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24章: 争执(三)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24章 争执(三)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见额娘气的吐血,德煊大惊失色。忙上前扶住额娘,急道:“额娘,额娘,您怎么了……快,快来人啊!”

秦嬷嬷等闻声前来,见状也吓的慌乱起来:“天啊!这可怎生了得呀!夫人,夫人……玉颜,快去请太医,快啊!”

一旁的玉颜匆匆一点头,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一时间众人忙作一团。

惠敏看着桌上的殷红,更觉心灰意冷,惨然道:“果真是应誓了,好,好,好……阿布泰,我这就来陪你……”

德煊听了,犹如五雷轰顶,心急如焚,扑通跪下,哀求道:“都是孩儿不孝,请额娘息怒。”

惠敏闭上泪眼摇了摇头,脸色苍白,痛心道:“你们都有出息了,用不着再听额娘的话了,只等我闭了这眼,就由着你们去,可叹你阿玛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啊!”

“额娘!请额娘千万别说这样的气话,您要打要罚都行,倘若真的要应誓,那就请老天爷应在我的身上,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德煊见额娘这般伤心欲绝,也难过极了。虽然早知道会面临今天这样的局面,就在刚才来“宁寿堂”的路上,他的决心就如即将上战场的勇士,任凭前方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决不退缩,可是他没有想到摊牌的结果会是这样的惨烈,额娘简直就是在以死相逼,他能怎样?再一次退缩吗……不,不能,不可以,倘若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那他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如何对的起雨梦的一片深情。

“呸呸呸,什么应誓不应誓的,王爷!您可千万别再说了。”秦嬷嬷听的心惊肉跳,这种话怎可以乱说的,暗暗祈祷:老天爷啊!您就当没听见,咱王爷也是出于一片孝心,您可别当真啊!又用绢帕擦拭夫人口角的鲜血,边轻揉她的胸口宽劝道:“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看您把王爷给急的,您要有个什么闪失,可怎生了得。”

“只怕是有人眼巴巴等着我咽下这口气,就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惠敏心里又一阵堵的慌,一时喘不过气来。秦嬷嬷吓的又揉前胸,又拍后背。德煊也急的不知所措,喊道:“再去催杜太医,快。”

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听得有丫鬟回道:“杜太医来了。”话音刚落,杜太医急步进来。德煊忙起身迎了上去,道:“杜太医快给我额娘看看,她刚才呕血了。”

杜太医看夫人脸色极差,双目无神,忙道:“快扶夫人躺下,让我来诊治诊治。”

良久,杜太医起身,德煊陪至外堂,问道:“怎样?严重吗?”

杜太医思索片刻道:“老夫人这是操劳过甚,郁结于心,以至身虚体弱,再加上急火攻心,才会如此凶险,我且开些清火补气的药来,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要保证心情舒畅愉悦,老夫人原就有头痛的旧疾,受不得刺激,王爷还得多注意些才是。”

“知道了,您开方吧!”德煊黯然,自己既不能弃额娘的生死与不顾,又不能眼见雨梦再受苦楚,难,难,难。

正在是失魂落魄、为难之际,德礽、珞琳还有宛馨都匆匆赶了来,听说额娘吐血,个个吓的魂飞魄散。进得厅来,见德煊神色凝重,愁眉不展的,就更着急了。

德礽急着问道:“大哥,怎么回事?额娘好好的怎么就吐血了呢?”珞琳也是满脸焦急的看着德煊。德煊低头不语,他该怎么回答?难道说:是被我给气的?心乱如麻。

宛馨看他如此狼狈,如此痛苦,心里好恨。来时路上,玉容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她,起初她还有些不信,德煊最孝最敬额娘,从不违背,忤逆额娘的话,现在她完全信了,他真的为了雨梦把额娘给气的吐血了。这说明什么?他真的爱上雨梦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爱。那她算什么?他说过: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妻子,我决不负你。呵呵!真正的妻子却不是真正的爱人,她要的名位他不能给她,她要的爱情他也给了别人,这就是他所谓的:我决不负你。哈哈!这可真是天底下最美丽的谎言。而她就像个傻瓜一样,深信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回答?你说不出口是吗?你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德礽和珞琳,额娘是让你给气吐血的,是不是?”宛馨的话语冷冷的,像屋外的寒风,吹的德煊打了个冷战。

德煊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她的消息来的好快。再看她身后的玉容,心中了然,玉容是她的人,怪不得会找雨梦的茬。听她的口气,她心里也必是恨及了雨梦。哎!她该恨的不应该是雨梦,而是他呀!是他辜负了她。他曾说过他只要她,可那时他并不知道爱情的力量是这样的强大,让他无法逃避,无力抵抗,什么叫“除却巫山不是云”,什么叫“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里枝”,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叫“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都在他爱上雨梦的那一刻深深的体会到了,他的心不再属于他自己,他的世界里不再孤单寂寞,都只因为有了雨梦……宛馨,是我负了你。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宛馨说的是真的吗?”德礽急道。

德煊无奈的点了点头。

“为了雨梦?”德礽猜测道。若是大哥把额娘气的吐血,那就一定是为了雨梦。大哥终于正视自己的感情了,这才是我敬佩的敢爱敢恨的大哥啊!

珞琳一旁扯了扯德礽的衣袖,暗示他不要在宛馨面前说这个,不然宛馨心里又要不好受了。

德礽却不管不顾,继续问道:“你跟额娘是怎么说的?我很好奇也,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你也不用担心,额娘气一阵子也就好了,都说长痛不如短痛嘛……”

“二哥,你瞎说些什么呀!咱们快进去看额娘吧!”珞琳拦了德礽的话,这个没脑筋的二哥,他没看见宛馨都快哭了吗?真是的。拉了德礽就赶紧往内屋去。

见珞琳他们走了,宛馨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德礽的话更刺激了她,想到德煊的薄情、德礽的不友善,若是真有一天额娘也接受了雨梦,那她在这个府里还算个什么?

德煊见她身形日渐臃肿,很是辛苦,再哭的如梨花带雨,心里更加愧疚,劝慰道:“别再哭了,若是伤了身子你让我怎么安心嘛?”说着便要去帮她拭泪。

宛馨转过身去,不肯理他。德煊再要上前拉她衣袖,宛馨退开只顾也进内堂去了。德煊知道她也恼他了,哎!不管怎样德礽有句话是说对了,长痛不如短痛,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现在只求额娘能快点好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德礽大婚(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