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高门庶女 [目录] > 第19章:她算老几

《高门庶女》

第19章她算老几

一溪明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观察一会,连流水也看出不对,登时满心疑惑:“她在干嘛?”

夏候熠清冷地笑,慢吞吞地道:“或许,她是想告诉我,她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没想到舒元琛的女儿,不但心思玲珑,竟然还懂得机关消息?

“她怎么知道我们在找人?”流水困惑地抓抓头,猛然一惊:“除非,她知道昨天傍晚偷闯到竹林的人是谁?她,跟他们是一伙的?”

“那倒未必~”想着她腕间的那道伤,夏候熠话锋一转:“不过,我猜她最起码是见过一面的”。

流水眨巴着了几下眼睛,被他绕糊涂了,“那她到底知不知道?”

夏候熠眯起眼睛,慢悠悠地笑了:“这,要问她了。”

流水瞪大了眼睛望他——这不等于没说吗?

夏候宇表情不耐,站在凉亭外,蹙着浓眉嚷:“到底还要等多久?”

“怎么,”夏候熠回头望着他,眼里闪着戏谑的光:“怕吓坏她,心疼了?”

“呸!”夏候宇一蹦三尺高:“小爷会心疼她?她算老几?”

“公子~”叔侄二人正斗着嘴,高山悄没声息地走了进来:“舒家正在套马车,看样子,很快就要返京了。”

夏候宇踮起脚尖,从凉亭往下瞧,果然看到立夏急匆匆地顺着林间小道往这边而来。

“领她进来。”夏候熠给流水递了个眼色。

夏候宇一扭头,飞快地跑走了:“我去~”

“公子,”高山趋前一步,轻声道:“舒七小姐房内,有件中衣撕得只剩一只衣袖。据舒二夫人身边的贴身婢女文竹所言,七小姐腕间伤痕是不慎撞碎玉镯,碎片划破所致。”

若果真如此,小小一个划伤,自然用不得这许多布料。

但舒沫外柔内刚,处变不惊,绝不是传闻中因不慎摔倒便会羞愤自残的女子。

那么,结论只有一个:她曾替别人包扎过伤口,腕上伤痕,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夏候熠眸中掠过一道冷光,满意一笑,起身:“冷落客人太久,实非待客之道。”

“喂!”舒沫眯着眼睛,认真地研究面前这株桃花,夏候宇忽地蹦了出来,一脸厌弃地瞪着她:“你坐在这里干嘛?”

舒沫一脸的无辜:“这里的路可真难记,我不过随便转转,竟迷路了~”

夏候宇一阵心虚,拉长了脸,气势汹汹地骂回去:“怎么不说自己笨?”

“我很少出门嘛~”舒沫不以为意,站起来:“坐了这会子,有些渴了。”

夏候宇转头就走:“跟紧了,这回可别再迷路了!”

回到偏厅,不出所料,夏候熠已然等候在坐,见了她拱手微笑:“抱歉,怠慢了七小姐。”

舒沫浅淡一笑,彼此心照不宣:“公子言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给你千两黄金要不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