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目录] > 第10章: 醍醐灌顶(之三)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第10章 醍醐灌顶(之三)

绿城一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那你再说说,”毕自强抓住韦富贵的话题顺势而下,继续问道:“相面识人究竟有哪些依据呢?”

“据说,我国最早的星相家是周朝一个名叫叔服的官吏。春秋时期,晋国的姑布子卿,战国时期梁国的唐举,都是有名的‘相士’和‘星相家’。汉代以后,有人把这些相面的经验编纂成书,如《麻衣相法》、《柳庄相法》,清代又出现了《相理衡真》等等,相面识人术这才得以流传下来了,至到今天。”

韦富贵犹如一个饱学之士,谈古论今,引经据典,说得头头是道。

“相面先生是根据相书上的‘脸型’、‘宫格’、‘纹路’等等来说命的。‘脸型’是怎么回事呢?”韦富贵习惯地扳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一五一十地说道:“就是把人的脸型按长相划分为:‘由’、‘甲’、‘申’、‘田’、‘同’、‘王’‘圆’、‘目’、‘用’、‘风’这十种字图的脸型。”

韦富贵在毕自强面前用手指比划着这十种脸形的图样,然后逐个作了一番解释。

“原来如此。”毕自强越听越觉得有滋味了,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什么是‘宫格’呢?”

“宫格,就是把人的面部划分成‘十二宫’、‘十三部’。”韦富贵说到得意处,不禁摇头晃脑起来,口若悬河地说道:“所谓的‘十二宫’,就是依据脸的各部位分为:印堂为‘命宫’,鼻为‘财帛宫’,眉为‘兄弟宫’,眼为‘田宅宫’,泪堂为‘男女宫’,地阁为‘奴仆宫’,奸门为‘妻妾宫’,山根为“疾厄宫”,天仓为‘迁移宫’,中正为‘官禄宫’,仓库为‘福德宫’,二角为‘父母宫’,共十二个区域。所谓‘十三部’就是把人的脸型划分为天中、天庭、中正、司空、印堂、山根、年上、寿上、准头、人中、正口、承浆、地阁等十三个部位。此外,相书还在脸上详细分出了一百二十个小部位来说运气。”

这一番娓娓道来的说法,完全体现出韦富贵对识人看相知识博闻强记的功夫。

“哗,这么多的说法呀,”毕自强听得脑袋都有些眩晕了,问道:“那不是要一个一个都记住才行吗?”

“那是当然喽。不仅如此,有的算命先生还要在脸上排八卦,立干支,分出三停、三才、五官、五星、五岳、六府、六曜等等,这可都要一一地记住才行的喽。”

“给人论相说命,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呢?”

“当然有喽,给人看相说命的江湖相士有‘观、听、套、问、蒙、机、定’七字口诀,还有十二字‘真言’,这就是:解忧愁、消逆志、捧高兴、定人心。”

毕自强把左手掌伸出来,笑着对韦富贵说道:“要不,你也给我看看手相?”

“好哇。看手相,要先看八卦,次察五行。”韦富贵如老和尚念经一般,说道:“每个人的手掌按部位,都可分为八卦十二宫。人的掌纹,纵横交错地穿插其间,这叫‘纹路’。掌纹最主要的是三大纹,上纹应天,象君象父,定一人之贵贱;中纹应人,象贤相愚,定一人之贫富;下纹应地,象臣象母,定一人之寿夭。从这三大纹的无穷变化,可以看出各人的祸福休咎。”

“别老排干支推五行,尽说虚的,”毕自强听得都不耐烦了,问道:“你就不能说些大白话吗?”

“不瞒你说,给人看相算卦,‘骂老、捧少、哄中年’这是手法,”韦富贵紧扣着毕自强的手腕,仔细地瞅着,反复端详后,才缓缓地说道:“大白话不是没有呀。强哥,你今青春年少正当时,可别说我捧你高兴。从你的手相来看,你是木形人却长了金形人之手,这是个奇异之相。嗯,相书上曰:‘甲坚而大者,志高胆大,诸事敢为。’你的指甲正是坚硬而宽大,说明你是一个有远大志向、有超乎常人的胆气和勇于拚搏的人。再看你的掌纹,你的根基纹路自坎宫而起不断向上延伸,这是‘平地起雷,白手起家’之命。观你掌中气色,相书上曰:‘掌中巽血,衣禄自得。’你手心气色红润,正是日后不愁吃穿的富贵之相。虽然你出身贫寒,前半生有点坎坷辛苦,‘一旦厄运过,财富不愁挂’,等你到了中年,便可干出一番大事业来,钱财随之滚滚而来。反正信不信,这就由你啦。”

毕自强对这些东西并没有真正当过一回事。他认为,江湖上的算命看相、算卦测字,是不可信的,大都属牵强附会、胡言乱语的瞎扯淡。不过,如果说对一个人的相貌、言行、风范进行一番观察,从而看出对方所具有的一些内在的东西,倒不失为是一种处世识人的本领。

“呵,好话中听,”毕自强显得心情愉快,对韦富贵拱拱双手,开玩笑地说道:“谢了,先生。借你的吉言,哪一天我出了这牢狱,一定努力,争取做一个大富大贵之人。”

两人相视,哈哈一笑。

白天,犯人们都老老实实地去干活。晚上,则经常是三人一堆、五人一伙地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瞎诌胡侃,吹着牛皮,打发百无聊赖的时光。他们谈论的大都是男女之事,要不就是在外面时如何能耐、如何风光的自吹自擂。社会经验和人生阅历都很浅的毕自强,每每喜欢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犯人们高谈阔论。这自然也是一件让他很长见识的事情。

赌博,是监舍里最能提起犯人们精气神的事了。大到晚上吃的饭菜,小到一支烟卷,只要你身上有的而别人又能用的东西,都可以拿来赌一把。赌博的方式很多,最简单的就是猜“单双”。抓一把火柴枝或是小石子,两人点清楚数字就见输赢了。当然,带着消磨时间和娱乐性质的赌博游戏,玩得最多的是扑克牌。扑克牌可以有多种赌法,南方人喜好玩“三公”、“四张”、“十三张”等等,这些都是看牌大小定输赢的玩法。

“我玩牌从不做手脚,你们谁要看出门道,谁就是我的老大,”杜云彪总是在众犯人面前吹嘘着:“赌博赌博,赌的就是命,博的就是运气呀。”

说到用扑克牌赌博,杜云彪绝对是众犯人之中的高手。反正那扑克牌到他手里,洗一洗、倒一倒,折腾这么三五下,他就保准能拿到比你大的牌。别看杜云彪平时在众犯人面前横行霸道惯了,蛮不讲理,但只要是一沾上“赌”字,就是打死他也要讲规矩的,而且还童叟无欺,从不赖帐。他有一句口头禅:愿赌服输,输不起你别赌呀。若赌他叫你“爷爷”,只要是他赌输了,也是绝不含糊的。杜云彪在外面的时候,就靠这一手玩“扑克牌”的技巧,纵横江湖,十赌九赢。据说,他那些狐朋狗友不知从那弄来的钱财,在赌桌上经常转眼之间就被他占为已有了,这可是平常事。

众人下赌注玩扑克牌时,毕自强有时也会好奇地坐在一旁观战。他见过杜云彪与别人玩扑克牌,但为什么最后总是他赢呢?毕自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看多了,他虽弄不明白其中的窍门儿,但觉得杜云彪洗牌换牌的手法与众不同,很有点特别之处。

这天中午,毕自强不知从哪儿偷偷地弄来一把大铁锁,拎着它在监舍犯人当中找到了一个外号叫“飞贼”的人。

“飞贼”的真名叫马俊宁,二十岁出头,入狱前曾是一个四处流窜的惯偷。在牢里,毕自强听说过马俊宁昔日行窃的一些小故事。他作案十分机警狡滑,“掏包”也有高超技巧,行窃脱身犹如泥鳅戏水,来无影去无踪,无人能比。别看马俊宁只有一米六八的个子,身体也不算壮实,但他时常自我吹嘘,说偷窃可徒手从一楼阳台攀爬到六楼阳台,比那猴儿的身手还敏捷,而且绝对不带喘大气的。吴俊宁偷窃的本事确实不小,可要说起来,他的拿手绝活还是撬锁。

毕自强走近前一看,马俊宁正和几个犯人蹲在那儿甩着扑克牌呢。看起来他的牌运不太好,脸颊上到处贴满了小纸条。

“喂,飞贼,”毕自强走到马俊宁的身边,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中的大铁锁,说道:“平时就听你吹嘘,说你是一把万能锁匙,开锁如何如何的厉害。我这有一把锁头,你有本事就把它打开呀。”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醍醐灌顶(之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