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10章:10

《婚外恋情》

第10章10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高剑很想不回答,但看到唐老师等好几个人都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自己,甚至连念牌经的人都住了口,便不好拂大家的意,答道:“有这么回事。”

“咦!看不出高老师还有那么深的水呢!”唐老师说。

“就是!高剑,你到底挣了多少稿费哦?那么有钱!”卫老师问道。

高剑苦笑了笑,只得解释道:“我哪里有什么钱嘛!不好意思说得很——我连买学校里房子的钱都是借的!买门市的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游志勤是供销社里的职工,所以当初我响应供销社的号召,把我所有的积蓄都存在了青龙供销社里。可是青龙供销社已于去年三月份突然宣布破产,我仅有的两万块钱便全部被陷在了里面。以后,供销社虽然退还过两次本金,并且贴出告示说,余款将于今年六月份结清。可是,到了今年六月份,供销社却没有钱退了。供销社破产清理小组征得县法院的同意,于今年八月份正式贴出告示,言明供销社已无退还现金的能力,要求广大储户持存款单,自由组合多家,合伙购买供销社现在还剩下的门市。我因为还有六千元现金陷在里面,便只得和另外几个储户联合,买下了郭兵刚才所说的那个门市——我哪里有什么钱去买啥子门市嘛?”

“钱你是有的——你发表了那么多文章,稿费恐怕也有好几万了——只是看你想不想买罢了!”周老师道。

“周老师太抬举我了!我真的是个穷光蛋!”高剑苦笑道。

“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说正题!”郭兵武断地说道,“我是在国庆节时才听到人说你买房子的。可是,我听说你们是用15万元一间买的。我看不出它凭啥子值15万?——这比城里头的好多门市都还要卖得贵!”

“咋说呢?”提起此事,高剑其实也挺气愤,他虽然不愿意在郭兵的面前说过激的话,然而却还是忍不住说道,“供销社为了要达到全部退还存款的目的,而门市又只剩下那么几间了,若不标价高点,怎么能做到物债相抵呢?”

“这简直就是抢人嘛!”卫老师也有点愤愤不平了。

“说得准确点,这是供销社通过法院,合法地逼迫人们用15万元钱去买不值5万元钱的货物!——这与以前的宫市有什么质的区别嘛?”郭兵张着他那讨厌的河马似的大嘴巴,用他惯用的腔调,把话说得一针见血,其势咄咄逼人,唾沫四处飞溅。虽然他用宫市作比似乎不怎么恰当,然而他却习惯性地眨着他那一对因间隔较远而遥遥相望的小眼睛,面露得意之色,俨然只有他郭兵说话才算深刻似的。

于是,大家又咒骂起当今社会的腐败来。高剑欲言又止,呆呆地坐在那里看老师们义愤填膺的样子。

然而,郭兵却不肯让他静坐,又指名问道:“高剑,难道你对此事就没有什么看法吗?”

“怎么会没有呢?然而,有用吗?”顿了顿,高剑又补充道,“不过,据说我们在青龙供销社高利息存钱是不合法的,不受法律保护。”

“我曾经听到交警队里的一个娃儿说:他最希望大家都不办理摩托车的驾驶执照而骑光板摩托车——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罚款,也才有钱吃!而且,他们从来都是只罚款,绝不劝人去补办手续——免得下次罚不成了——这和清朝政府禁鸦片烟的把戏有什么区别?”郭兵似乎越说越激动,干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唾沫四溅道,“他们在动员你们集资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你们说‘这不合法’呢?”

“那也只能说明我们的法律知识贫乏嘛。”高剑道。

“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的假打!”听了高剑的话,郭兵简直咆哮起来,“那么,我问你:原青龙供销社主任陈志兵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在干什么?”见高剑不说话,郭兵的气势缓了一些,但仍然是大声高气地说道,“据说陈杂毛把供销社的钱借了180万给他的舅子,借了90万给他的一个战友,借了50多万给他的老表……而这些钱都至今没有收回来!法院为什么不强行去收这些钱?他老表的房子和门市就在青龙街上,法院为什么不去封?为什么不把陈杂毛抓到牢里去?若法院认真起来,像去年陈县长处理基金会事件一样,欠款哪里会收不回来?!”

“那么,郭兵我问你:你认为去年陈县长的那种做法合法吗?”乘郭兵说话的间隙,唐老师插进了这么一问。

“不要和我讲法律!”郭兵干脆地答道,“我认为陈县长去年的做法就是英明正确!你想,基金会的牵涉面那么大,面临着基金会的倒闭,成千上万的股民游行静坐,陈县长若不这样当机立断的话,很可能就会引发暴乱。”郭兵见大家听得很认真,便又得意地继续演讲道,“至于陈县长强令各部门各局长限期抱钱作捐献,否则摘掉乌纱帽之举,虽不合法,但不失为行之有效之举——试问,有哪个当官的不怕丢乌纱帽?再说,又不是捐献他们私人的钱!所以陈县长在非常情况之下的非常措施是正确的,具有中国特色,不失为有魄力之举!这就如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要在敌占区枪毙汉奸一样,只消说一句‘我代表人民审判你’,就可以‘咔嚓’那汉奸了——虽然不合法律,但是看了让人痛快!”

听到这里,大家不觉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高剑也忍不住“扑哧”了一声。

郭兵见此情景,不免更加得意,便对着高剑教训道:“所以,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你们的涉及面小而你们又不团结,缺乏反抗精神!”

“照你这么说,我们学校里的‘球毛’为什么又屡反不倒呢?”卫老师突然打断郭兵的话,挑拨道。

“很简单——你们告‘球毛’贪污吃回扣没有证据!”郭兵内行地回答道。

“还要什么证据?外面操场不就是明摆着的证据吗?憨娃儿都晓得以这种质量宰这个操场用不了一万块钱,可‘球毛’报的帐上却是五万元!这四万多块钱到哪儿去了嘛?”听了郭兵的话,唐老师也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

“可人家反贪局和专案组的人却解释说,这是领导的水平不高,操作上有失误,钱让包工头给赚去了!”一提到这些,卫老师就火起,便又不无讽刺地挖苦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