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外恋情 [目录] > 第2章:02

《婚外恋情》

第2章02

王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冯英老师是个绝色美人,她活泼开朗而爱嚷嚷。今年28岁,比高剑整整小了10岁,和丈夫吴俊成都在本校教书,因和高剑同单元同楼层而对门,所以爱到高剑家耍。然而因为冯英年轻漂亮,平时说话又疯疯癫癫,口没遮拦,不看人脸色,老爱当着志勤的面夸赞高剑,所以惹得志勤没少厌她,更害得高剑经常无辜受刑——常常是高剑得了冯英几句夸赞,回家就会被志勤在身上种下几个青疙瘩。久而久之,高剑害怕起这个女人来,当着志勤的面,几乎不敢和冯英搭话。

“那么有劲!你的工资没有遭扣吗?”听到冯英敲门,志勤忙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边开门边笑嘻嘻地调侃道。

“怕什么?堤内损失堤外补——我正要找你乖乖地给我补上呢!”

“赢钱凭点子!有本事你来拿好了!”志勤也不甘示弱,和冯英斗起嘴来,紧接着又问道,“还有一个送财童子是谁?”

“游志勤,快过来!我今天专门找你挑战来了!”听到志勤的咋呼,一个沙哑的如鸭公声音似的男人的声音从冯英家里传了出来。

顺着声音,志勤看到冯英的丈夫吴俊成正和青龙初中的校长仇笔坐在吴家客厅里的沙发上抽烟,心里便老大的不舒服,然而嘴上却还是戏谑道:“哟!原来是仇校长!你不怕洪老师又来揪你的耳朵?”

被称为洪老师的人,当然是仇校长那50多岁的又老又丑又泼的老婆——在青龙中心校教书的洪玉彬老师了。

“少说废话!快过来送钱!”仇校长虽然50多岁,长得也不怎么雅观,然而生性风流好赌,平素间最喜欢和学校里的一些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或女家属玩牌,虽然声音有点像鸭公,却好说些流里流气的荤话,讨一些嘴上的便宜。因而背地里大家都叫他“**”。又因他姓仇名笔,便有好事者将其“仇”字取了谐音,将“笔”字上的竹头搬去,呼之曰“球毛”。仇笔和洪玉彬当然也知道这些典故。为此,洪玉彬曾软硬兼施地规劝过仇笔好几十次。可是仇笔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贼性,仍要去坐“**”的实。终于有一次,洪玉彬怒气冲冲地直闯吴家,母老虎淫威大发,一把拧住正在和志勤与冯英玩二七十(川西一带玩的一种纸牌,玩法与麻将相似,但要比麻将复杂得多)的仇笔的耳朵,将其揪回了家。此后,仇笔的言行才有所收敛。然而狗毕竟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仇笔仍然不放过一切可以偷食的机会去偷食。他常把冯英和志勤比作开在青龙中学校园里的两朵奇葩,所以他最乐意的就是和她们两个人玩牌。然而冯英毕竟太年轻,又是他的垂直部下,所以他又更愿意和志勤打诨。

话说仇校长当下被志勤揭了短处,一时尴尬,又无可奈何,只得作势恨恨地说道:“今晚我一定要赢你一百!”

“我们最多只打一元,我看你怎么赢得了我一百!”这时,志勤已经到了吴家客厅,仍然笑嘻嘻地和仇笔斗着嘴。

“今天晚上破个例,至少来个三穿一!”仇笔的话说得很坚决。

“我们可没有仇校长的钱多!你又要扣我们的教育基金,又要赢我们的钱,你还让不让我们活嘛?”冯英正要附和,志勤忙悄悄地捏了她一把,抢先说道。

鸭公声音说:“你让高剑多写几篇文章,不就有钱了吗?随便凑个三千字,就不了值一百块钱!”

“如果钱真的那么好挣的话,他不如干脆去当专业作家算了!还教什么书嘛?”提到高剑挣稿费,志勤的心里是又满足又来气。高剑是个不善言谈的人,但肚子里却有些墨水。他发表过一些教育论文,也发表了不少诗歌、散文、小说等,十多年来,累计发表的文字已经逾百万字,是四川省作家协会的会员。然而因为他不善人际交往,更不会投机钻营,所以他至今也只不过是个名气大而身份微的乡镇中学教师而已。既然前途早已限量,年已38的高剑早没了争雄之心。近年来,更是江郎才尽,极少有作品被采用。他便借口要辅导儿子读书而干脆“封笔”不再写作了。有时志勤把他逼急了,他也会顶撞志勤——“你有能耐你来写嘛!”所以,志勤一方面因“作家夫人”的头衔而虚荣心得以满足,一方面又为高剑的窝囊受气和才气消失而心焦来气。

牌当然还是由冯英陪着志勤和仇笔按每10和1元的老规矩打的,高大威猛的体育老师吴俊成照例在旁边掺开水,靠漂亮老婆冯英的膀子。仇笔反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以也并不十分计较赌注的大小。一圈牌下来,志勤赢了36元,而冯英和仇笔则分别输了5元和31元。仇笔当然不服,缠着又打了一圈,结果又输了22元,于是掏出50元钱放在桌子上,嘴上又占了志勤几句便宜之后走了。

两圈牌下来,志勤一共赢了64元,虽然少进了3元,却十分高兴,笑着说哪天要请冯英吃烧烤。冯英虽然输了11元钱,却也很高兴,好象只有仇笔才是敌人似的,她埋怨志勤道:“要是打三穿一,你不是就赢两百多元了啊?”志勤却想得开,自以为得计地说道:“嗨!今天能进到球毛的现钱,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要是球毛真输上一两百元,他会拿吗?”冯英道:“你说的也是!球毛前前后后已差了我五百五十块了,还不知猴年马月能拿到呢!”志勤道:“你别做梦了!你以为你还能拿到那笔钱?他也差了我好几百呢,我都不想了!所以,对付这种人,最好是别沾惹!实在躲不脱,也只能和他小敲小打,免得输了要出,赢了又进不到钱!”于是,两个女人又在那里叽叽咕咕地把仇笔以往的种种劣迹口诛了一番,突然发觉已是深夜十二点过了,便掩口大笑,终于恋恋不舍地分了手,各自回家睡觉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3”↓↓↓更精彩哦!