,如今眼见她受过,与心何忍。便扑过去拦在腊梅面前,哭喊道:“额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腊梅吧!都是雨梦不好,是雨梦做事欠考虑,我只是见德煊累了,不忍心打搅他,才让腊梅回了的,都是雨梦的错,请额娘责罚雨梦,饶了不相干的人吧!”

腊梅见大福晋不顾一切的来救她,把所有的过错都往自个身上揽,急得想要阻拦,想要辩解,可满嘴的血水,肿胀麻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摇头。

“哦!你是心疼德煊?这么说来我非但不因该责怪你,还因该奖赏你了?”老夫人阴阳怪气的,听的雨梦更加心慌。

“哼!你那点小心眼,我很清楚,你以为只要迷住了德煊,就可以改变这一切,名正言顺的做你的大福晋……我告诉你,我决不会让你得逞,你和你的阿玛一样的自以为是,卑鄙无耻,我不会承认你,你也别妄想德煊会帮着你,对他来说,你只是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而已。”老夫人继续刻薄的指责.

老夫人的话,每一句都如尖刀直直插进她的心里,痛,揪心的痛,撕碎的痛,凌迟的痛,痛的不能呼吸,痛的无法思想……雨梦流泪无语,她还能说什么呢?她早就被定罪了,所有的辩解都只能是自取其辱,这几个月来的美好与甜蜜,平静与安宁又不复存在了,曾经有过的幸福的幻想也在这一刻粉碎,心里充满了绝望。

“你不用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这对我没有用,因为我早已看穿了你,我会时时盯着你,不要试图跟我耍心眼,你若再敢有这样狂妄自大的行为,我一定会重重惩罚你,哼!凡是这‘沁秋苑’里的人都给我到院子里跪着,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起来。”

大家就这样跪着,从早晨到中午,又从中午到天黑。玉容奉命留下监督,坐在椅子上边喝着茶,呵呵!腊梅,你再逞能啊,看你那狼狈样,还有大福晋,一副清高的样子,看着就不顺眼,她哪有侧福晋这样通情达理的,上次侧福晋还送了她一只玉琢呢!这主子跪着,丫鬟坐着的感觉可真好,玉容心里有些得意。

雨梦已经痛的麻木了,神志也模糊了。“你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是这样吗?他对自己只是一时的眩惑?一时的迷恋?不,不是的,他的眼神那样温柔那样深情,他的亲昵那样真切那样热烈,他的话语那样温存那样感人,她怎能说他不爱她?噢!她应该相信他的。可是额娘这样强烈的恨还有可能化解吗?德煊一定为难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争执(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