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1章:01

《婚外恋情》

第1章01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太阳已经到了西山头,它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运命,就抓紧时间拼命地吐着红,把身边的几朵云污染得血红血红的,就像猪血一滩滩地凝固在一块块被撕得参差不齐而又脏兮兮、皱巴巴的深蓝布上,让人看了一阵阵地恶心。

在这片肮脏龌龊、支离破碎的深蓝色布下,青龙中学的一群教师正在总务室门口咒爹骂娘,发泄着自己被强行扣除教育基金后的不满。

高剑领了工资出来,烦躁地望了望这群人,却懒得搭理他们,闷闷不乐地朝家里走去。他知道今天又免不了要遭受游志勤的一场唠叨了。

已经5点过了。高剑知道儿子再过个把小时就会回家。他得赶快回去,好赶在儿子回家之前先让老婆过足“唠叨瘾”。

高剑磨磨蹭蹭地进了家门,看见老婆正在厨房里忙碌,也不搭理,却懒洋洋地仰面躺在沙发上,闭了眼,一言不发。

正在炒菜的游志勤听到开门声,知道高剑回来了。然而却许久不见高剑有动静,便将刚炒好的白菜铲进菜盘里,关了火阀,出来看动静。见高剑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志勤也不生气,却笑眯眯地扑上去抱了高剑吻。高剑很勉强地应付了一下,便推开志勤,从兜里掏出钱来,将领到的工资如数交到了志勤的手里。志勤接过钱来,又吻了高剑一下,便习惯性地数起钱来。数完后又不相信似的再数了一遍,才奇怪地问道:“怎么少了120元?”

“遭扣了120元的教育基金。”高剑显得有些烦躁。

“怎么又在扣钱?”志勤一下子火了。

“学校要扣,我有什么办法?”高剑也火了,嗓门提高了不少。

志勤的眼眶里立刻就涌出泪来,她边抹眼泪边数落起高剑来:“你说说看,你哪个月领过全工资?上个月才扣了76元的什么保险——月月都在扣养老保险,却还要今天扣这个险,明天又扣那个险!一会儿又要扣什么报刊费,一会儿又要扣什么教育基金……这日子还让让人活嘛……”

高剑心里也窝了一肚子的火,他也知道学校里乱扣教师的工资违反政策,学校里当官的不经过老师的同意乱投保险是想吃回扣,但是他更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他什么也懒得说。他只盼望志勤能尽快唠叨够——他是躲不过这场劫难的。于是,和往常一样,他不再听志勤说些什么,而是用双手撑了头,表面装作在听志勤数落,心里却去想其它的事情,以此来对抗志勤没完没了的唠叨之声。于是,他的女学生邓丽纹那年轻漂亮、风情万种、楚楚动人的倩影便跑到了高剑的眼前来,羞涩地望着高剑,目光中充满了理解,充满了同情,充满了安慰……

待到志勤把供老养小等一大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起连带着又逐一数落了一遍之后,已经是六点整了。志勤一听到钟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终于叹了口气,结束了诉苦,向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儿子高勤思放学回家了,见妈妈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便协助妈妈将饭菜端上桌,招呼躺在沙发上的爸爸一起吃饭。

高剑今年三十八岁。中等个儿,但因肚子已微微发福,显得有点矮胖。他蓄着江总书记一般的大背头,头发梳理得一尘不染、纹丝不乱。大而略显扁平的鼻子,鼻梁上面架着一副茶色的细边框近视眼镜。白胖白胖的脸上,长满了经过梳理的络腮胡;厚而多情的嘴唇上面,更有两撇微微卷曲上翘,又长又浓,像是将军用粗重的毛笔写成的八字胡须。看上去一脸庄肃却祥和,温文而尔雅,一点也没有粗犷的感觉,倒像是个底蕴深厚的学者、文质彬彬的艺术家。诚如他的学生邓丽纹所说的那样——“高老师有一副如古代忠臣一般的正人君子相”。他于1982年毕业于德州师专中文系,原在黑龙镇初中教书,于1992年调回母校青龙镇初中任教。其妻游志勤虽已35岁,然看上去却给人以不足30岁的感觉,显得年轻、漂亮、整洁。志勤原是青龙供销社的售货员,已于去年三月份青龙供销社破产的同时失业回家。这学期,蒙仇校长恩典,做了青龙初中的一名临时炊事员,月工资300元。其子高勤思现年13岁,正在青龙初中念初三。

高剑共有四姊妹,大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已经五十多岁,现在二妹夫汪木匠的建筑队里打工,家庭经济状况一般。大姐嫁给了黑龙街上的陈铁匠,家中颇为殷实。二姐嫁的是本村的汪木匠。汪木匠现在是青龙建筑队的队长,家里也颇有些钱。高剑是老幺,是四姊妹中书读得最多而手头却最为拮据的一个。高剑的父母都已经是73岁高龄的老人了,在老家和大哥一起过。两老的身体都很差,常常生病吃药,以致高剑每月几乎都要分摊五六十元的医药费。

今年5月份,受基金会倒闭风波的波及,青龙中学也搞起了房改。高剑为了买到现在住的三室两厅,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而且还向在黑龙街上做生意的大姐借了6000块钱。他虽然是个中学一级教师,每月工资599元,可是由于几乎每月都有乱七八糟的钱要扣,所以高剑每月实际只能领到五百六七十元,加之所在学校福利差,每月只能发10元钱的出勤奖,而高剑每月又要向父母上交100元的生活费及分摊到的五六十元钱的医药费,志勤每月又要强存下250元作为勤思将来读大学的学费,所以,现在虽然居住环境是较为舒适了,可一家人的日子却过得紧巴巴的,必须精打细算。再加上大姐那6000元钱的债务沉沉地压在志勤心上,也就难怪志勤近一年多来是越来越唠叨了。

志勤因为今天心情不好,所以吃了晚饭便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高剑知趣地去洗了碗筷。这时,对门的冯英老师敲门来了。

“喂!‘上班’了——你们两口子哪个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0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