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目录] > 第8章: 责难

《雨梦传奇(免费全本)》

第8章 责难

蓝色之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德煊心急如焚,一个刚醒一个又晕倒,真是应了那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心急火燎的刚进“芙蓉馆”,就和两个正欲出门的丫鬟撞了个满怀,茶碗丁零当啷的碎了一地。两个丫鬟手忙脚乱的赶紧跪下,慌张的说道:“奴婢该死,请王爷恕罪!”

德煊根本无暇顾及她们,径直往宛馨房里走去。

银环在身后打手势让两个丫鬟赶紧收拾了退下。

进得屋内,只见丫鬟嬷嬷满满扎扎的,都在那焦急的望着,一见到德煊连忙请安道:“王爷吉祥!”

翠珠迎上前来道:“王爷!杜太医正在里面给侧福晋诊治,老夫人也在里面呢!”

德煊问道:“侧福晋醒了吗?”

翠珠摇了摇头,惺惺然流起了眼泪。这让德煊更加担心了。

步入内堂,只见杜太医正在给宛馨施针,额娘神情焦虑的站在一旁。

德煊忙上前询问:“额娘、杜太医,宛馨怎样了?”

却见额娘向他投来一个极其凌历的眼神,话语低沉冷淡而不容抗拒的说道:“别在这干扰杜太医诊治,随我过来。”

翠珠的话让惠敏震惊、愤怒。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她最引以为豪的德煊竟会这么没出息,这么快就被那个狐狸精攻城掠地了,她决不能坐视不理,决不能让博格那只老狐狸得偿所愿。

额娘的态度让德煊心里发虚。额娘为什么这么生气?是在怪我来迟了吗......担忧的望着床榻上昏迷的宛馨,脸色苍白,双眸紧闭,太医在她身上扎了那么多针,她不疼吗?可脚步却随着额娘出了内堂。

“大家都退下吧!别杵在那了,该干嘛的干嘛去。”惠敏淡淡的说道。

一屋子的丫鬟嬷嬷垂首诺诺的应了一声便依次退下。外堂很快就只剩他们母子俩。

“额娘,宛馨到底怎样了?”德煊按耐不住心中的忧虑问道。

“你还记得宛馨吗?我还以为你心里只有那个狐狸精了呢!”惠敏给了德煊一个冷眼,责问道。

“额娘,您这是怎么说的,哪有什么狐狸精啊!”德煊装傻。

“你以为额娘老了,不中用了,可以任你哄骗了是不是?你也忘了你阿玛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这些年来咱们所受的痛苦你也一并忘了是不是?”惠敏见德煊跟她打马虎眼,为了那个狐狸精竟然跟她打哈哈,不由的发起火来。

德煊见额娘气势汹汹的,不敢言语,垂首而立,惶恐不已。

“咱们府里能容下她,那是看在太后的份上。太后赐婚,我奈何不得。就算是眼里掺进沙子,心里插了把刀子,我也不能揉,不敢拔。可你倒好,新仇旧恨忘的一干二净,把温柔贤淑的媳妇抛到脑后,对额娘的伤心痛苦置之不理,你可真有出息啊!额娘不如死了算了,好让你为所欲为,称心如意。你要抛妻弃子也罢,要认贼作父也行,随你的便......”惠敏痛心的嚷道,一想到德煊会和那狐狸精情深意笃的,更是悲从中来泣不成声了。

德煊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这些天忙这照顾雨梦而冷落了宛馨的事让额娘伤心生气了。听额娘说了这么严重的话,想到自己曾经为她动心,为她困惑,便心生惭愧,自责不已。难到自己真的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宛馨吗?不,不是的,那不是动心,只是怕她有什么闪失,太后会怪罪而已,是的,一是这样......德煊在心里为自己辩解。可是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又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额娘,您别生气,不是您所想的那样。是雨梦她病了,病的很严重,孩儿怕她有什么闪失,太后那就不好交代了,所以孩儿......”德煊无力的解释道。

“她病了,自有丫鬟嬷嬷照顾,何劳你殷殷垂询,你不用给我找什么借口,你别忘了,她是博格的女儿,就是这个家的仇人,她进得这个家来,就应该有这样的心里准备,一切都是她该受的。你应该好好关心关心宛馨,她们母子若是有什么闪失,我可饶不了你。”看着德煊心虚的模样,惠敏心里暗道:以后可得盯着点了,决不能让那狐狸精有机可乘。

德煊先前还诚惶诚恐的不知额娘又会如何责骂他,可一听到额娘说“她们母子俩”,心猛然跳的厉害,什么?难道宛馨有了吗?不可置信的看着额娘。

惠敏点了点头,看他那副惊喜的模样,不忍再责难与他,叹道:“宛馨有哪点比不上她的,你还这么不知足,你若再惹她伤心难过,动了胎气,我唯你是问。”

“是,额娘,孩儿记下了,我这就进去看她。”德煊恭恭敬敬做了一揖,忙进去看宛馨了。

经过太医施针,宛馨缓缓苏醒过来。

睁开眼,却见德煊坐在床沿握着自己的手,眼里满是关切和喜悦。想到这几日他都到“沁秋苑”去了,自己身体不适都不曾来看她,一阵伤心难过,泪流不止,转过身去不想再看他。

杜太医在一旁道:“王爷,侧福晋是身子虚弱,又因急火攻心动了胎气,索性已无大碍,我给侧福晋开几贴保胎养身的补药,不过还是要让侧福晋保持心情舒畅为妥。”

德煊点点头道:“有劳杜太医了。”

惠敏笑道:“杜太医请随我去开方吧!”

杜太医作揖退下。德煊见他们都走了,宛馨还赌着气不理他。拉着她冰凉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道:“怎么,还生我的气吗?”

宛馨使劲的想抽回被德煊握着的手,德煊却趁势拥住了她,心疼的说道:“别生气了,动了胎气怎么办?”

“你还会在意吗?只怕是我死了你也是不会在意了。”宛馨幽怨的说道。

德煊连忙吻住她,似要把她所有的埋怨一并吞下。

宛馨无谓的挣扎着,渐渐融化在他深情的拥吻里。德煊你千万不可以离我而去,否则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许久,德煊才放开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道:“你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是的,他的心里只能有宛馨,她有了他的孩子。雨梦!雨梦!德煊狠狠的闭上眼睛,想要把这个名字从心里抹去,不能再想她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对弈(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