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39章: 恨难平(三)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39章 恨难平(三)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德礽面对景颐投来的愤怒的目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永熠大家都沉默不语,继续道:“现在想来昨夜的事情有很多疑点,虽然我们满人对萨满教很是信奉,可那萨满法师竟能断言雨梦的孩子不是德煊的,我觉得这未免也太神了,再说,那杜太医诊断出雨梦怀着三个月的身孕,也很是奇怪,按杜太医的医术,不应该会出这样的错误,先前我请的那位大夫很清楚的告诉我,雨梦怀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雨梦自己也确定了,照这样推算,到现在应该快五个月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设局?”景颐道。

“有可能,影儿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觉得那里不对劲,听你这样一说更是觉得有问题。”德礽思索着永熠的话也觉出了不寻常。

“而这所有的疑点只有在让大家认定我和雨梦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前提下才最具杀伤力,德礽,你不会忘记上次聚会风波是谁挑唆的吧?”永熠看着德礽。

“当然记得,为此我还挨了揍,你认为是宛馨?”德礽道。

“这不是不可能,你想,在你们定安王府最有理由对付雨梦的人是谁?你额娘本来就恨雨梦,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她能逼德煊发下毒誓,也不排除她会想方设法打掉雨梦的孩子,此外,还有一个人也有足够的理由,就是宛馨,如果没有太后指婚,她会是名正言顺的定安王大福晋,她恨雨梦也是可以理解的,更重要的是,按我们大清的祖制,爵位由正出的子嗣来继承,正无出,才传长,雨梦怀有身孕对她来说是个威胁。”永熠继续分析道。

“你这么说很有道理,我们可以去查查那萨满法师,还有杜太医,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出谋划者,这事我去办,我在刑部任职,这个我比较在行。”景颐道。

“好,我回去收集信息,再告诉你。”德礽配合着,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还有一条线索,也是我的疑问,今天珞琳说她见到我和雨梦在绿柳巷幽会,还听到我们在谈论自己的孩子,我很疑惑,去绿柳巷是为了避人耳目,怕心有不轨之人知道雨梦怀有身孕会下毒手,可是再小心还是被人算计了,珞琳是怎么知道绿柳巷的?岳晟,珞琳说当时是你陪她去的,你把当时的情况说明一下,尽量详细一点。”永熠转向岳晟问道。

岳晟被急急叫了来,听了这半天也明白了八九分,心里也正回忆着那日之事,想来也很是蹊跷,见永熠问他,便仔细道来:“那日,我去找珞琳,本想带她出去骑马散心的,刚到府门口就见珞琳骑了马要走,我很清楚的记得她当时就问我知不知到绿柳巷在哪?我就带她去了绿柳巷,这样看来,她是事先知道你们在绿柳巷,而不是跟踪你们去的,到了那里,我带她翻墙进了院子,正好听到你们在谈话……”

“你听到我们在说什么?”永熠问道。

“好象雨梦当时是说,要瞒不下去了,如果让他们知道有这个孩子,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然后是你在劝雨梦不要害怕,不要自己先乱了阵脚什么的……说真的,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听到那些话,我也以为那孩子是你和雨梦的。”岳晟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继续道:“现在想来,倒没了那种感觉,你们不知道,珞琳她那天有多难过,我带她去西郊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那会不会是珞琳误会是雨梦抢走了永熠,而怀恨在心,报复雨梦的呢?”德礽若有所思道。

“德礽,你说什么呢?哪有这样猜测自己妹妹的,我保证珞琳绝不会做这样卑鄙的事情。”岳晟有些气愤。

“我可不能因为她是我妹,我就袒护她,现在是就事论事,任何可能性都要考虑,不能放过。”德礽坚持道,不管是谁做错了事情,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珞琳也不能例外。

德礽的这种态度,倒让景颐对他刮目相看,其实这事也怨不得德礽的,只是自己太过伤心,不免对他也生出怨气来。

“我也认为不会是珞琳,但是她是怎么知道我和雨梦在绿柳巷见面的,这个很重要,岳晟,你最好找个机会去探问一下,德礽,你在府中也不要做的太明显,别让他们察觉出我们在怀疑了。”永熠相信自己的直觉,珞琳可能也是被人利用了,看得出来,她对雨梦的不幸是真情的流露,她的泪是真的。

景颐听了这么多,只感到更加的心寒,梦儿这样柔美善良的人儿,却要她去面对这样残酷阴暗的现实,她一定过的好艰难,好辛苦,现在更不知是生是死,想着想着,只觉眼睛酸涩,起身走到窗前,望满天的繁星,都似断肠人眼里的泪光闪烁,梦儿!你还在人间吗……

德礽见他对天长叹,那份哀痛,他也感同身受,想起还在边关苦战的大哥,他若知道了会怎样?大哥对雨梦的爱有多深,多切,怕是连他自己都未曾想过,这样想着,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又将是一场怎样的惊天动地。

“这件事,能瞒多久就多久,虽说没见到雨梦就还有希望,但我们都知道这希望已经很渺茫了,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我阿玛还有德煊那也先瞒着,等东北战事停了再告诉他们,大局为重啊!我想,战事很快就能结束了。”景颐回过头来吩咐道,如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的,雨梦一定能逃过这场大难的,我相信。”岳晟很有信心的说道,他也不愿看到这样美好的一个女子就这样殒命,何况,她就要做母亲了,上苍怎可如此残忍,如此不公呢?

岳晟的话再一次唤起了永熠的信心,是的,雨梦不会就这样离去,她这么爱德煊,她和德煊美好的生活就要开始,她怎么舍得离去……

此时,定安王府“芙蓉馆”内,暗淡的烛光在碧纱上映照出两个身影,低低哑哑的对话让这样炎热沉闷的夜晚更多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怎样?有消息了吗?”

“到现在还未打捞到尸体,小人会继续寻找,一有消息马上来报。”

“嗯,如果找到尸身就罢了,若是还活着……”

“姐姐放心,小人知道该怎么做。”

“二贝勒那有何动静?”

“二贝勒和荣安王府的景颐贝勒去了永熠贝勒的府上,不知道在谈些什么,后来他们派人把岳大将军的公子也请了去。”

“哦!他们四个人商议些什么?你要密切关注,自己也要小心行事,别露了马脚。”

“是,小人先行告退。”

“去吧!”

不多时一个身影鬼鬼祟祟从西角门出府而去。“芙蓉馆”内只剩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