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目录] > 第44章: 分道扬镳(之五)

《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修改版)》

第44章 分道扬镳(之五)

绿城一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胡大海独自静坐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他点燃一支烟,从他的嘴里吐出的一股股烟雾,轻飘飘地在空中散开了。此刻,他虽然心情极为不佳,但却极力使自己静心下来,盘算着如何投资获利的事情。他十分清楚,如果让现在资集来的这笔巨额资金长期闲置在公司的银行帐户上,那付给投资者百分之二十的年息足以让他的公司在一年之内就彻底破产。以往,他的手中一旦有了可周转的大笔资金,他都会首先去做一些“短、平、快”的生意,以便能够变出更多的钱来。时值夏令季节,南方的天气开始炎热起来。为此,他早已计划好购置一批进口空调来销售的大买卖。当时,国内尚无生产品牌空调的厂家,人们使用的空调设备主要是依赖于整机进口。几千块钱一台的进口窗式空调机,当时在社会上属于非常昂贵的紧俏商品。

“胡总,我刚从市公安局回来,”这时,刘文斌走进了胡大海的办公室,坐下后说道:“看,我们到香港的签证办好了。”

“哦,这太好了。”胡大海接过刘文斌递过来的护照,翻看了一下,问道:“公司资金出境的问题,周老板那边落实了没有?”

“没什么问题,我们只要把钱打到周老板在广东的公司帐户上就行了。由他来具体操作把钱转到境外。他保证我们只要人到香港,就能拿到转出去的资金。还有,我们准备从香港购买的那批空调,进来的指标也由他一手包办了。”

一直以来,我们国家对资金出境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尽管如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内还是有不少企业的资金通过在广东一些中港合资企业的关系非法出境,或者是通过广东方面的某些“地下钱庄”而非法外流出去。

“周老板还在这里吧?”胡大海见刘文斌点了一下头,吩咐道:“你等一会儿打电话给他,就说我今晚请他吃饭。我要和他商量一些操作上的问题。”

近几年,胡大海通过刘文斌从中搭桥,与广东周老板早已结成了贸易伙伴。昆鹏总公司下属商场销售的大部分家用电器等紧俏商品,进货渠道主要就是从广东方面的周老板那儿搞来的。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刘文斌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胡大海没有跟刘文斌提起上午面见刘市长的事情。对于让刘文斌离开公司之事,他已在心里反复盘算过了,现在要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似乎还不是时候。看来,只能先把这事情往后搁一搁了,要等去香港把进空调这桩生意“搞掂”后再说了。不过,胡大海心里很清楚,只要刘国栋在市长位置上坐一天,他的儿子刘文斌就仍然有利用的价值。实际上,他并没有让刘文斌真正脱离公司的打算,而是准备采取“瞒天过海”的办法糊弄刘市长,明里让刘文斌退出昆鹏公司,暗里该干啥就干啥。

六月上旬的一天,胡大海和刘文斌一起乘坐737客机直飞香港。当时,广东的周老板已先行一步来港,替胡大海和刘文斌在五星级的马可波罗香港酒店预订了一套可以观赏到海景的房间,并到机场迎接他俩的到来。

到香港后,通过周老板的牵线搭桥,胡大海与某港商谈洽了一批日产的空调机,并预付了订金。但由于周老板先前允诺的国内外贸进口空调的指标迟迟落实不了,提货的时间一直在往后拖,胡大海先期付给港商的几十万人民币的订金眼看就要打水漂了。周老板当然也很焦急,却也着实无可奈何。在生意场上,发生意外而无故遭受损失的事情,总是时有发生。为此,胡大海也只好自认倒霉。见状,周老板觉得非常过意不去,便主动摆了一桌海鲜酒席宴请胡大海,并表示一旦损失订金,这部分钱由他负责偿还给胡大海。这样的允诺,多少让胡大海安下心来。

酒桌上,周老板有意无意地与胡大海、刘文斌两人闲聊起了香港的股市和期市。一九八五年,在上海发行了国内第一支股票之后,国内的股票市场却一直没有真正地挂牌上市。当说到买卖香港恒生期指那种非常刺激的过程时,周老板口沫横飞,激动不止。胡大海虽然经商多年,但对股市、期市的知识只是略有所闻的,知道的不多。胡大海在生活中从来不与他人赌钱,但在生意场上却是敢于冒巨大风险的人。这时,他听着周老板调侃着一些期市上的传闻趣事,渐渐地对买卖恒生期指有了不少兴趣。精通赌博知识的人都知道,越简单的赌博游戏就越能够吸引人。比如,赌桌上的买大买小的赌法,简单明了,一旦买停离手,开局后不是输就是赢,是一个谁都乐于玩耍一把的游戏。而买卖香港恒生期指的涨跌,听起来正是这种非常简单的投机生意。为此,胡大海非常虚心地向周老板请教着香港期市的知识。

“恒指的一般做法是,庄家先定下来一个点数值多少钱,假如一个点是10,如果在恒指1000点时买进,买它涨,而在1100点时平仓,那就赚了100点,即赚了1000元。而且有利的是,买卖恒指是可以用保证金的形式来操作的,炒恒指的保证金是百分之八,也说是说,用百分之八的保证金来计算的话,1000乘以10,再乘以8%,用800元就相当于买8000元的市场爆光量,可放大10倍。”

“哦,”胡大海基本上听明白了,似乎有点坐不住了,自言自语道:“香港还有这样容易赚钱的生意?”

“老胡呀,你来香港一趟也不容易,要不要有空去交易所长长见识?机会难得呀。”周老板谈笑风生,不时还给胡大海劝着酒,纵恿道:“说实话,你的这笔资金转到香港来也不容易,虽然进空调的买卖怕是要砸锅了,但与其这么就回去了,实不如在恒指上投些资金,赌一把赚了再走?”

“嘿嘿,再说吧。”胡大海不置可否地答道。

这么多年来,胡大海在商场上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说,得益于他胆大而敢冒风险的性格。进空调机的生意没有做成,胡大海实在不甘心白来了一趟香港,竟然横下一条心,把八百万元人民币兑换成了港币,随即闯进了香港期市,决心在恒生期指上狂赌一把输赢。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踌躇观望后,他毅然出手下单买涨。谁知竟在这半个月之内,恒生期指一路直线下跌,跌到使他冲破了保证金的底线而被平仓。这一下子,他带到香港的八百万元人民币彻底打了水漂,血本无归。

从香港回到南疆市的第二天上午,胡大海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份辞职报告和一串钥匙。他抓起桌上的电话筒,脸色铁青地拨打着刘文斌的“大哥大”,被告知机主已关机。他愤怒地大骂了一句粗话,把刘文斌的辞职报告书撕成了碎片……

刘文斌心知肚明,胡大海已经彻底破产,今后在商场上也不可能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于是,他不辞而别,悄然地离开了昆鹏总公司。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亢龙有悔(之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