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32章: 边关月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32章 边关月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德煊没想到会在出征的队伍中见到博格,很是诧异,难道他也要随军出征?见他一身盔甲,腰悬长剑,虽说已是知命之年,依然身姿挺拔,两眼炯炯有神,威风丝毫不输给他们这些年轻将领,心里暗赞。

博格温和地看着德煊,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有他阿玛的勇猛、刚毅,深邃的眼眸更透着沉着与睿智,呵!不愧是阿布泰的儿子,比他阿玛更优秀,更出色……倘若德煊能屏弃心里的恨,好好善待梦儿,那他就别无所求了,所以他昨日进宫,肯请皇上允他随军出征,原因有二,一是他对沙俄的火器比较了解,他旗下的火器营,实力不容小觑,可助德煊一臂之力;二来此役凶险,他不希望德煊有事,为了阿布泰,为了梦儿,他实在不放心让他一人涉险。皇上对他的请缨很是欣慰,特命他为督军,与德煊一同出征。

想起昨夜雪吟担忧、害怕的泪眼,他知道雪吟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但她没有阻拦,只一再叮咛他要保重,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两颗心彼此感动着。

队伍日夜兼程赶赴雅克萨,那里已经被沙俄兵围困。一路上德煊和博格除了讨论军务,就再无他言。

临近雅克萨,队伍放慢了行进速度,就地安营扎寨,因为这附近的扎兰德,库勒和呼贝三座城都在沙俄军的掌控之下,成品字型,攻可集力,如一把尖刀,守能互成犄角之势,相互支援,所以德煊不敢轻举妄动,一面派人视探敌情,一边等着驻满洲里的军队前来会和。

德煊视察了军中布防,见两旗兵马井然有序,外营五步一岗,内营各帐皆有士兵把守,又有巡兵不时穿梭巡查,各个严阵以待,心下安然,兵马远涉而来,疲惫不堪,又不熟悉敌情和地形,最怕遭到偷袭,万不可掉以轻心。走到博格的帐外,隐约可见他又在擦拭长剑,帐外守卫正要禀报,德煊忙用手势制止,转身离开,一路默然。

一声嘶鸣划破寂静暗夜,德煊抬头,原是长鹰飞过,望着当空皓月,挥洒如银,笼得大地一片苍茫。掏出怀间的平安符,放在掌心,那是梦儿特意为他去求来的,梦儿,你可还好?心底荡起无尽的思念。感慨间得词一首,低低念道:

塞北望神州,青山遥阻思更悠。

惆怅难系佳人袖,无由,孤鸿声声催泪流。

烽火几时休?离恨且作壮志酬。

铁马踏翻城头日,看酒,醉里伴卿斜倚楼。

“好一首《南乡子》”身后响起博格的喝彩声。

德煊回头,见博格正微笑着向他走来,下意识把护身符藏与身后,他可不想让博格见到,笑他儿女情长。

“想家了?”博格依然温和地看着他。

也许是受了雨梦的影响,每每看到博格这样温和的眼神,隐隐的微笑,就像个慈父一般关怀着他,德煊的心也慢慢地柔软起来,可他不能让博格知道他的转变,他是应该恨他的,于是德煊刻意冷着个脸道:“在想我阿玛!”事实也是如此,每次见到博格,他都会想起阿玛,不过现在好象更多是想起雨梦,温柔的眼,甜甜的笑,让他不禁心神荡漾……

博格摇头笑了笑,刚才他的诗已经透露了他的心思,有柔软的情丝,有豪迈的壮志,却没有一个字提及心中的仇恨。最近德煊见到他,总是有意无意地躲避他的目光,不似以往用愤恨,凌厉的眼神来表达他的恨意,他能够有这样的变化,博格心里已经很是宽慰了,这说明德煊已经很在意梦儿了,他不求德煊能够原谅他,只求他能善待梦儿,给梦儿幸福……

“想当年,我和你阿玛一同出征,不作战的时候,就像今夜,我们月下席地而坐,煮一壶小酒,你阿玛是个豪气、爽快之人,别看他打起仗来那股子恨劲,让敌人闻风丧胆,谈起你们的时候,他就笑,笑里也有无尽的温柔,他最得意的就是你,说你最像他,他说,他要亲自带着你上战场,把你培养成大清的猛将……德煊,你没有辜负你阿玛的期望,我想你阿玛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博格感慨着,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与别人谈起阿布泰,而且这个人就是阿布泰的儿子,这些回忆,这些话他一直都埋在心底,今天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德煊也有些激动,每当他征战疆场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阿玛,好想知道战场上的阿玛是怎样的神勇无敌,可从没有人告诉他,今天却从博格口中听到阿玛的过往,听到阿玛对他的期望,想着阿玛也曾把酒惆怅,不禁湿润了眼眶,倘若今日也能父子同上战场,阿玛!咱们定能踏平敌寇,横扫沙场……

博格见德煊热泪盈于眶,心中隐隐作痛,这些年看德煊独自南征北战,独享关山寂寞,他就会想起阿布泰说的这句话,他多想跟他说:德煊,让叔叔带你上战场。十年过去了,终于他们并肩疆场上,博格仰望上苍,心道:“阿布泰兄弟,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带好他。”

德煊不语转身离去,听得身后博格一声长叹念道:

大漠泛铁舟,烽火煮酒驱离愁。

夜来胡笳声声幽,捋袖,誓以敌血润神州。

天兵踏贼酋,狼烟金戈箭鸣啾。

征尘洗尽凯旋时,但求,国恨家仇一并休。

德煊脚步一顿,“国恨家仇一并休”,可能吗?梦儿,我好为难……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试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