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36章: 谜底(一)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36章 谜底(一)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雨梦没想到刘管家他们这么快就追了上来。永熠又不在京城,事到如今,不能再瞒着额娘和大哥了,只能先回家再做打算,可是京城的路她又不熟悉,一时慌张情急,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看后面刘管家等追地紧,只能策马狂奔,穿过无数大街小巷,只觉得头昏眼花,疲惫不堪,奔上一坐拱桥,未曾想一位老者挑了个货担晃悠晃悠对面走来,眼看就要撞上那老者,雨梦吓地拼命想勒住缰绳,可那马儿受了惊怎么也不听使唤,发了疯似的乱串,把雨梦从马背上甩了下来,直直落入水中,那冰凉的湖水瞬时淹没了她。

不,她不能死,她答应过德煊要等他回来,平平安安地等他回来,她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也要做额娘了……那水面上荡漾着的是星星吗?那么近,那么亮,仿佛只要她一伸手就可以掬在手心里似的,身体轻轻地飘呀飘,飘向无底的深渊,星星渐渐隐去,昏暗里依稀看见德煊温柔地对着她笑,德煊,救我!德煊,救我……雨梦在心底呐喊着。黑暗终于吞噬了她,一切都变得好安静,好安静。

“雨梦,别怕,我来救你,等我,我来救你,雨梦……”德煊大喊着雨梦的名字猛的惊醒过来,大口的喘着气,摸了下额头,都是冷汗。

刚才的梦,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竟然梦到雨梦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在梦里,雨梦那样凄惨地喊着他的名字,他的心在梦里就碎了,粉碎了……还好这只是个梦,都说梦是跟真实相反的,对,一定是自己太过于思念,太过于担心的缘故。雨梦,你还好吗?离家四个多月,不知道你是怎么过的,额娘为难你了吗?宛馨跟你相处的还好吗?你是胖了?还是瘦了?一定又瘦了,此时,你可也在梦中?也在思念着远方的我……

德煊不敢再睡了,他害怕一闭上眼,又会想到那可怕的一幕,起身披上外衣,走出帐

房。

边关的月色总是特别的清朗,山风迎面吹来,带来些许凉意,德煊用力的甩了甩头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赶走那些不快。算算日子,宛馨也该临盆了,不知道是个小世子还是小郡主呢?额娘的身体康健否?珞琳的心情好了吗?德礽和岳影过的幸福吗……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牵挂,多太多的思念,思念家中的每一个人。还好扎兰德一战狠狠地挫败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呼贝和库勒很快就收复了,沙俄兵失去了最有利的据点,只能四处流串,节节后退,等将沙俄兵彻底赶出大清境内,他就可以胜利回师了,快了快了!雨梦,再等等,你一定要好好地,等我回来……

德煊漫无目的地走着。营地里,一些将士围着篝火饮酒谈笑,不知怎么的,自从扎兰德一役后,军中的气氛变的很是融洽,他和博格之间的关系也变的很微妙,都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在面对博格的时候,他心中的恨意渐渐地淡了,每次都必须费力的提醒自己:这是你的仇人,他曾经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可是这种想法很快又会游离,看着博格慈祥的笑容,亲切的目光,呵!曾几何时,他对那样的笑容和目光充满着厌恶,现在他却感到“慈祥”和“亲切”。他不是不知道战场上瞬息万变,有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无法控制的,就像那天,如果不是博格派他的火枪营来援,也许他也就……如果当年他也这样去救过阿玛,即便没有成功,他也不会这样恨他,不会,可他却没有去,为什么?为什么……德煊的心又烦乱不堪。

“要说这仗打的最痛快的就数当年松山一役了,当年也是咱们正白和镶蓝两旗人马在松山设下埋伏,围堵明军……”这些老兵又在说故事了,德煊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呵,我们王爷那叫一个神勇,挥剑挑刺,几个回合便将一明军将领斩于马下,那些个士卒一见首领被斩更是慌张乱串,夺路奔命,溃不成军,阿布泰贝勒一见明军逃跑,连忙策马急追,我们王爷就急了,喊道:‘阿布泰,快回来,穷寇莫追!’可是撕杀混战中阿布泰贝勒哪里听得见,转出山谷就不见了踪影……”

“索莫图参领,您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连王爷说什么话都知道,该不会是吹的吧?哈哈……”

“本参领从不说大话,那时,我就在王爷身边,我们王爷当时就要去追回阿布泰贝勒,可巧皇上派人来,说是在山前遭到围困,命王爷速去救驾,我们王爷没办法,便命岳海大将军去追阿布泰贝勒,唉!可惜啊!阿布泰贝勒就没回来了,听说为了此事,你们郡王一直耿怀与心,说真的,这事还真不能怪我们王爷,皇上有难,为人臣子的拼死也该去救的……”

“您说的都是真的?军中都在传当年王爷不去救阿布泰贝勒是别有所图呢!”

“当然是真的,我敢用我的项上人头担保,这样污蔑我们王爷实在太可恨了,我们王爷可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若是可以,我相信我们王爷就算舍了自己的性命也会救阿布泰贝勒的,他们可是比亲兄弟还铁。”

“这么说来,那些都是谣传了,唉!什么时候天下能够太平就好了,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那才叫一个爽……哈哈……”

德煊隐身帐后,那个索莫图参领的话如惊雷般在他的脑中炸响,这就是答案吗?这就是雨梦所说的苦衷吗?如果这是事实,那他们十年来刻骨铭心的仇恨算什么?不,不会的,不会是真的,那个参领在说故事,他在维护博格,他在为博格开罪,一定是这样……

德煊踉跄着离开,他觉得他快晕了,被这样的“可能”震晕了,如果这就是答案,他们一家该如何自处?如何面对雨梦曾遭受的种种委屈?谁能告诉他,现在他该怎么办?

……本章完结,下一章“ 恨难平(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