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12章:12

《婚外恋情》

第12章12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高剑重复弹了两遍之后才停了下来。他此时的情绪虽然仍有些激动,却苦笑着对丽纹道:“岳飞尚且死于秦桧之手,我受辱于**之辈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还是来欣赏你的歌吧!”说完,便让出了位置。

丽纹便笑道:“百鬼狰狞时,连上帝都无言,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又何必要去管它呢?”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死后千载名!”高剑说。

“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丽纹道。

两人便相对傻笑。笑过之后,丽纹才又接着弹起琴来。

当弹完第八首——《幽香》后,丽纹停了下来,对高剑道:“我觉得我可能曲解你《幽香》的原意了!”

高剑还沉浸在丽纹刚才所营造的那种充满欢快和谐趣的氛围里,听了丽纹的话,就笑道:“何以见得?”

丽纹道:“我觉得你的这首诗包蕴了‘机遇难再,稍纵即逝’的人生哲理,读起来似乎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而我却不知怎么的就用了这种轻松、诙谐的调子来表达,可能不大对头?”

高剑道:“严肃的主题,诙谐的曲调——寓庄于谐——我看可以!”

丽纹道:“你要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哦,对了,你能跟我讲讲这首诗是怎么写成的吗?”

“当然可以。”高剑答道。于是,他讲起了他90年刚到成都读书时的土包子相。他说:“我当时根本就跳不来舞,而且思想又有点保守,根本不好意思去请女孩子跳舞。于是,班上那个漂亮的文娱委员就把我作为重点‘扫盲’对象,亲自手把手地教我跳交谊舞。几天后,又硬逼着我带她到街上的舞厅里去进行正式演习。可是,我除了敢和她跳外,怎么也不敢去请陌生的舞伴跳。于是,她便教我如何观察女孩子的表情,识别哪些女孩子可以作为舞伴去邀请而不会遭到拒绝。我按照她的说法,观察了几个女孩子之后,发现果然如她所言,便也欲试着去请舞伴。然而,虽然已经认准了目标,却就是没有勇气去邀请她们!有几次被那个文娱委员激得终于鼓起了勇气之后,却还没有走近目标,‘心中的舞伴’就又被别人抢先一步请走了。于是,心有所感,觉得把握人生的机遇也正如找舞伴一样,稍有迟疑,就会从自己的面前消失。又因为那个漂亮的文娱委员常用一种我叫不出名来的香水,味儿怪好闻的,因而我用了‘幽香’作意象,写了这四句诗:‘幽香/随风而来/我还来不及咀嚼/幽香逸去了’。刚才听到你用那种风趣、幽默的曲调来弹奏,我便想到了我当年的狼狈相。所以我觉得你把握得很好!”

丽纹听后哈哈大笑,说:“想不到这首诗里面还藏着这么一个美妙的故事!那么,后来你的‘幽香’哪儿去了?你们没有继续发展吗?”

“谁?你是说那个文娱委员?我们的关系可是清清白白的!”高剑急忙申辩道。

丽纹道:“我没有说你们不清白。我是问你现在还和那个文娱委员有没有联系?”

高剑道:“她是雅安人。一座美丽的城市!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当时还没有结婚呢!那么年轻、活泼、俏皮、机敏,却又懂得那么多做人的道理!看人的眼光又是那么的老辣!两年里,她一直都很尊敬我、维护我;而我也一直很关心她、照顾她。然而,自从92年毕业分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了!”

丽纹道:“那么,你的‘幽香’就从此‘逸去了’?”

“她在我的脑子里一直伴随着美好的记忆!”

“那你为什么不给她去封信呢?难道你会没有她的通讯地址?”

“有是有的。可我为什么要去打扰人家的生活呢?说不定她现在的丈夫是个爱吃醋的人呢!”

丽纹见高剑如此说,心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有些不快,便不再说下去,而又继续弹起了下一首曲子。

当弹到最后一首——《雨缘》时,丽纹早已忘记了先时的不快,便又对高剑道:“你的这首诗里面恐怕也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吧?”

高剑见问,脸忽然就红了起来,嘴里直说没有。丽纹偏不相信,定要让他说。高剑被逼得没法,便说道:“那是一件又奇又怪的事儿——我竟然有几个晚上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个故事连续的梦!梦见的又是同一个人!我感到很惊奇,所以就把它记录了下来,便有了这首诗。”

丽纹见高剑说话时不看自己,而且脸又一直红红的,心里便有些疑惑,不禁问道:“那你梦中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女孩吧?我认识吗?”

高剑的脸更加红了,说:“梦是虚幻的东西,你又何必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丽纹想再说什么,这时听到刘老师在艺体办公室里问“邓丽纹哪儿去了?”便不再说话。待刘老师走后,她跟高剑做了个再会的手势后轻轻开了门,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了。高剑等丽纹走后,也轻轻地关了音乐室的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备课去了。

下午放学回家不久,仇校长夫人洪玉彬老师便找到了高剑的家里来。黄老师已经是个奔50岁的老女人了,乳*下坠,屁股肥大,腰身像个汽油桶,看上去滚圆滚圆的,与女人的韵味绝对无缘!一张又长又阔的长方形脸上,长满了横肉和雀斑,两只又圆又鼓的眼睛,镶嵌在两堆掉泡肉上,看上去有点像青蛙的眼睛。眉毛虽然纹过,耳环虽然戴着,却让人觉得俗不可耐。嘴巴特大,牙齿微微暴出,大笑时,就犹如腭鱼张开了她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血盆大口。尽管仇校长夫人是个令男人不愿看第二眼的老丑女人,高剑夫妇还是热情地接待了她。

一阵寒暄之后,洪玉彬终于道出了她此来的目的:“昨天下午和晚上,仇笔是不是一直在你们家打牌?”

……本章完结,下一章“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