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目录] > 第18章: 我心如秤(之三)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第18章 我心如秤(之三)

绿城一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摩托车停在人民路上“烛光餐厅”的门口前。放好车后,卢美珍十分亲热地挽住何秋霖的胳膊走进餐厅里,被女服务员引领到一张餐桌前,两人相对而坐。女服务员随之点燃一支红色蜡烛,轻放在桌面上。这家餐厅的装修新颖别致,环境也很幽静,此时已是吃晚饭时间,但在座的客人并不多。

“这里给人的感觉挺好的,”何秋霖坐下后,首先征求卢美珍的意见,问道:“是西餐呢,还是中餐好呢?”

“我没吃过西餐,还是中餐吧,”卢美珍抬起头打量着餐厅的装饰,问道:“这里真豪华气派,收费一定很贵吧?”

“对呀,”何秋霖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笑道:“这是市里最高档的餐厅了。”

两人正在说着悄悄话,女服务员走过来,送来茶水和递上菜谱,而后便站在一旁恭候着。

“你看看喜欢吃点什么。”何秋霖把菜谱递到卢美珍的手里。

“还是你来点吧,”卢美珍把菜谱在桌上推回去给他,说道:“我随便的。”

“那好吧。”何秋霖翻看着菜单,对女服务员说道:“半只白切鸡,一个白灼大虾,一个猪脚花生汤,油菜也来一个,可口可乐两罐,米饭两碗。”

等女服务员离开后,两人随便地闲聊了起来。

“看你花钱蛮大方的嘛,”卢美珍脑里不知在琢磨着什么,问道:“你一个月领多少工资呀?”

“四十七块五。”何秋霖抿了一口茶水,把杯子放在桌上,说道:“还有二块五的粮差补贴。”

“有奖金吗?”

“有,但不多。也就二十块钱左右吧,够给家里交伙食费了。”何秋霖并不隐瞒,老老实实地说道:“不过,我虽然参加工作三年多了,至今还是一个‘花光族’,嘿嘿。”

“什么叫‘花光族’?”

“就是‘月月领工资,月月全花光,’呗。”

“你还好意思笑,”卢美珍听后颇有不满之意,嗔怪道:“人家说,花钱大方的男人,以后肯定不会持家,女孩子都不喜欢的。”

“别的女孩子喜不喜欢我,那不要紧,”何秋霖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只要你喜欢我就行了。”

卢美珍脸颊上浮起两朵红晕,娇羞地瞪了他一眼,继而低头不语。

女服务员把菜上齐了。两人吃饭的时候,何秋霖不时地替卢美玲挟上两筷子的菜。

“呵,我自己来。”卢美玲接受着他的好意关照,边吃边说道:“这里菜的味道不错,做的挺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点,”何秋霖乐呵呵地笑了,转而问道:“你平时在哪儿吃饭呀?”

“我们医院的饭堂呀。”

两人吃完饭后,女服务员走过来结算餐费。

“先生,您的消费是五十二元。”

何秋霖翻遍钱包,手里只有五张十元的人民币。

“我只有五十块了,”何秋霖把手里的钞票递给女服务员,说道:“那两块钱能不能免了?”

“哦,先生,”女服务员仍然站立着不动,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是不打折的。”

“我这有,”卢美珍赶忙从小挎包里拿出两块钱。等女服务员离开后,她不禁悄悄地问道:“哗,这里的菜价这么贵呀?”

“嗯,”何秋霖没想到自己会不够钱买单,哭笑不得地说道:“是贵了一点。”

何秋霖和卢美珍从“烛光餐厅”出来,坐上摩托车离去。在夜色中,何秋霖驾驶着两轮摩托车漫无目的地行进着,不快不慢地车速载着俩人穿过了两条街道。

“秋霖,”卢美珍坐在后座上身子前倾,凑到他耳边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我载你去兜风吧,”何秋霖身无分文,急中生智地说道:“江边的夜景不错的呀。”

“不好嘛,”卢美珍轻捶着他背部,说道:“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你说好不好?”

在八十年代中期,看电影是人们文化娱乐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电影院,也是那些成双成对的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好是好呀,”何秋霖有苦说不出来,犹豫不决地说道:“可是……”

“我知道了,”卢美珍笑了,摇晃着他的双肩,说道:“别担心啦,我身上有钱嘛。”

“头一回带你出来玩,就让你花钱,多不好意思呀。”

“人家愿意嘛。你不去我可要生气啦。”

“那好吧,”何秋霖不由地振作起来了,说道:“你坐稳了,我加速了。”

…………

第二天上午,何秋霖头戴大沿帽,系着红色领带,身着小翻领工商管理的灰色制服,着装整齐地来到办公室。不久以前,南疆市工商局在社会上公开招进了一大批年轻干部,同时基层机构扩编,何秋霖这时已调任到江南区工商分局经检中队任中队长了。

在何秋霖的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在跟坐在办公桌后的新干部方锐敏说着什么事情,脸上表情激动,说话大嚷大叫。

“这是怎么回事?”何秋霖向方锐敏问道。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把大沿帽搁放在桌面上,示意那个中年男人说话小声些,说道:“什么事情也别着急嘛,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你先平静下来,慢慢说。”

“这是我们何队长,”方锐敏指着对面桌后的何秋霖,向那个中年男人作介绍,说道:“同志,事情我们一定会处理的。请你把事情的具体情况跟何队长说吧。”

“是这样的,何队长,”那个中年男人指着放在地上的一台二十吋进口彩色电视机,说道:“我姓孙,叫孙旺才,这是我花了一千八百五十块钱买的彩电,可我被骗了,这彩电是用旧机子翻新的,难道说,这不算是假冒伪劣产品吗?”

一九八五年的中国,有一个象征着人们在改革开放中逐渐富裕起来的新词,那就是:彩电。

“你在哪个商店买的彩电?”何秋霖问道。

“市旅游公司商店,是半个月前买的,”孙旺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巴掌大的收款收据,说道:“这是发票,上面的日期是九月二十六日。”

“这电视机现在还能看吗?”

“看不了。买回家还不到一个星期,这电视机的图像就开始晃了,后来越来越不稳定,不久就黑屏了。”孙旺才越说越来气,控诉般地说道:“没办法,我只好抱着它去找人修理。谁知道打开机子后盖一看,师傅说这是一台旧彩电,电路板等零部件都使用过很长时间了。而且,现在是显像管也烧掉了,主要是老化的原因。何队长,你说这事情气人不气人,把旧彩电当新机子卖,这不明摆着就是坑害顾客嘛。”

“你给孙同志作个情况笔录,看看是不是可以立案。”何秋霖向方锐敏交待后,又回过头来询问孙旺才:“你买彩电的时候,有说明书和外包装的纸箱吗?”

“没有,就是这光身机子,”孙旺才指着那台彩电肯定了这一点,又有些自责地说道:“就因为见它价格便宜,我才上了这个大当的呀。唉,为了省那几百块钱,反而吃了大亏。”

“这事情你找过他们商店没有,”何秋霖蹲在那儿,端详着地上这台彩电的外观,问道:“他们是怎么解释的呢?”

“我去找过了。那个女售货员说‘货出柜台,概不退换’,”孙旺才耸了耸双肩,作了一个无奈的手势,继续说道:“不得已,我又去找了商店的经理说这事情,可就是不肯给我退货。何队长,你给评评理,他们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

“这样吧,你把刚才说的情况用书面形式写出来,”何秋霖从地上站直起身子,说道:“写完交给我们的方同志,然后留下你的姓名、地址和联系电话。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何队长,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呀,”孙旺才走过来挡在何秋霖面前,似乎还有一肚子话要说出来:“唉,我全家人省吃俭用的,这些年来才攒够这点钱,没想到买回来的竟然是废旧彩电,他们这样干实在是太可恨了。”

“我们会尽快调查处理这件事情的,”何秋霖先是安慰了一番孙旺才,随后交待着方锐敏,说道:“你带他先到隔壁办公室写好笔录材料,叫郑光明到我这里来,我们抽时间去查实此事。”

“好的。”方锐敏点头答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心如秤(之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