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目录] > 第37章: 从恶如崩(之四)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第37章 从恶如崩(之四)

绿城一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了不被公安方面察觉和捣毁,这种“地下赌场”往往开设在离市区二、三十里之外的荒郊野地上。事前,赌头通常要亲自去踩点察看地形,尽可能熟悉将要设置赌场的周边环境,并与附近农村的当地赌徒们沟通好关系。赌场位置的选择法,一般是找一个无名的土坡山头,大都会选在背阳坡的半山腰上,以便占据有利的地形。并要求放在山顶上的岗哨能够视野开阔,对山下远处的人来车往都能收入眼底。赌头不仅事先要观察好逃离赌场的诸多路线,还会在通往山上的沿途中放出多个观察哨,随时用“大哥大”、BB机通风报信,一旦发现有情况能迅速地撒离或偷偷地溜走。通常情况下,车子都不能直达赌场。所有的赌徒都需要走一段不成其路的小道,爬上山坡才能来到既定的赌场位置。十分明显,所有这些严密的防范措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让公安方面轻易地直捣赌场,人赃并获。

像这样在荒无人迹地方选择开设赌场,赌头一般都会派人事先搭个简易的遮阳棚。这样到开赌时,专用的赌桌、赌具、折椅和板凳等就会预先备齐并由专人带上山来。赌头一旦把“风水宝地”选好后,就会择日派出众多的手下单个地串联那些赌徒们,临时应急地通知他们前来“开会”。当然,对赌徒们不会事先告知前往的地点,而是约好后马上有人陪着一同前往。赌场通常开设在上午,到了落日时分就散伙。

一般情况下,赌场里的规矩是由大股东来“坐庄”。赌博多以玩扑克牌为主。用“三公”、“四张”、“十点半”等玩法聚众赌博见效快,往往在片刻之间就能让一把牌的输赢见分晓。当然,也有一些赌徒乐意用骨牌摊“天九”的,赌场里行话称之为“吃狗肉”。(注:粤语发音“九”字念成“狗”,于是“天九”往往说成了“天狗”。)

“老宝”就是这样一个开赌场的赌头。他的赌场组织得非常严密,手下人分工明确,有人负责赌场的秩序(暗中都随身带着刀、枪、棍、棒),有人负责记帐“抽水”,有人负责放“高利贷”,有人负责后勤供应。赌场内提供香烟、啤酒、方便面,有时甚至还派人下山去卖回快餐盒饭送上来。

荷包鼓涨的有钱人十有八、九都喜欢豪赌,殊不知在赌场里是十赌九诈。以“老宝”为赌头开设的赌场,赌客们主要来源于市内那些财大气粗的有钱商贩。但主要还是以水果批发市场内的果贩子们为重点对象,也包括那些早已在当地人头熟的阔“北佬”。对其它不熟悉的商贩赌徒想要加入,前提是必须有人介绍或者担保才能参赌。一旦开赌,市内的这些赌徒大多各自开着各种车辆出城前来“一掷千金”。赌场内的赌徒一般多时有二、三百人,少时也有七、八十号人。一天当中,赌场至少有二、三百万的赌资在这里博弈和流动。

表面上看,这赌场是由“老宝”出面负责组织开设的,而实际上真正的后台老板却是田志雄本人。“老宝”在赌桌上压台的庄家资本和放债获利的本金,都是由赌场的大股东田志雄一手拿出来压阵的。不过,平时田志雄虽然喜好打麻将牌“小赌”一番,但自己从不在这种场合里下注赌钱。

近几年,南疆市的三大冷藏库里储存的许多水果,过半仓储存放的苹果和梨,都是由田志雄负责给北方水果贩子代销的。生意越作越大,按理说田志雄应该很忙碌才是,可他反倒是更清闲自在了,成了一个“甩手掌柜”。他除了招呼本地和外地的果贩子在麻将桌上玩牌借以联络彼此间的感情外,每天就是到水果批发市场来转悠一下,了解一下行情,再向手下人吩咐一番就完事了。通常在晚餐时间,他会邀请一些大客户或老主顾吃饭喝酒,清清爽爽地乐呵一下,捎带与他们洽谈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这天晚上,田志雄在“好在来”餐厅里要了一个包厢,摆上了一桌酒菜,非常热情地宴请云南来的于老板。有资格入席的,除了手下“老宝”和“亮仔”外,还找来了四、五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陪酒。

“田老板如此盛情款待,过了,过了,”于老板面露微笑,扫视了一下桌上丰盛的菜肴,客气地拱拱手,说道:“不好意思呀,于某心领了,心领了。”

“哪里,哪里,净是些家常菜,让于老板见笑了,”田志雄亲自为于老板倒上酒,而后举起手里的小酒杯,颇有风度地说道:“来来来,干!”

田志雄和于老板各自喝了一个满杯后,“老宝”和“亮仔”跟着站起来和于老板又客套了一番。之后,那几个陪酒的女孩也纷纷向主、客人敬酒,娇声媚气地说了些场面话,酒桌上的气氛顿时显得轻松而融洽了。

酒过三杯,“老宝”与身旁那些陪酒的女孩们绘声绘色地扯起huáng色xiào话,惹得满桌的人都咧嘴笑了起来。他是一个识多见广、很能在饭桌上应酬自如的人,尤其是有烧酒灌下肚,立马能打开话匣子活跃酒桌上的气氛。他不单是能说会道、面部表情丰富,而且语言风趣幽默、极尽感染力。特别是有年轻女性在场的时候,他更是神采飞扬,他的那些huáng色xiào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其引导他人话题的水平绝不亚于当今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这说到“老宝”的酒量,熟知他的人谁也摸不透他的底牌,还真没有人看见他喝醉过的。南方能喝酒的人,其习惯不同于北方人那种豪爽的喝酒方式。北方人一般是大杯倒满酒,碰着喝比酒量,直到灌倒喝趴下为止,还美其名给对方“敬酒”。南方人中酒鬼的习惯,则是一个几钱的小酒杯,碰碰嘴边喝上一小口就歇一会儿,扯上几句闲话再接着喝,如此这般地喝上两、三个小时,不知不觉中能喝上八两一斤的白酒,酒桌上还见不着他醉酒倒地的样子。厉害的南方酒鬼,可以早、中、晚餐接连不断地这样喝,一整天下来灌个两、三斤白酒眉头都不皱一下,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当然,这样喝不倒还不算真有本事。等到了第二天,他竟然还能继续这样一日三餐地喝酒,这就让别人看着都觉得不可思议了。还真别说,“老宝”喝酒就有酒鬼的这份能耐,而被众人戏称为“他连骨头都泡在酒缸里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善自为谋(之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